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5

  空军二预校位于保定市五四中路。由于几十年的城市发展和历史变迁,学校已经由偏远郊区变成闹市。公交线路也由仅有的一条(6路)变得四通八达。最初学校选址建设,在古城保定的北郊薛刘营村的西北方向两公里处。当时并不是二预校的营房,而是空军第八航空预科总队的营房。它于1952年下半年开始修建,一九五三年十月年开始启用。一九五七年根据空军发展的实际需要,空军对院校进行了调整,八预总被撤销,南昌二预总保留。但是南昌二预总没有营房,只能暂住在八一起义纪念馆旁边的房子里。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份八预总的营房就由空最初学校选址建设,在古城保定的北郊薛刘营村的西北方向两公里处。当时并不是二预校的营房,而是空军第八航空预科总队的营房。它于1952年下半年开始修建,一九五三年十月年开始启用。一九五七年根据空军发展的实际需要,空军对院校进行了调整,八预总被撤销,南昌二预总保留。但是南昌二预总没有营房,只能暂住在八一起义纪念馆旁边的房子里。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份八预总的营房就由空军十五航校筹备处借住。一九五八年九月份陕西三原十五航校建成,十五航校筹备处由保定搬到陕西三原,保定营房腾出。一九五九年四月南昌二预总搬来保定,与八预总原有人员合并,改称为空军第二航空预备学校。当时的营门在现在营门东150米处(现在的教学试验楼位置)。营门比较简单,除了门岗位置和两边的传达室,值班室,没有门楼。营门东边传达室有信件收发和包裹邮寄,紧挨着是军人服务社。旁边是校图书馆。再往东是勤务连,和南院家属区(平房)再往东是后勤部锅炉房。营门西边值班室往西是车库。进营门,东西马路中间有一个圆形花坛,矗立着一幅巨幅油画“志在蓝天”。画的是一架战鹰前,一个飞行员身穿飞行服,站在登机梯上,遥望蓝天。苍穹深处,战鹰四机编队,呼啸飞翔。画很大,在营门外的马路上看的都很真切。一到节假日,或新学员入校,都要以此画为背景照相留念。进营门后,三座两层灰色楼房,由东向西分别是训练部(教研室)、司令部、政治部。三个部的办公楼北面就是学校的中心部分——大操场。操场是学校的中心位置,也是学校主要训练、娱乐、聚会的场所。早上出操,口号声不断,晚上电影场上,拉歌声此起彼伏;平时队列课、体育课杀声阵阵,节假日各种会操、汇演和娱乐活动欢声笑语。空军二预校建设布局是按照苏联模式修建,主营区坐北朝南,左右对称。营区正中是一个东西宽,南北窄的长方形大操场。操场平坦规整,面积十多万平方米。当时是华北军校中最大、最规整的操场。操场北边正中是检阅台,两边依次排开几十付单杠、双杠。单双杠处挖有沙坑。操场东边是旋梯,滚轮和浪木。东南角建有一座器材库。里边盛放木马,山羊,运动棕垫和球类。有专人管理和发放收取。操空军二预校建设布局是按照苏联模式修建,主营区坐北朝南,左右对称。营区正中是一个东西宽,南北窄的长方形大操场。操场平坦规整,面积十多万平方米。当时是华北军校中最大、最规整的操场。操场北边正中是检阅台,两边依次排开几十付单杠、双杠。单双杠处挖有沙坑。操场东边是旋梯,滚轮和浪木。东南角建有一座器材库。里边盛放木马,山羊,运动棕垫和球类。有专人管理和发放收取。操场西边是一座标准的灯光水泥篮球场。各类正规比赛都在此进行。操场南边是一排约20个篮球场。操场的四周是营区的主干道,宽约十米。两支四列纵队迎面走来完全可以行进。主干道以“井”字形将操场包围,也将营区进行了分割。“井”的上半部分是学员宿舍楼。