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想把这景色压缩成照片发送给你,共享这刹那的美丽。此刻我站在Gergeti Trinity教堂旁边,远处是云雾中的村庄和碧绿的山坡,更远处是忽隐忽现的卡兹别克雪山。雨洗青山,昨日的大雨让今天上山的道路泥泞艰难,却让景色更加清丽。有鸟啁啾而过,花草的气息温暖而生动,光线在云雾中创造着种种奇迹。我可以向你叙说此刻的画面,却无法阐述此时感受到的那一份空灵和安宁。白云苍狗,纵使岁月神偷,此美好的记忆它永远无法带走。


——7月15日,于格鲁吉亚卡兹别克山

从亚美尼亚入境格鲁吉亚。一个小小的边境站,也没遇到其他过境的游客,查得也不严,只是问我们有没有带了亚美尼亚的物品,回答没有就轻松入关。

从“格鲁吉亚”国名很难想象它的英文和美国的“乔治亚州”完全一样——Georgia,这个词也是西方常见的女子名。作为一个小国家,很多人知道它的原因恐怕是它是充满争议的斯大林的故乡。相比西欧邻国并不有名的格鲁吉亚,却用它多样的自然文化给我们带来惊喜。

尤其是卡兹别克山(Kazbegi),享有高加索之魂的美誉,是徒步爱好者的天堂。希腊神话中被囚禁在卡兹别克山山顶的普罗米修斯,日日被老鹰啄食他不断复生的肝脏。囚禁普罗米修斯数千年的山就是它——卡兹别克山。这里群山巍峨,沿着高山草甸而上,一路可见呆萌的黑牛、潇洒的骏马在黄绿色的草地上吃草。而徒步的终点便是格鲁吉亚旅游图册的不二封面——Gergeti Trinity Church,它曾上过《孤独星球》封面。它的中文是圣三一教堂,不过比起首都第比利斯的圣三一教堂,它可要难亲近多了。

如我等受不几个小时高山徒步之苦的人,四驱越野车以及眼尖手快胆大心细的当地驾驶员才是上山的标配。这里的山路绝对是“纯天然”,除了弯曲的羊肠小道就是深深浅浅的坑。

因其难以抵达,Gergeti Trinity Church别有一番隐忍清幽的庄严,被称作“距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但在这与世隔绝之地,如果没有虔诚的信仰,很难安度漫漫长夜。

第比利斯已是酷暑,这里却还是繁花盛开的春天气候,上到山顶,我们都穿着薄棉衣。昨天下午的暴雨,颇让我们为今天的行程担忧,查了预报早上有2小时好天气,便早早租车上山。雨后的山色给了我们惊喜,虽然行路更为艰难。

这里是格鲁吉亚最美的地方,俄罗斯最伟大的两位诗人——普希金和莱蒙托夫都曾吟颂过它。以后如果有机会再来,一定要选择住上几天,慢慢领略它的美。

《卡兹别克山上的修道院》

——普希金

卡兹别克,你这雄伟的山巅,

高耸在群山之上,

闪耀永恒的光焰。

你的隐没在云霭中的修道院,

如同天空中飘荡的诺亚方舟,

翱翔在群山之上,若隐若现。

那是我所渴望的遥远彼岸!

我多么想告别峡谷,

去登那视野广阔的峰巅!

我多么想走进那云外小室,

从此隐居在上帝的身边。



山下我们住的庄园门口⬇️



亲爱的,生活匆忙,总让我们疲惫,以至懒于思考。放松的旅途中某时某景会突然击中你,让你不得不坐下来和自己的灵魂单独相处。比如现在,被大雨囚禁在美丽而古老的Ananuri Fortress城堡教堂内。从青春到现在,我们走过从放逐回归节制的过程。曾经让人热血沸腾的东西,有些倒成了日后的尴尬。平淡和寂静,好像更接近生活的本质。珍惜一蔬一饭的宝贵, 珍重朴素持久的情意。


——于格鲁吉亚Ananuri城堡

Ananuri水库绿色的湖水旁座落着一座古老的城堡一一Ananuri Fortress,它打败外高加索三国所有美景成为外高加索版《Lonely Planet Georgia,Armenia&Azerbaijan》的封面,可见其地位。Ananuri既有着历史的威严,也带着信仰的力量。(小贴士:要拍到Ananuri全景,必须在远处的桥上。幸好我们团友攻略做得好,让我们拍到了它的全貌。)

