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都很小(十二至十六七岁)

全班十五个女生,差我们仨人

文革中最多的一次全体照

两位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同上

当年最时尚的服装

延安栆园原貌

五十二年后才相聚

说不完的话

照不够的相

留不完的影

同上

同上

同上

如今的我们

年龄最大的近七十岁,最小的六十六

同上

尽管如此,每个人多少都有那时影子

我俩来一张

咱仨来一张

我俩

我俩

还有我俩呢!

宝塔山下来一张

同上

团聚的午餐,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