纵向五排,横向三排(最东边的一排纵向两栋楼)。每座学员宿舍楼,都是砖木结构,瓦灰色,起脊尖顶,中间有门。两边有侧门上楼。房间层高比较高,大概3.8米。设施完善,每层可以容纳120人左右,正好一个学员队一层。在最后一排学员队宿舍楼北面是另一条东西主干道。主干道北边是四个大的食堂。每个食堂足可以容得下500人就餐。学员队宿舍楼纵向排列四排,自西向东分别是一、二、三、四大队。后边的大食堂也分别为各大队学员食堂。在“井”字左边,靠近一大队的位置原先是小操场,现在修建了体能训练馆。在体能馆左侧是部队大礼堂,能容纳800到1000人开会。在礼堂的左侧有一片树林,天气炎热时学员可以在树林下上课。挨着树林左侧的是三座二层楼房,那是干部和教员的单身宿舍。在三座宿舍楼的西侧,有三座建筑。靠南边围墙的是部队幼儿园,挨着幼儿园的是校首长的家属楼,稍北边的独立二层小楼是校长和政委的家在“井”字左边,靠近一大队的位置原先是小操场,现在修建了体能训练馆。在体能馆左侧是部队大礼堂,能容纳800到1000人开会。在礼堂的左侧有一片树林,天气炎热时学员可以在树林下上课。挨着树林左侧的是三座二层楼房,那是干部和教员的单身宿舍。在三座宿舍楼的西侧,有三座建筑。靠南边围墙的是部队幼儿园,挨着幼儿园的是校首长的家属楼,稍北边的独立二层小楼是校长和政委的家属楼,文革后改为首长招待所。在校长小楼不远的西边是苹果园和后勤部的被服仓库、机关干部食堂。西边部分一墙之隔是空军工程兵二总队。1962年前后,二总队与空军徐州文化速成中学换防,徐州速中合并为二预校的文化大队。原二总队的营房就由文化大队居住(称为西院)。1966年15期学员入校,营区住不下。文化大队学员结业后,文化大队干部便集中到营区靠近幼儿园的9、2、3号楼。把西院腾出,由15期四大队使用。当时为了方便四大队学员的训练活动,在西围墙开了门,两个营区合二为一。文革期间,二预校解散,干部外出执行“三支两军”任务。北空工程兵十总队从山西定襄搬来保定,入驻西院。1973年二预校恢复建制,开始招生。一直在现在营区范围内修建完善教学设施和营房。工程兵十总队一直使用西院营房至今。在“井”形的下方,也就是操场的南边,是学校的司政机关两座楼。东边还有一座各教研室用楼。在“井”字形右侧,操场楼和边是后勤部的营房科木工房和奶牛场。卫生处的北边过马路是学校后勤部。后勤部北边是司令部教保科,专有院墙和门,门外空地存有两在“井”字形右侧,操场楼和边是后勤部的营房科木工房和奶牛场。卫生处的北边过马路是学校后勤部。后勤部北边是司令部教保科,专有院墙和门,门外空地存有两架飞机(拉九型),也是新学员照相的主要背景。教保科内有训练器材库和军械库,主要保存新购进的训练器材和学员的训练用枪和子弹,院子里有不少待修的体育训练器材。马路往东延伸是东门,出东门一条马路之隔是营区的东院。东院由跳伞地面训练场地和职工家属宿舍组成。它与河北省军区军械修理所为邻。后勤部和教保科往东是一条较宽的马路。路东边靠南是学校的澡堂。靠北是学校的休养所,归卫生处管理。休养所是整个学校营区的东北角。有学员生病不需要送医院,也不适合留在学员队,就在这里就医治疗和养病,休养所有十几张床位。休养所楼下,原本是一片树林,环境幽雅恬静。70年代中期,因为训练需要,在此修建了游泳池。恬静之地开始喧闹起来。主营区原本三个门:东门、北门为便门,为勤务和本单位人员出入使用。由学员队轮流安排学员站岗执勤。只有南门是正门,管理严格正规,由勤务连站岗执勤,学员外出还要专门检查军容风纪。西院划归预校后,虽设有西南门,但往来人等依然由东边的正门办理手续,它仅作为四大队干部、学员出入的校门。文革以后,预校恢复,西院与主营区脱离,院子重新被墙隔开,西门自然属于十总队出入。