下面四张是从卡兹别克山回第比利斯的路上留下的照片。

亲爱的,提起第比利斯,你一定和我一样,脱口而出——《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这是我们念过的课文,属于我们那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对政治不感兴趣的我们早已模糊了内容,惟有“第比利斯”这个词,闪烁着遥远而神秘的光芒。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来到这里,来到马可·波罗盛赞“诗画一样美丽”的第比利斯,看它遗存的古老城堡、众多教堂和彩色民宅。如果我们一起在这儿,一定会选择坐在Sololaki山脚下的小广场上点一杯咖啡,任微风拂面,听库拉河水轻流,在第比利斯的妖娆夜色中,谈谈爱情、死亡这些永恒的话题。


——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

第比利斯(Tibilisi),格鲁吉亚首都,也是外高加索地区著名古都,是格鲁吉亚最大城市,前苏联最优美、最舒适的城市之一。整座城市沿库拉河两岸以阶梯式向山麓展开,分为旧城、新城两部分,旧城滨水,新城傍山。我们游荡在滨水的旧城。

素罗拉克(Sololaki)山脊上有一座雕像是城市的象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巨大“格鲁吉亚母亲”雕像Kartlis Deda。她面向古城,左手托碗,右手执剑:客人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剑伺候。果然属战斗民族,霸气!

山脊上,有残破的古老城堡纳里卡拉要塞(Nariqala Fortress)建于公元4世纪,彰显第比利斯为外高加索战略要冲的地位,也是俯视第比利斯的最佳位置。

一座存在近二千年的古都,多少次被外族占领和沦陷,留下多少屈辱和伤痛,也许只有风中残缺的塔铃才能回答。

第比利斯古城奠基人是伊比利亚王国国王瓦赫坦一世(Vakhtang I of Iberia),他的高大骑马铸像屹立在库拉河北岸的高地基岩上,与古城堡隔河相望。

雕像旁边是建于5世纪的梅特西(Metkhi)教堂,19世纪时教堂曾作为监狱使用,据说关押过高尔基。

城中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突出地熠熠闪着金光的是Sameba——圣三一教堂,堂名为圣父、圣子和圣灵,又称金顶教堂。这是近年的建筑,95年开始筹建,04年竣工,是给耶稣诞辰两千年的献礼,从第比利斯各个角度,几乎都能看到。目前是格鲁吉亚最大和世界第三大的东正教教堂,也是当地人结婚举行神圣仪式的首选之地。第比利斯对不同宗教很宽容,城中林立着东正教教堂、亚美尼亚教堂、犹太会堂和土耳其风格清真寺。

天蓝得逼得出人的眼泪,不知为什么教堂右侧的风却大得让我这足一百斤的体重无法平稳。教堂里正有一场婚礼,虽然看不懂也听不懂,我们还是站在那里见证了这对新人的幸福时光。然后,让我也祈祷一下吧~

库拉河(土耳其语作Kura River,格语作Mtkvari River),从土耳其到格鲁吉亚,从格鲁吉亚流至阿塞拜疆,在城中流淌,横跨其上的现代化大桥——“和平之桥”(Peace Bridge)与这座古城形成巨大反差。这座全玻璃制成的独特大桥,其外形让一些脑洞大开的人想入非非,被戏称为“卫生巾大桥”,在我看来倒像只大龙虾,可不可以叫“龙虾大桥”?走进这座弓形人行天桥感觉它像张开的天使翅膀。

桥边的Rike Park是人民休闲的好去处,可以远眺周边景色,可以走上玻璃桥,上古堡的缆车站也在这里。还有香气扑鼻的熏衣草,慈祥可爱的老艺人也在这里摆开了小摊。

第比利斯Tbilisi在古格鲁吉亚语中意为“湿热之地”,这里的硫磺热泉据说连普希金和小仲马部喜欢得不要不要的,从姆茨赫塔迁都于此据说也是因为温泉的原因。看到这样半地下的大小馒头包也就是温泉浴室到了。

科尔基斯王国(Colchis)和高加索伊比利亚王国(Iberia)是形成现代格鲁吉亚的基石,科尔基斯王国就是希腊神话中伊阿宋(Jason)获得金羊毛的地方。这个雕塑应该和此神话相关。

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位置偏僻,在一个弄堂里,小而破旧的院子,大门是标志性的:红色的斧头和镰刀构成的共产党党旗。负责接待游客并掌管档案的只有一位老人,是格共前领导,他用格语和丰富的肢体语言讲述当年的故事,并带我们参观从隔壁一间小屋子的水井中下去的地下印刷所。为了小时的记忆,我在留言册上写了字。情景有点凄凉,不知老人之后这个地方会不会有人保管。

