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博茨瓦纳的大象谷营地 Elephant Valley Lodge,第一眼看到遍布高大金合欢树的山谷就惊疑惊喜惊艳不已:这不就是我一直以来非洲梦中的天堂仙境吗?

依偎在北部卡萨内Kasane森林保护区的怀抱里,赞比西河支流乔贝河Chobe River就在不远处缓缓流淌......乔贝地区山青水秀林茂谷翠水草丰美动物膘肥体壮。难怪上世纪初这里就是英国贵族们打猎休闲的首选,如今她与附近奥卡万戈三角洲地区一起成为博茨瓦纳的主要旅游景点,而旅行宝典《孤独星球》曾将该国评选为世界旅游目的地的榜首,被称"非洲不为人知的骄傲"......


象谷营地餐厅前的水坑waterhole前来饮水的动物川流不息;我们的梅鲁式帐篷内外, 及门前过路的大象母子

虽然没有云海彩霞仙雾,清风朗气青翠山谷中的晨色日出别有动人心魄的仙境诗意

早餐美味丰盛我却心不在焉,只因餐桌旁的日出美景让我根本放不下相机

柔漫绯光笼罩山谷;青伞翠云般的金合欢树后冉冉升起朝阳—多么经典唯美的非洲日出

数不清的非洲羚羊精灵似地在水坑边晨饮

或在晨光曦色中的山谷灌丛中悠闲漫步

在离象谷营地车程不过半小时的乔贝国家公园内乘车坐船“打猎”,是无比美妙的感觉盛宴震撼难忘的心魂体验

古老的乔贝河宽阔清澈流速平缓,她见证了非洲最大民族班图人近2000年的南迁,见证了殖民地时代奴隶贸易的罪恶......

她象母亲的乳汁滋润着河流附近一万多平方公里内无数生灵,使乔贝国家公园动物种群数量稳居非洲前列

这里当然是“祥瑞之兽”大象们的天堂家园,据说生活着全世界1/4的大象居非洲之首而闻名世界,也比故乡全国的野象数量多得多

“看,大象,有的人爱我,因我的雄壮 有的人爱我,因我的牙长 我只是一头吃草的大象 人类,请保持善良” (网友诗)

河边,山林,这里随处可见成群结队的大象

吃水草的大象为了保护牙齿都要先把草左右摇甩一番去掉泥水,我们就争先恐后抢拍大象甩水萌态

完全不同以往动物园中的萎靡之态,这里的大象健美膘壮主人般任意随性...这是传说中的大象Musth行为特征,“泪脸”+“第五条腿”,性欲疯狂急待发泄

狮子在这儿也寻常可见。脑际响起《狮子王》的旋律与歌词:

there's more to see than can ever be seen more to do than can ever be done there's far too much to take in here more to find than can ever be found but the sun rolling high through the sapphire sky

......张开你的眼睛,看这世界 你会发觉充满神奇 人生旅程坎坷不平 你要去体会它的真谛....

对来往游人车辆视若无睹,一家子就躺在路边睡大觉—王者之风还是环境使然?

从未见过这么黑压压一大片河边黑水牛

永远有各种鸟儿身边陪伴—“你懂我的欲言又止,我懂你的词不达意”😜

悠闲踱步的花豹;她已被列入世界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这次非洲行唯一感觉后怕的体验就在这儿:车在丛林中穿行时司机没看到,坐在车最边上的我双眼突然对上了两米左右浓密灌丛中花豹的炯炯之眼!吓得我掩耳盗铃式地赶紧转头,手指却下意识按下快门...

河边湿地里当然不乏河马;可惜惊鸿一瞥来不及对焦它的大嘴

最是美丽优雅的南非国兽长颈鹿;知道可以从其网纹颜色深浅判断年龄;河边饮水时需得“劈叉”小心防敌,因此时无法迅速使用厉器铁腿

山林中遍布数不清看不尽寻食嬉闹的非洲羚羊

还有秋叶荒草中娉婷袅娜向我们走来的各种直角弯角的长角羚羊

比较不美丽的张嘴鱷魚,疣猪,及非洲鬣狗

狒狒在非洲很常见,但想起还是遗憾:一天下午没去“打猎”在帐篷中独自午休,门前水坑各种动物在饮水,几只狒狒居然跳到地势较高的我们门前晒太阳。纠结半天是否出去拍张近可数毛的照片,可不那么非洲的想法还是占了上峰,关紧门窗窝在帐篷里没敢动弹...

号称“草原清洁工”的秃鹫其实也是鹰家族一员

英姿勃发的非洲海雕,赞比亚津巴布韦的国鸟

只记得图下是色彩艳丽的埃及鸭

具有彩虹般斑斓色彩最漂亮的鸟紫胸佛法僧,又名燕尼佛法僧,是博兹瓦纳和肯尼亚的国鸟

没有斑斓彩云辉煌晚霞烘托陪伴,波澜不惊的乔贝河上圆圆的血色落日纯凈苍凉,各种动物披金浴光,展示着另种仙景的绚丽画卷

夕阳暮色,河边树枝上落满归巢的秃鹫;老树昏鸦,谁在天涯?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白居易)...;船头“猎枪”高高举,金波添彩兴更浓

船行至此诗意兴,手机拍景记心情:老牛自知夕阳晚,奋蹄紧嚼怕天明

红彤彤乔贝河旁,诸大象饱浴暮光;血色艳圆圆落日,各种鸟随性遨翔;好一片天堂风景,拍仙境与君同赏...

大象谷营地的篝火晚餐餐桌摆放在水坑前,边吃饭边观赏夜景中另类表演—野生大象家族一拨拨有序前来饮水

见识了家长脚踢鼻鞭不守规矩的年轻象;但更多的是这样享受饱饮和谐快乐的兄弟/姐妹

最后一晚我们有幸(也许因为是美篇作者😜)被请到离水坑最近单独的VIP贵宾桌就坐,可是当庞然大物象群近在咫尺从桌前走过时,我的“非非洲情结”再次发作,几次吓得离桌远去。还是朋友圈里发小青青说得有见识:人们与大自然动物们和谐相处之处就是天堂。我怎么身在天堂却一再不“非洲”呢😜?!

一早离去,恋恋不舍匆匆用手机再拍一次山谷日出,分别在昨晚夜餐之处,水坑前,及我们帐篷门口。金合欢树后乔贝河边纯凈无比的日出日落刻进了心魂;美丽山水大象谷乔贝河溶进了胆魄;“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各种动物生命原态蚀进了骨血......在这天堂仙境的日子实在太短暂了!

谢谢观赏!


敬请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