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在每天来回奔波的上班路上,在热气腾腾的厨房中,在迷恋文字的清浅时光里徜徉着,一本书,一杯清茶,一碗米饭,滋润着光阴流转。  


时值秋分,江南的秋色已渐染,虽然,此刻的秋没有五彩斑斓的厚重,也没有秋雨瑟瑟的浪漫,那从树叶婆娑的缝隙中钻出来的阳光,有时晃动在眼皮上也如夏般炙热,但中秋实实在在地来了。  


无论你穿越到古时哪个朝代,还是躲在世界某个角落,节日,总是与食物息息相关,密不可分。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一道自己情有独衷的食物,这道食物会诱惑着你的胃,唤醒你尘封的记忆,触及你心底深处的那份美好,那份温柔,咀嚼时便滋生出各色的味,有泪,有欢笑。  


记得打我小时候起,在我们家就有一道人人喜爱的食物:“生煎肉饼”。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在祭祖的时候,这道食物必定会雷打不动地出现在餐桌上。  


它是用上好的肥瘦均匀的前腿猪肉,去皮,剁碎,肉末剁得不能太粗,也不能太细,然后加生粉,盐,搅拌,生粉的量要把握好,过多过少都会影响肉饼的口感,开油锅,中小火最佳,然后做成大小合适的肉饼,切记!肉饼做时不能太紧实,稍有点松垮状即可,一个一个,需一边做,一边煎,把肉饼轻放到油锅里,等贴锅那一面成金黄色时,再翻转,两面煎,全部完毕后,往锅里倒入料酒,酱油,糖和适量的水,大火烧滚后,小火慢炖,大约二十来分钟,大火收汁,洒上一把葱花,装盘,浓香四溢。入口,肉汁瞬间渗透到嘴里任何一个地方,肉质细嫩鲜美,入口即化,让你欲罢不能,堪称天下一绝。

 

每次吃饭人多时,外婆总怕我们这些小孩子吃不过瘾,常常会花费很多时间做上两大碗。大人孩子们围着,一边大快朵颐,一边美赞外婆的手艺,外婆则腼腆地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们,眉眼间开出了漂亮的花。这样的情景,在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时期一幕幕重演。

 

后来,外婆离开了我们,当年的小孩子们也早已为人母为人父了,当年的爸妈也已是白发苍苍。在如今,大家都在为各自的生计前途奔波忙碌,大家庭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谁吆喝要来亲自做一桌家宴来宴请大家,每一次次的家宴都是在大大小小的饭店里解决。




虽然如此,这道食物依然固守着我们家传统的,独有的味道。几十年来,它是已去了天堂的外婆的味道,舅舅的味道,也是现已年过花甲,但依然年轻的小姨的味道。


前些日子,表弟在我们自家群里发了一张图片,是他做的一道“生煎肉饼”,我的心莫名地一热,看到表弟随即又发了些文字,说:“怎么琢磨研究都做不出小姨的味道,这道菜难道以后要在我这里失传了吗?”表姐秒回:“文会做,而且做得很棒!”是的,我会做!但我也做不出小姨的味道,我没有回复,只是默默地退了出来,静静地伫立在窗前,望着天空上那朵渐行渐远的白云轻轻地呢喃着:“我亲爱的外婆,舅舅,我的亲人们,你们在那里过得好吗?”  


一道食物,就像一个家的缩影,它延续着家的味道,传递着家人间彼此的爱,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会让我们心心念念,魂牵梦绕,有时醒来已成泪中人。  


夜已深,一轮圆月已高高挂上了天空,风徐徐吹来,树叶沙沙作响,偶听有蛙鸣虫啁,于是天地间就有了美妙动听的歌声,周围弥漫着桂花沁人的香气,煮一壶秋水,品茗问月,让思念的心啊飞上夜空,捎去我深深地问候。



文字:简单~爱,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