  营区北边和东边的院墙,原是一条漫坡的土堤,堤高约一米半,堤的上宽也一米半左右,上边筑有一米高的围墙。在土堤的半坡,每隔十米左右都栽有一颗杨槐树,树荫基本能把围墙全覆盖。据说在63年华北洪灾中,这段土堤为保护预校立了大功。63年大洪水时,我校和保定市一样,受到洪水的严重威胁。7月底,保定西部山区的西大洋水库决堤,大水顺着河床一路狂奔,营区北边和东边的院墙,原是一条漫坡的土堤,堤高约一米半,堤的上宽也一米半左右,上边筑有一米高的围墙。在土堤的半坡,每隔十米左右都栽有一颗杨槐树,树荫基本能把围墙全覆盖。据说在63年华北洪灾中,这段土堤为保护预校立了大功。63年大洪水时,我校和保定市一样,受到洪水的严重威胁。7月底,保定西部山区的西大洋水库决堤,大水顺着河床一路狂奔,下泄到保定,冲断了京广铁路,保定市区一片汪洋。学校的礼堂,机关办公楼,部分学员宿舍,都腾出来安排市民,但还不够,又在操场搭上帐篷住了许多市民。在我校北边不远处就是洪水下泄的河道,水流湍急,冲坏了不少围墙和房屋。我校当时没有进水,得益于有近两米高的土围子,只要把北门和东门用沙袋封堵起来,就可以把洪水拒之门外,既不怕冲,也不怕泡。要是砖砌的围墙,早就被冲塌了。记得在大洪水时,一个教员住在附近的城园村。全家安全撤离到学校后,被妻子责骂埋怨,泅水回村去取半口袋棒子面,结果被淹死在半道上。在主营区的北边,是大片的田地,种着庄稼,有的庄稼地里还有坟头,刚当兵不久的我,晚上在北门站岗,着实心里有点发毛,夜风吹来,庄稼地里的庄稼刷刷作响,心里更是紧张。在主营区以外,为了解决部队的副食供应,学校另外购置两块土地,各90亩。一块就是现在的北院。它的大致位置,西起韩村路,东到省印路。分到各大队作为菜地。自行管理,自己派干部或学员劳动,种什么自己决定,学校不作统一安排。各大队菜地的北半部分是校里的生产基地和养猪场。七、八十年代,菜地逐渐被周边单位蚕食,学校也开始在菜地盖宿舍楼,菜地开始逐渐消失,文革后又给空军汽车团的家属让出了几栋楼的位置。结果尽保留了目前北院家属区的部分面积。另一块在营区北边约5公里的位置——靶场。靶场占地92亩,它是预校的训练用地。飞行学员在预校的步枪、手枪射击训练,和投手榴弹实弹训练(16期学员以后取消投实弹训练)都在这里进行。训练用的靶垱是10期学员在饿着肚子的情况下,一锹一锹,一袋一袋堆起来的。那时只是一片平地,他们就近取土在靶垱正反两边,挖出几米深的大坑,堆出两三丈高,200多另一块在营区北边约5公里的位置——靶场。靶场占地92亩,它是预校的训练用地。飞行学员在预校的步枪、手枪射击训练,和投手榴弹实弹训练(16期学员以后取消投实弹训练)都在这里进行。训练用的靶垱是10期学员在饿着肚子的情况下,一锹一锹,一袋一袋堆起来的。那时只是一片平地,他们就近取土在靶垱正反两边,挖出几米深的大坑,堆出两三丈高,200多米宽,顶宽一米多的大土坡。那时候,国家经济困难,学员吃饭有定量,根本吃不饱肚子;学校刚建校,后勤和各伙食单位没有积蓄,无法补贴。学员为了完善训练条件,只得忍着饥饿,拼命苦干。他们驮着装满泥土的草袋艰难的往上爬,每爬一步就眼冒金星,大汗淋淋。越往上,越陡峭,越费力。可是,没有一个人叫苦喊累,经过3个月的苦战,终于修好了大靶垱。靶垱的修建成功,是10期学员留给后辈各期学员的的宝贵礼物,它不但为各期学员创造了良好安全的训练环境,也为以后各期学员留下了艰苦奋斗的精神。我在预校当教导员时,每次学员打靶前,我都要给他们讲述一遍当年10期老大哥们饿着肚子修靶垱的故事。