但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不管他的信仰是共产党、宗教或是爱情。执着于信仰的人头上有圣洁的光。

或许到格鲁吉亚的人都绕不过斯大林。他的故居和纪念馆在戈里,离第比利斯不远。矮小破旧的故居被一座高大的罗马式建筑保护起来,旁边是纪念馆,还有专列,他的那节车厢,现在看朴素得简陋,当时应该算得上豪华。斯大林1922年起担任苏共总书记达30年,政治人物的命运随着历史浮浮沉沉,“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格鲁吉亚人对他的看法很纠结,一个形象的说法是:“斯大林是格鲁吉亚的孩子,但不是一个好孩子。”我关心的只是:他的家人曾经幸福吗?

国家博物馆精美的物品记录着格鲁吉亚的历史和文化,旧货市场的物品则是民间日常和生活的记忆。我们参观了国家博物馆,也去旱桥旧货市场淘了些喜欢的小东西和饰品。旱桥旧货市场是第比利斯乃至整个外高加索最有名的跳蚤市场。

亲爱的,我们走过很多城市,单纯的建筑标志物会鲜明却空洞,人文的标志物则意蕴无穷,它内在的张力远超物体本身。尤其是时光流水洗过的那些历史建筑,每每凝望,似乎都会荡漾起岁月的深情回响。漫步在姆茨赫塔,恍惚步入电影场景的中世纪。石头城却简约而质朴,登之有如在月球。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这些古城和废墟。


——于格鲁吉亚姆茨赫塔

姆茨赫塔(Mtskheta)古城曾是格鲁吉亚最古老的王朝伊比里亚的首都,直到5世纪迁都第比利斯。这座建于铜器时代的古城,处于古代贸易之路的交叉口,并在两河汇合处。作为宗教中心,它沿袭了11世纪拜占庭时期圆屋顶和十字形平面的建筑风格,是中世纪教会建筑的经典范例,也是格鲁吉亚王朝精美艺术和文化的见证。

古城的中心是斯维特特斯克维里教堂(Svetitskhoveli),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地,是格鲁吉亚国王加冕的场所,也是他们长眠的地方。在格语里Sveti的意思是柱子,而tskhoveli表示生命、生存,这个教堂也叫生命之柱大教堂,教堂内饰十分华丽,据说耶稣的披风就埋在教堂下面,还有2⃣️个神奇的关于披风和教堂柱子的传说。看到很多神职人员和前来朝圣的教徒,各种年龄层都有,好像是整个旅程中遇到人最多的地方。

季瓦里(Jvari)教堂建于公元585—604年间,“季瓦里”格语是十字架的意思,对十字架的膜拜是格鲁吉亚人虔诚的标志,这座古老的教堂如同一块突兀的巨石,坐落库拉(Kura)河和阿拉格维(Aragvi)河交汇处一座山的山顶,站在这里俯瞰姆茨赫塔古城全景,可以更直观地理解姆茨赫塔的交通枢纽作用。

Uplistsikhe岩洞城,这个由当时的乔治亚领主建立的城堡位于半山之上,是一座石头里挖出来的城市,始建于青铜时代,公元后几个世纪曾经是格鲁吉亚的政治文化中心之一,有人说这里是格鲁吉亚人的发源地。7世纪阿拉伯人攻占第比利斯后一度成为格鲁吉亚王室驻跸之地,加上临河且交通便利,获得大发展,最繁荣时有20000多人聚居于此。格鲁吉亚12世纪重新统一后首都迁走,地位下降,13世纪蒙古人入侵后彻底废弃。现存遗址是五十年代以来发掘的结果。时间消逝了一切爱恨情仇,只留岩洞仍在展示着历史。这不是一道风景,而是一种震撼。

亲爱的,我们说过以后有钱有时间了,要来一次艺术之旅,环游世界去欣赏那些名画。为了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我开始记录我爱的那些画作所在的艺术馆博物馆。今天,我竟意外地遇到了一个艺术家的作品,笔触稚拙又圆润,画的几乎都是他家乡的景和人,亲切朴素:溪边喝水的小鹿纯净的眼神、穿着红裙的女子流露隐隐的忧伤……能够这么靠近这么安静地欣赏它们,真是幸福啊。你可能知道他——Prosmani,与毕加索齐名唯一可以互换作品展览的画家,孤陋的我是在喜欢他的作品后才知道了他。另,这里的葡萄酒可真够劲。


