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涵义不同,因为我现在居住的地方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故乡”,而儿时的“他乡”充其量不过是自己生长中的一个寄居地。小时候,随父母的油田单位闯荡南北,长大后却又思念起曾经养育过自己的地方,是否有一种红楼梦中般的“反认他乡是故乡”? 借同学孩子婚礼的机会,我回了一趟魂牵梦绕的“他乡”河北省深泽县华北油田堪探四公司。1976年随父母会战来到深泽,1983年父母调到河北任丘工作后就很少回去了。虽然在堪四学习生活也就7年左右,但这7年是我青少年时代最美好无邪的时光。哪里有我最要好的玩伴。那时候我们玩的项目没有现在孩子们高、大、尚,但有我们那时的快乐项目,春游、三人乒乓球、打排球,要好的同学拆旧电话机自己私接电话等等,其中有很多小秘密只有玩伴之间可以分享。 这次回去内心忐忑!如今的堪四还是我梦中的堪四吗?从南到北,西赵庄的果园去哪里了?熟悉而陌生的学校大门口依稀还可以看见当年我们年轻的身影!最不愿意去的医院还能找到当年的影子,北区我们家当年住的平房位置都找不到了,文化宫和父亲上班的机关办公楼没有记忆中的高大了,母亲上班的地质队也找不到一点踪影了!这已不是我记忆中的“他乡”了,几十年岁月的变迁使我很难找到当年的感觉!! 但永远忘不了的是那些成天和蛐蛐、知了一起作伴小伙伴,他们和我一样,岁月的痕迹深深刻在了脸颊上,看看现在为人母、为人父的小伙伴,你们可知道?这么多年来带走了我太多的思念和不舍,然而此时此刻,却很难寻觅到他们当年的影踪。也许只有进入自己的梦乡,只有梦乡,才是还原儿时一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