白驹过隙,沧海桑田。几十年过去了,风雨剥蚀,几易其主,靶垱和靶场的用地都已经不复存在,实在令人惋惜、唏嘘。但10期学员饿着肚子修靶垱的形象却永远镌刻在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脑海里。在保定市北郊约10公里处有一个后营村。我校从62年开始租种后营村东徐口桥一块沙质土地约500亩,租了5年。我校曾在那里种植花生,并且获得丰收,收获季节,学员队都去收花生。早上步行一个多小时赶到地里,开始干活。中午各食堂送饭。下午四、五点钟干完活再步行回来。为了防止图进度,干活马虎,学校还专门组织检查评比:将刨过花生的地随便划出一个平在保定市北郊约10公里处有一个后营村。我校从62年开始租种后营村东徐口桥一块沙质土地约500亩,租了5年。我校曾在那里种植花生,并且获得丰收,收获季节,学员队都去收花生。早上步行一个多小时赶到地里,开始干活。中午各食堂送饭。下午四、五点钟干完活再步行回来。为了防止图进度,干活马虎,学校还专门组织检查评比:将刨过花生的地随便划出一个平方,由检查组一点点再刨一遍,以遗漏花生最少为优。所以,大家干活时都互相提醒,而且学员队里自己也有人负责复查。收获季节,操场上晒的到处都是花生,部队出操都在马路上、或自家楼前。直到花生晒干入库,大操场才又恢复往日的喧嚣。二、八预总在保定合并为二预校后,为了解除预校干部的后顾之忧,干部家属需要妥善安置,随着年轻干部的结婚生子,也需要有家属住房。当时在学校营区的四周,有四个家属院。东院家属区在路东的跳伞训练场边,与训练场一墙之隔,占地12亩。仅有2—3排平房,公用厕所,有围墙,围墙外是郭庄的庄稼地,东边是一条河沟,河沟再往东就是京广铁路了。南与军区修械所毗邻。南院家属区在勤务连旁边,它是当时施工工人的用房改建而成。就是南北相对的两排平房,中间是院子,每隔几十米建有水管洗菜池,公用厕所。家属院门朝里开,便于干部上下班。西院家属区在营区的西北角,是预校最大的家属院。大队以下干部家属都安排在这里。起初由是二总队五栋筒子楼和学校十多排平房组成,在最西北角还有后勤部的被服库和花生库。使用公共厕所。这里条件、设施相对比东院、南院好一些。几经变迁,学校自己施工拆掉平房,盖起13栋三层单元楼。现在除在筒子楼基础上增加的两栋六层楼外,整个西院格局没有变化。所西院家属区在营区的西北角,是预校最大的家属院。大队以下干部家属都安排在这里。起初由是二总队五栋筒子楼和学校十多排平房组成,在最西北角还有后勤部的被服库和花生库。使用公共厕所。这里条件、设施相对比东院、南院好一些。几经变迁,学校自己施工拆掉平房,盖起13栋三层单元楼。现在除在筒子楼基础上增加的两栋六层楼外,整个西院格局没有变化。所变的只是向校区开通的门被堵死,另在邻马路的两楼之间开了北门。预校的北院家属区,是在学校养猪场旧址上发展起来的。时间大概是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是几栋三层楼,现在也建了高层,整个小区环境幽雅,健身设施齐备。二预校自从建校之初就很注意校区的硬化,绿化、美化。原来,马路两侧栽有钻天毛白杨,飒飒临风,十分壮观。通往食堂的路边也是毛白杨。各学员队门前种有柏树(七十年代改为杜仲树),长方形花池种有花卉。马路两侧的排水沟原来是砖砌、敞开的,有一米半深,六十多公分宽,秋天落叶、平时杂物多,也容易有人跳跃跌伤。七十年代用水泥板覆盖,改为暗沟。