——7月17日,于格鲁吉亚西格纳吉



西格纳吉(Sighnaghi),格鲁吉亚东部最著名的旅游城市,又名皇家镇,是公元前二世纪格鲁吉亚皇室所在地。当时的国王伊拉克利亚下令修筑,一座被誉为“恋爱中的城市”的城镇,红色的屋顶加上周围自然风光的魅力,好像置身童话中。由于西格纳吉的美丽风光,很多格鲁吉亚人会来这里举办婚礼,镇上的婚姻登记处索性实行24小时制,所以有了“爱情小镇”这么个名头。漫步小镇似乎能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浪漫气息,是很多欧洲情侣度蜜月的隐匿地。小镇还有古城墙,是伊拉克利亚二世下令修的防御工事,现在保存下来大部分城墙和23个塔楼,很多欧美游客到此都惊呼“Chinese Great Wall”。

格鲁吉亚人显然为他们的美景感到自豪,把自己的国家称为“上帝的后花园”,还有个故事:当年上帝给各个民族划分土地时,格鲁吉亚人却因为喝自酿的葡萄酒喝高了,醒来时,地已经分完了。格鲁吉亚人请上帝再分一块地给他们,上帝问:那你们分地的时候为啥都喝醉了?机智的格鲁吉亚人赶紧说:那是为了给您老人家祝福!上帝很高兴,就把自己后花园种葡萄的地划出一块,这就是格鲁吉亚。

因此格鲁吉亚人相信,自己的家乡是酒神最早眷顾的地方,他们血液里流淌的是红色的葡萄酒。考古学家确在格鲁吉亚挖掘出了6000年前用做酿酒的葡萄籽。而传说中葡萄酒的发源地就在西格纳吉,这里有超过500品种的葡萄,和西欧用橡木桶酿酒办法不同,这里的人保存着最古朴的格鲁吉亚酿法——在埋入地下底部锥形的陶罐(Ovevri)里酿酒。我们找了一家当地作坊品尝,尝了一种又一种,它们不似法国葡萄酒那样醇厚圆融,倒颇有些辛辣个性。尤其是,一种叫恰恰(Cha Cha)的烈酒,度数超过40度,是将酿葡萄酒的残渣(包括梗、果皮、葡萄籽)进行一次蒸馏而得的透明烈酒,一口干下去像猝不及防的一个耳光,回味甘醇凛冽,让人难忘。

穿过小镇的中心喷泉广场,来到西格纳吉博物馆,邂逅了画家Pirosmani(皮洛斯曼尼),馆内有他的真迹和成名作,他的画有一种稚拙的真诚,最最舒服的是人少,安安静静地慢慢欣赏,不像菜市场似的卢浮宫。馆内还收藏着很多2千年前的皇室文物。在博物馆买了2张书签记念这个小镇,虽然不认识书签上的格文是什么意思😊。

喝了葡萄酒,熏熏然漫步在小镇的石板路,感受有一种美丽叫古典。

格鲁吉亚还有一道美景不得不提,那就是美女。独特的高加索人种,被誉为最漂亮的人种之一,这里绝对是美女的国度,维秘2018选角面试,19岁少女Tako穿着30块钱衣服惊艳了全世界,Tako就是来自格鲁吉亚。来,让我晒晒我的艳遇😍(最后一张是tako,网上的图)

在格鲁吉亚,我的中国胃倒比较能适应,每餐几乎必见的“Supra”有点像新疆的馕。“Khinkhail”有点类似中国的小笼包,吃之前也须先吸汤汁,不过它不是蒸的而是煮的,里面包着五香肉馅,有一种菌菇馅的特别好吃,但顶部的褶皱总是生的(读音:嘿卡哩)。

“Churchkhela”是一种传统的香肠状糖果,在格鲁吉亚几乎随处可见。主要材料是葡萄和坚果,通过在浓缩的新鲜葡萄汁中反复浸渍长串坚果做成,不同颜色代表不同口味,主推石榴味道的红色和葡萄味道的紫黑色,它是格鲁吉亚的国民零食,世界上最早的士力架。对不喜甜食的我来说,实在太甜了,下不了嘴。读音:楚赤赫拉。

最喜欢的纪念品是陶瓷的酒瓶,价格不高,超市里装满酒的也只合几十元人民币,只是不敢带,怕回到家剩下碎片,最后忍不住还是小心翼翼地抱了一个空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