薄醉

文/方华敏

又是一年仲秋。然而今年的秋日却格外朗润明秀——原航空兵二十四师司令部联谊会在金陵举行。以至今日提笔还沉醉在浓郁的深情里。此时天上圆的明月,地上美的桂花也因此有了别样的诗情画意。

我默默地想,为什么中秋时令与桂花绽放都在清秋呢?这节与花、人与景竟是如此相契合。若把它们更迭规律联系,那些荡漾金色富贵气息的桂花的神韵就增添了几许。如此这般,这战友重逢与月圆花香才显得更为深邃和绮丽吧?

温润秋光不动声色地渲染世间草木,把我带入这一片薄醉风景。然而,岂止是这自然界的秋色带给薄醉呢?就像此时,我端坐电脑前,望着帧帧照片,脑中掠过的却是另一种林间秋色,飒飒风声。

耳边《高山流水》悠悠响起,曲子里的淙淙水声,就像照片中的大姐,多年前对我轻声嘱咐和不舍的叮咛;就像军务科机要科的军人英俊潇洒的投影里如歌的行板……


我喜欢说,青春时期接触的人,就像初恋一样让我刻骨铭心。

还记得在遵化场站与参谋长、大姐、以及军务科、机要科的参谋初次相见。参谋长的儒雅谦和、笃定自若;大姐军人的干练、女人的温婉;军务科机要科参谋的平和内敛、安和举止,以及言语中透露着对问题的剀切判断分析的气度。这一切在那个岁月凝成刻痕,铭记着无边的军人之爱,让我体味战友的真谛。犹是他们对我关切地眼神,就像北国的春风,在我脸上一停就是三十多年,今天想起还是那么让我依恋。

我们凝视彼此眉宇间的熟悉,聆听亲切的话语,从淡淡的笑纹里,看到的还是三十多年前不曾改变的潇洒和美好。

是的,我们曾经一起走过。任凭岁月远去,情谊不曾改变。当共同工作学习生活的点滴呈现眼前,消融于美酒,幻化笑谈间时,彼此的牵挂,都在今日的相拥相望的瞬间变为失而复得的欣喜。

这一杯酒里,有“依他如父、尊他如兄”的厚重;也有“怜他如子,宠他如弟”的亲密。正因如此,这酒才更显醇厚和回味绵长,并让它游历白酒之外的别样情感,在各自心里扬起难以忘怀的故事……

恍然间,我问自己,难道人生不是百年?现实与梦境交叠,我仿若回到年少时光。部队那些令我迷醉的美好,又有声有色地充塞在这个秋日。

那个年月,眼前的他们,自有“抚栏看剑,选胜登临”的豪情。

在我的眼里,他们灿若星辰。想走近,却如登山看月,月在远处。

多年过去,今天的他们犹如丰满的水窖,金沙沉底。轻轻拨去草末树叶,看到的是水的纯净和清亮。

徘徊新旧时光的我,有多少难忘的印记刻在部队生活画面里。

今日相聚,相互印证,才倏然觉得那些青春的日子都已随岁月远去。那就让我们把今日欢聚的美好都留在这方寸之间,成为永恒吧。

在此,我写下心心念念的文字,作为最深情的记录。我与他们一直延续的缘分,将是我人生行囊里最温暖的收成。

席终,人不散。

他们手拉着手舍不得离开,他们还在重复说起部队生活的日子很艰苦很难忘,相识相依是缘分是幸运。

哦!他们是真的醉了吧?

是啊,三十年后的畅饮,三十年后的薄醉……

在这个桂花飘香的月夜,我沿着黄浦路前行,试着寻找一条回到从前的路。拨开悠悠时光,望见一个如花年月,细细碎碎,如桂花花瓣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