预校的北院家属区,是在学校养猪场旧址上发展起来的。时间大概是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是几栋三层楼,现在也建了高层,整个小区环境幽雅,健身设施齐备。二预校自从建校之初就很注意校区的硬化,绿化、美化。原来,马路两侧栽有钻天毛白杨,飒飒临风,十分壮观。通往食堂的路边也是毛白杨。各学员队门前种有柏树(七十年代改为杜仲树),长方形花池种有花卉。马路两侧的排水沟原来是砖砌、敞开的,有一米半深,六十多公分宽,秋天落叶、平时杂物多,也容易有人跳跃跌伤。七十年代用水泥板覆盖,改为暗沟。19 64年、1965年,全国学习解放军。军内又提出全军学习空19 64年、1965年,全国学习解放军。军内又提出全军学习空军。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预校规整的营房布局更是锦上添花,成为华北地区军事院校参观学习的首选之地。当时,学校有大批停飞待分配学员,还有不少合格学员也因为航校缺少油料、器材而滞留在预校。那时,保定西郊胶片厂家属院刚刚建成,大批石灰渣需要处理。我校四大锅炉房冬季取暖烧的炉渣堆的比锅炉房还高能。当时学员队门前地面都是土的。有的学员队就借鉴华北地区老乡捶房顶的办法,让学员拉来石灰渣和炉灰渣,用筛子筛掉杂质和大块,按照一定比例搀和到一起,加水焖两三天,和匀,然后在地面摊平,用力捶打,捶打出浆后用石头磨平,然后风干;再过一天,如法炮制,捶打,磨平、风干。如此一周后,光滑,平坦,如墨似玉的点名场地就成了。榜样力量无形、无穷。各学员队纷纷效仿,一时间,无人问津的炉灰渣成了抢手货。各学员队的门前、晒衣场、自己卫生区的一些小沟、小道都被硬覆盖了。学校领导因势利导,派人派车把整个胶片厂宿舍的白灰渣全拉回来。把全校排水沟按照各队的卫生区划分由各队负责硬化;大操场的沙坑四边、二十个篮球场的硬化由停飞学员队完成。当时我在停飞学员之列,这样的劳动自然很多,每天一手拿木槌,一手拿鹅卵石前往操场施工。我们把自己叫“摩擦队”。看着训练场上合格的战友训练,而自己天天“劈里啪啦”捶操场,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却又无可奈何。不经意间,学校基本没有投资就把需要硬化的部分都硬化了。这不经意间,学校基本没有投资就把需要硬化的部分都硬化了。这时,华北地区军事院校之间的互相参观学习也如火如荼。空军正在兴头上,又提出来大抓贯彻落实“三大条令”的“四个方面”:站队走路、内务卫生、军容风纪,令行禁止。我们正天是整理内务,打扫卫生,我们停飞学员队,又成了“扫荡队”,我们的行动口号是“一二一,擦玻璃,见了首长敬个礼。”不知何时,路边、沟旁、树下、果园,开始种草,而且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停飞学员又多了一项工作:在大片不适合硬化的地方种草。先把需要种草的地方用铁锨翻松、耙平,打好笔直的横、竖、斜线,然后像插秧一样栽上一撮草。最后浇透水,放眼望去,与江南春天稻田无疑。一周后草成活,绿油油一片,煞是好看。学校绿化任务重,草苗不够,学员队就发动各班到校外去找。中午我们利用午睡时间,拉着板车到“四里营”苗圃(现在的竞秀公园),那里树下和空地草很丰茂。我们不能挨着挖,只能隔几锨挖一锨。整个树林里和草地,被我们挖的就像一个疤癞头。后来草还不够,我们利用中午就钻棒子地,看到浇地水渠护坡上草好,或者坟头边上有草,我们都挖几锨。谁知这下惹了大祸。苗圃和周边社员找到学校告状。我们被狠狠的批了一顿,队长还罚我们写了检讨。