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凌玫华.菩提树下叶撕阳

文字:༺ 菩提树下叶撕阳 ༻

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间万事细如毛。

天渐渐破晓,这时,万籁惧寂,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过了一会儿,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大地也渐渐地光亮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鱼肚白渐渐地转成金粉色。

朝霞渐向这边扩散,头顶的天色也被那柔和的红色映得淡了,淡了。

方的天际出现了橙色的彩霞。忽然天边出现了一道发亮的光,是那么耀眼,光芒四射,把万物都唤醒了...

从原来朝霞最红最浓处亮起,有几处特别亮,短短一刻间,竟将原来的主色红与蓝挤到了一边。

云霞中似有重重叠叠的天宫露出檐角亭台,又似是哪位仙女走过时飘落的七彩霓裳……

满天红云,满海金波,红日向一炉沸腾的钢水,喷薄而出,晶莹耀眼。

远处的天,一丝丝,一抹抹,一片片,一层层,全是金黄的云霞。

稀稀疏疏布满了半壁蔚蓝——不,还是灰蓝色的天空。

渐远的天色渐淡,再远便是几抹朝霞,把那一片天空映得发红,微带一点暗色的黄。

这种色彩,仿佛是作画时不小心打翻了颜料在蓝色宣纸上,再用妙笔随意挥洒几下,浑然一体,任凭哪位大师也画不出这样的图画。

  犹如一望无垠的云海,天上霞光万道,红云朵朵,下边连绵云海,万顷波涛,色彩斑斓。

  天空中间呈现金色,淡蓝色,黄色就像一块五彩斑斓的钻石,这五颜六色的彩霞射出一道道金光闪闪的利箭射向天空。

渐渐地,鲜红的太阳露出了小半边脸,好像一位美丽而又害羞的姑娘,久久不愿露出她那美丽动人的脸儿。

  ... 她款步轻移,显得那样神秘而美丽,天色越来越亮,太阳慢慢地上升,同时也卸去了面纱,慢慢的露出大半脸庞,笑吟吟地俯视着大地。

  此刻整个天空霞光万道,光彩夺目,在瑰丽朝霞的簇拥下,在轻盈云朵的缭绕下,太阳冉冉升起,像一位仪态端庄的少女。

  太阳的光是那么耀眼夺目,它再也不是那害羞的姑娘了,它已经变成一位大方的美丽的少女了,她再也不想埋没自己的美丽了。她要把自己的美丽展现给大自然。

  它挣扎了云雾的缠绕,露出了她精致的小脸。这时,东方的上空已是一片金黄……

此刻霞光万道,把天空染的通红。红的树、红的花、红的屋……万道朝霞给苏醒的万物披上了一件件华丽的红装。

火红的旭日刚刚透出地平面,给美丽恬静的大地抹上一层玫瑰色。

啊,火红色.灰蓝色.淡粉色.交杂在一起,给太阳穿上了一件无与伦比的花衣。瞧!像一棵彩色的树,像一朵五彩缤纷的鲜花。

  我被朝阳照耀着,感受到阳光的温暖。这美丽的景色感染了我,陶醉了我,让我永远无法忘记那美好的一刻。

暖暖的,柔柔的,给人久违的温和与惬意。

  抬头望,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地滋润着大地灿烂了世界。

  看着灿烂的阳光,在不经意间,阳光无声的记录下我们的点滴,用它锋利的光,在天空镌刻下我们生命中漏去的记忆,填补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