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1日傍晚与父亲、堂姐三人回到老家石下屋,在小菜园摘了几个佛手瓜炒腊肠吃了晚饭,又去村中生产本地特产薯粉丝厂黄凤希家中与几位同村兄弟们喝茶聊天,大家久未谋面天南地北聊至深夜11时方散。

夜宿堂姐新建小洋楼,夜静静地听着窗外传来几声犬吠声,想来虽年年有回老家祭祖探亲,但是时间匆匆己有二十余年未在村中过夜,心中若有所失!

此次回家主要任务是为响应政府振兴乡村战略村中开展三清三拆规划的实施,旧居因多年未作居住早己蛛网满布,凌乱不堪,家具潮湿残缺,此情此景深感有愧。整个上午在各房间爬上爬下,寻寻觅觅,对上辈留下有纪念意义的“传家宝”进行了整理收集,期待祖屋在全体宗亲的共同努力下能共创新时代,再展新气象。

历史终将翻开新的篇章,谨以此文此图作祖居印记留念!

早上醒来推窗而望,惊然发现村庄笼罩在雾缦之中,晨风里传来阵阵鸡啼鸟鸣声,晃如置身仙景!

环村晨景视觉!

老屋外观,左边住房右边厨房。

石街己湮没于荒草中。

建于八十年代的住房。

家有守护神。

此井挖于一九八四年暑假,为我们相邻三家(权伟、耀奕)合资请人挖掘,井底放置我家大水缸,井深达9米,当时是村中挖得最深的井,记得挖井师傅亚唐累得几乎要放弃,我刚好在暑假也协助了挖掘。

厨房乱籍。

以前每家必备大水缸。

厨房门口鸡窝。

这间房是亚公住的,二楼作谷仓。注: 我们乡下叫亚爷为亚公,外公叫姐公。

现房内情形。

客厅。

一家人挤住的房。

整理出来的宝贝。

木水桶与锄

碗柜,亚公留下来的。

打禾机。

一堆古懂。

做糍用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