现在回想起这事,也还是觉得对不起周边的老乡。二预校营区的环境硬化、绿化、美化,停飞学员是立了大功的。文革期间这些成果,因为无人维护,甚至遭到人为破坏,而使整个校园变得支离破碎。预校恢复后,虽然花了很大功夫,尽力恢复原貌,但依然没有达到文革前的最好水平。在二预校,以前洗澡是个大问题。原来学校只有一个澡堂,建在校区东围墙内。澡堂很小,一次只能容下四、五十人,中间池子只能容下20人,两边各有八个淋浴喷头。几千学员几百干部家属每周只能洗一次澡。学员洗澡像打仗。有时候还不得不借用女澡堂。官兵叫苦不迭。夏天学员训练出汗多,每人上课前先把自己的脸盆晒上水,回来后连冲带洗,倒也凑合。冬天就不行了,学员运动量那么大,再洗不上澡,身上有味不说,还容易得皮肤病。为了解决学员洗澡难的问题。70年代中期学校在二、三大队食堂中间北围墙内修了一个太阳能澡堂(后又在此基础上加装了供热部分)供学员专用。澡堂内共安装80个淋浴喷头,一次可以容纳两个学员队洗澡,全部淋浴,防止皮肤病交叉感染。这在当时是一件盛世,各学员队拍手称快,家属们也很满意,再也没有学员借用她们的澡堂了。预校现在的教学楼,实验楼,大门和西边的功能厅,操场东边的预校现在的教学楼,实验楼,大门和西边的功能厅,操场东边的大型建筑,都是七、八十年修建的。最先建设的是教学楼。时间大概1978年到1980年。教学楼的位置建在原来三大队大队部楼,楼拆除并扒掉了阅兵指挥台。学校自己组织施工,地基土建部分由学员们完成。大家利用傍晚和出操、节假日很快突击完成了任务。学校现在使用的大门是1984年7月开始修建,9月底作为国庆献礼交付使用。整个施工88天。当时是为修建试验楼腾地方。实验楼选址在教学楼的同一中轴线上,坐南朝北,占用学校大门的位置。所以,学校大门向西移动了150多米。先于实验楼施工。1985年初,实验楼开始施工。当时社会上发标、承包工程开始盛行。学校考虑上级拨款太少(大约前后共120万),又有建教学楼的经验,决定仍然采用自建的方式。为了加强对施工的领导,还专门成立了五大队,配备技术力量,独立施工财务,统管全校的施工。当时对大门和实验楼的设计要求是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二十年内不落后。经过三年施工,实验楼交付使用。司令部搬到楼上办公。与此同时,北院4栋家属楼开始施工。在军改中,负责施工的五大队存在了五年时间,干部相继转业。五大队改名为伞训大队,开始对飞行学员进行跳伞训练。原五大队虽然湮灭在预校历史的画卷中,可是,大门、实验楼、家属楼,多功能厅都还矗立在那里,诉说着那一批基建人的努力和情怀。至于操场东边的建筑,那是又一代人的事了。 (本文经过建校以来一直参与预校营房建设的沈正怀勘误。)

作者: 孙宜先 2018年9月17日

  纠正一个细节: 靶埸是60年11期学员刚入校时7一8月间修建的.我直接參加修建的因天热出汗多我还发高烧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时10期学员还在陆軍下放当兵里。

11期学员王永胜 2018年9月25日

校 部

二预校游泳池(1980年建) 照片中 军体教员 余征(高个) 与飞行学员在上游泳课!

航天员杨利伟回母校-二预校看望老首长

航天员杨利伟回母校-二预校看望老首长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

各期飞行学员毕业多年后,深情重返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