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凜然。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一个有良心的社会不能不祟尚英烈。中国第一部保护英雄烈士的专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已于2018年5月1日起施行。在第五个(也是英烈保护法实施后的第一个)烈士纪念日之际,谨编此文,向革命英烈们致敬!


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

还会属于谁呢?

红军队伍在冰天雪地里艰难地前进。

严寒把云中山冻成了一个大冰坨。狂风呼啸,大雪纷飞,似乎要吞掉这支装备很差的队伍。

动图

  军长早已把马让给了重伤员。他率领战士们向前挺进,在冰雪中为后续部队打开一条通道。等待着他们的,是恶劣的环境和残酷的战斗,可能吃不上饭,可能睡雪窝,可能一天走一百多里路,可能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这支队伍,能不能经受这样严峻的考验?军长思索着。

然,队伍放慢了速度,前面有许多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军长边走边喊:“不要停下来,快速前进!”

警卫员跑回来告诉他:“前面有人冻死了。”军长愣了一下,没有说话,快步朝前走去。风雪实在是太大了,他的步履有点踉跄,他的眼睛有点迷离。

  一个冻僵的老战士,倚着光秃秃的树干坐着,一动不动,好像是一尊塑像。他的身上落满了雪,无法辨认他的面目;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还夹着半截纸卷的旱烟,烟火早已被冰雪打灭了;左手微微向前伸着,好像是在向战友们借火似的。

  怎么,他身上的衣服为什么这么单薄,好像树叶一样裹在身上?军长的脸上立即阴云密布,嘴角边的肌肉明显地抖动了一下。他蓦然转过头,向身边的人吼道:“他的御寒衣物呢!为什么没有发下来,把军需处长给我叫来!老子要……”

一阵风雪吞没了他的话。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人走开。军长红着眼睛,像一头发怒的豹子,样子十分可怕。

“听见了没有警卫员?叫军需处长跑步过来!”

终于有人小声地说了一声:“他,就是军需处长……”

什么?!军长正要发火的手势忽然停住了,他怔怔地伫立了足有半分钟,雪花无声地落在他的脸上,化成闪烁的泪珠。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缓缓地举起右手,向这位与云中山化为一体的军需处长,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风更大了,雪更狂了。很快大雪覆盖了军需处长的身体,他成了一座晶莹的碑。

  军长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进漫天的风雪之中。他听见无数沉重而坚定的脚步声在说——

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还会属于谁呢?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还会属于谁呢!(原文:李本深)


红军之问


2016年9月28日,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话剧团创作的话剧《从湘江到遵义》首演。两年来,演出场场爆满。该剧最振聋发聩、最令人警醒之处,是在该剧的尾声,那些已经壮烈牺牲的红军将士,在九泉之下发出的“红军之问”——

我们的身体,早已深埋在泥土里;

我们的灵魂,经常在天上会合;

我们仍在牵挂: 我们流血牺牲建立的新中国!

在那里,

我们当年的那些梦想实现了吗?

人民当家作主了吗?

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了吗? 还有贪官污吏吗?

还有人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吗?

我们还在受外国人的欺辱吗?

中国人真正地站起来了吗?

我们的党,

还记得我们对人民的承诺吗?

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需要有人站出来的时候,还有人站出来吗?

还有人像我们一样,愿意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吗?

…………

这段撼人心魄的天问,无情地拷问着当今社会、当今的人们。面对先烈的丰碑,人们难道不也应该时常这样扪心自问吗?!

“信仰之火不能熄灭,鲜红的旗帜不能倒下!”人民的幸福,是对英烈们最大的告慰;不懈的奋斗,是对英烈们最好的纪念。虽然实现“中国梦”任重道远,但只要党领导人民坚定理想信念,践行党的宗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履职尽责,许党报国,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就一定能告慰先烈的在天之灵,无数革命先辈为之奋斗的目标就一定会实现!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

(撰文:毛泽东 书写:周恩来)

毛主席宣读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致敬先烈,继续前行!

注: 图片、视频源自网络,谨向原创及原发布者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