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个长安人,时常可领略大秦岭的四季景色,也可稍向北300公里观赏到黄河瀑布的壮观场面。然而,北行3000公里深入到呼伦贝尔大草原腹地还是头一次。

呼伦贝尔大草原,因呼伦湖和贝尔湖而得名。她位于大兴安岭以西,是新巴尔虎右旗、新巴尔虎左旗、陈巴尔虎旗、鄂温克旗和海拉尔区、满洲里及额尔古纳市、牙克石市西部草原的总称。

大草原地势东高西低,海拔650~700米,总面积为10万平方米(一亿四千九百万亩),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草原。

秋季的草原:

白桦树冠,一片片金光灿灿。

脚下绵羊,一群群悠然野餐。

有人说,新疆赛里木湖是上帝的最后一滴眼泪。其实上帝早已把他多余的眼泪都洒到了呼伦贝尔了。

草原上能看到这么大的树,是那么的不容易呀。

据说呼伦贝尔的草有一半都出口了,图面上这一捆干草要卖人民币三百多元。

在新疆,在甘南,见过许多羊群都是灰蒙蒙的。但在这里,你看到的羊群却非常艳白。这是阴天里拍摄的,並没有阳光反光的干挠,所以羊群的白是真实的。这足以说明这里的水草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啊。

有湿地,是因为有河流。草原的河流虽说不是很宽阔,但曲曲弯弯随处可见,只有在河流的两岸才可见到荆棘灌木。

一对不同肤色的奶牛正相向而卧,这个场景挺有趣儿,立即拍了一张。

这个地方酷似乌兰布统坝上的蛤蟆坝。

这张是2017年9月27日在乌兰布统拍的蛤蟆坝照片,怎么样?与上一张有相似之处吧。(只不过要平面转180度)

峡谷河流蓝光闪,

两边山石叠堆满。

金色灌木一丛丛,

伴随清水到天边。

草原的母爱随处可见,这种爱不仅仅是物种之间的爱,更是大自然对人类的爱。可是人类有时並不珍惜这种爱,结果原来的爱就变成了害。

又一天早晨,在湖边等着拍日出。结果天公不作美,未等到金光灿烂的阳光,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远处山丘若隐若现,

湖面水雾随风弥漫。

天水之间浑然一色,

恰如身处水乡江南。

拍摄之时,忽然一叶小舟由远至近渐渐地闯入了镜头。真是天意不负有心人——一幅真正的江南水乡画面展现在眼前……

草原的天气千变万化,昨日多云见阴,今天就阳光普照了。

路上,忽然发现一群牛,立即跑过去,逆着晨曦拍到了一对母子。

金色的草原,在晨光的沐浴下显得格外清新宁静……

晨雾给大地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水映着天,蓝衬着金,耳畔几声清脆的雀鸣,又只声犬吠……

远远的是云还是山,

近近的是草还是栅?

飘过的是树还是雾,

身边的是凡还是仙?


呼伦贝尔草原最北边就是中俄边境,一个高高的边防部队的瞭望塔竖立在山坡上。

边陲小镇——临江。江对岸就是俄罗斯。

一排排的白桦林,如同边防军的哨兵整齐排列着……

紧靠边境的公路上,常常有游人在休闲。

这条江是中俄边境的分界线,中方称之为额尔古纳河,不知俄方称什么河。

边境线也成了旅游区,这匹马妈妈等待着游人的光临。

中国的发展确实可歌功颂德,草原腹地的公路也修的如此的漂亮。

离开了边境哨所,又进入了大兴安岭。此处森林覆盖率几乎是100/100,走在大兴安岭腹地,任意抬头一望都是树木冠顶。

森林深处,居然还有用白桦林树皮围建的房子。

也许草原的人们喜欢蓝天白云,也将自己的房子建成了一片天,旁边的羊群自然也就成了白云……

水是草原的灵魂,有了水,草原就有了生机。

我至今还是没有搞明白,这里的河水为什么是蓝色的?

