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9·28十中同学毕业分別50周年的日子!

今天,

是个特殊的日子,

9·28,

又蕩起我心中的涟漪。


那是,

公元1968年9月28日,

我们,

今生都难以忘记。




那一天,

我们迎来了毕业季。

那一天,

我们告别了学生籍。

那一天,

我们照了张毕业像,

那一天,

我们全统统回乡去。

沒有毕业的仪式,

没有庄严的典礼,

沒有道声再见,

沒有说句私语,

也没有告别的拥抱,

更沒有留下联系的讯息。

只有一张假山前的合影照,

那是我们当时留下的唯一!


就这样,

我们匆匆离去,

我们各奔东西。

就这样,

一分别就是五十年,

一分别就是半世纪!

难忘记:

五年寒窗,

共沐风雨,

求学求知,

相互比翼。


难忘记:

如水的心境,

纯洁的友谊,

青春的萌动,

心中的喃呢。



不能忘啊,

校园的砖房,

教室的桌椅,

墙头上的板报,

宿舍里的炕蓆。


不能忘啊,

蓝球埸的吶喊火热,

课间操的整齐划一,

晚自习的明亮灯光,

老师们的谆谆话语。


不能忘啊,

张文的饭铲,

王占的钟犁,

收发室的大水壶,

饲养场的车马骑。

五十年啊,

说多短暂有多短暂,

仿佛一晃是昨天。

五十年啊,

说多长漫有多长漫,

犹如隔世越千年。


多少离愁,

多少别憾,

多少思念,

多少心愿,

期待着重逄的一天!


庆幸啊,

今生有缘,

因为上世相欠,

情缘未尽,

所以必来相见。


50年的别离,

50年的企盼,

终于迎来了公元2018年。

就在两个月前,

群主的一声召唤

我们终于重逢,

重逢在天桥山下,

我们始得相聚,

相聚在金月湖畔。


你听,

湖之水为之扬波,

那是对重相逢的讴歌!

你看,

凤之舞为之翩翩,

那是对同学情的礼赞!


那一刻高兴啊,

高兴得沒有喧嚣,

高兴得无言以表。

那一刻激动啊,

激动得沒有拥抱,

激动得不知如是好。

喝不完的美酒,

吃不完的宴席,

游不完的美景,

拍不尽的美女。


讲不完的故事,

问不完的话题,

诉不尽的苦乐,

说不完的话语。


五十年,如初见, 纵使鬓白霜掩面。 一颦一笑依旧是, 一举一投似当年。


五十年,半生缘, 此缘绵绵可问天。 几世修得同窗读? 方得今生共婵娟。

五十年岁月如歌,

五十年风狂雨骤,

五十年真情不移,

五十年涛声依旧。



五载同窗一世缘, 古稀重聚忆当年, 心藏童趣容颜老, 白发相伴五曲线, 乡音未改觅旧梦, 手拿花镜辨童颜, 笑中含泪齐相庆, 夕阳携手攀寿山, 保八进九跨百岁, 期盼下次再相见。

——太极酒宴当埸赋诗

群主笑的有多甜,滿脸阳光好灿烂

太极当年照无缘,今日借机补遗憾

群主今日真露脸,专给美女打旱伞

振臂一挥领袖范,弹指挥出一根烟

一个八十,一个十八,差距这么大

天使落人间,静坐好悠闲

拥抱蓝天,舞姿翩翩

道具独特,不可多得

可是女侠,难辨真假

美景如画,姐妹如花

气埸太强,酒仙后仰

正副搭配,办事不累

是舞是功,谁能说清

明星荟萃

他瞅啥?

.你说啥?

你笑啥?

在干啥?

在比啥?

在看啥?

在等啥?

是青春舞动

胜西湖美景

亲爱的同学,

桑榆虽晚,

莫再蹉跎,

让迟来的爱深长久远,

让晚开的花天天鲜活,

让陈年的酒醇香浓烈,

让末了的情真挚寄托。


不愿说再见,

期待再相见,

让我们今日有约,

让我们相待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