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一个人,在将近黄昏里

来这条,长满杂草的小路走动

空气里弥漫着,青涩的味道

隐约的钟声,从寺院红墙爬出来

在我倚靠的果树,它和一只鸟

扑愣出的浓秋,融合在一起


天空时刻变幻着,微风也是

极少有人经过这里,矮小的果树

伸手触及的果实,无数次碰到我的肩

我看见一棵枣树,高枝上悬挂着去年的果

干瘪的样子,在渐起的黄秋里

谨慎而高傲,它成熟的过了,红透了

我真的担心它,随时随地会落下来

一塘荒野里的水,孤零零躺在那里

芦苇白了发梢,局部的光线从杆顶滑落

滋润着周遭的植被,它用夏日的储备

温柔善良,而现在布满皱褶的水纹

在夕光下发出低沉的呻吟,秘密全部打开


我十指对扣,风穿过紫筋的手掌

这把年纪的人,突然有了冲动的欲望

走下山坡的光阴,又一次使一切陷入混乱

我不停地踩着斑驳的树影,把头埋得更低了

总觉得体内的伤痛,都跑了出来

满坡遍野,仿佛草蔓的复生



我想知道,如今的我会不会被它击倒

隐匿更深的东西,被风一撩

也去发芽落地生根,我再一次

对自己吼喊,双手捶胸

我总是把生活,最好的一面给人看

另外一面,像这寺庙里的蝴蝶

总也不想飞出高墙,或者重新折返


我登过不少名山大川,遇见最好的山水

而此时在这里,在这模糊的时辰

都比不过这看似一潭死水,我想把看到的

隐藏得更深,对谁都守口如瓶

没有泪,也无血色,更没任何表情

不需要回头,也知道那颗果子落了

冷却的风尽情的空旷,这具空壳的肉身腐坏

它还会不会,从骨髓里发出潮汐

人适时苍翠一次,糊涂地清醒一回

让我一路,都丢失得差不多了

夕暮中,一座山尾随一座山

一条河流,覆盖了另一条河流

落满天庭的白云,依然无人打扫



很常时间没放逐自己了,秋意正浓

我掏出百分之一的秘密,怕你

心疼一百次,我爱这自由的疼痛

疼痛里的自由。天涯之外

一声高吭的独唱,伴火烧云飞去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