偶然间看到了一幅悲惨的画面——草原植被被毁掉了一大快。也许是大自然的滑坡,也许是人为的破坏。总之还是让我们敬畏自然、保护自然吧。

金色草原似绒毯,牛群漫步好悠闲。看到如此场景,会让你舜间忘掉所有的烦恼,恨不得立刻变成一头小牛融入到这个群体当中。

一个人造的鸟巢放在树干上,这是人与自然共生的体现。

碧蓝的天空,一丝丝白云在慢慢的飞舞。山顶巨石翘首以待,似乎要张开双臂拥抱来自空中仙灵。

久居都市的人听惯了街头的人声嘈杂,忽然来到这清水湖畔,人静了,心静了,仿佛空气也安静了。人就是这么矛盾:在大城市里努力再努力地奋斗,得到了金钱,得到了地位。但却变得如此浮躁不安,再也找不到自己心灵的归宿。忽然间走入了这个安静的“圣地”,才感悟到人生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用一汪清水就可沉淀自己的心灵。

湖畔树木一排排,

沐浴阳光金光闪。

天边白云一朵朵,

落到脚下筑豪宅。

秋季草原金色辉煌,只要你走入这风景就会美得发狂,同时更能洗涤你内心创伤。去吧,走吧,走进这人间的天堂。

水面清澈映桦林,

未见野鸭闹涟漪。

一片悠静一片海,

一种心灵一深情。

其实草原“山”上的树,种类并不多,依我看只有白桦树和松树。

远处一条小溪断断续续地流淌着,若干棵松树熙熙攘攘地簇拥着小溪生长着。小溪提供了松林的水分,松林保持小溪的河床。

又一日,乘坐越野车穿越莫日格勒河。

莫日格勒河是呼伦贝尔草原的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水,她仿佛是草原上一条盘旋的玉娇龙。如果是晨曦,如果傍晚,在阳光的平射下,会呈现出各种炫丽多彩的景观。不过今天很遗憾,起了个大早,还赶上了一个大阴天。

没关系,阳光虽然不明媚,但草原上的色彩仍然会使你陶醉。

虽然河流的走向没弄清楚,但仍然不妨碍河流走进你的心中。

莫日格勒河横卧在草原上,像这种大S弯,处处可见。相比之下,河流边上的马群就像路边的蚂蚁啦。

也有几处似乎要干枯的河床。

河床似乎要干枯,但它养育了树木,养育了水草,养育了生畜,更养育了人。

今天阴天且下着小雨,真搞不懂草原上的牛马用什么抵御寒冷?据说到了冬季,这里温度要到零下三、四十度,而牛马仍然是现在的一身皮毛。

看来草原上有时也发洪水,眼前这几道沟壑,使我想起了陕北的地貌。

没阳光直射的草原,更显得宁静宜人。

雨走了,天放晴了。人却没走,景色也绚丽多彩了。

草原上空的云,总比城市上空的云更丰富。而草原上的人总比城市里的人更纯朴。

几棵树干立岸边,

垂直水面经纬连。

纵横交错小天地,

四面八方心地宽。

这一池湖水,活脱脱就是一只现实中的恐龙。

这不是长白山的天池,更不是云南滇池……

松树林里,居然能近距离地接触到驯鹿……

跟着这只驯鹿连拍了好几张,忽然它卧下了,并拍了个姿势……

“马蹄湾”的秋色。

国境边上的河流。

草原上秋色除了金黄草甸,更吸引人们眼球的就是河流旁边的五彩斑斓的灌木丛了。

灌木丛生,

小溪横中。

牛羊觅食,

风光憬憧。

有时看到草原平淡无味,忽然一股彩云飘过来……

在草原的腹地居然看到了麦田,这不,这台收割机正在将割好的麦子脱立归仓呢。

顺光看去,收割机溅起了滚滚尘烟,此时随着风向正与天空中的横云组成了一曲双簧二重奏。

草原之家,

顺着这条公路仿佛能搬到天边享受辉𤾗。

草原之夜,

伴着这条河流必然能看到天边星光灿烂。

这并不是一个教堂,而是一间草原管理人员的休息室。

这是一所夕阳下的教堂。

俄罗斯的套娃文化,在边陲小镇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金色是草原的主色调,热情奔放是草原文化的主旋律。这里的云仿佛也受到这种主旋律的影响,狂野豪情地在大地上空中涤荡。

旅行中路过了满洲里国门口岸。

朝阳下,终于看到了野鸭了。

今天是2018年的八月十五,沒想到在呼伦贝尔草原中的小城中看到了圆圆的月亮。看到月亮,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故乡——长安。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一个字——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