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杂个(怎么)些了?四月从林芝回到家,整天就坐在茶桌前,独自喝茶,心里空荡荡尼,原同(好象)掉了魂样的,脑壳里只有林芝的桃花,林芝的雪,林芝的水,林芝山,没 交桃花运,且把魂留在了西藏。

四月的林芝美不美都懒得说了,就说说在西藏的心情,那叫当真好过,听的降央卓玛的歌,看的西藏的雪山和草原,车在走,眼在看,景在变 ,那才叫安逸,老实安逸。

当车头调回,驶向回家的路,心情一哈就沉闷下来,心里酸酸的,眼睛湿湿的,路还是西藏的路,景还是林芝的景,歌还是降央卓玛的歌,然而,心情一落千丈,音响里传来的歌声也没来时的感觉。我真的不想回去,我的魂已留在了 西藏。

去了西藏当真会得病,去了西藏真的会痴。中医说:解药是千年雪莲,万年灵芝,

药引是:青稞酒和酥油茶。

时光就是这样无端的走,

风景的尽头是人心的念念不忘,

有些东西都是应时应景,

必定还要回家,回到云南,回到罗平,

落入喧器,隐于尘世,

世俗的喧哗交给了洒精和钞票,

得到唯一的快乐就是飞四后的胡言乱语,

忽然间醒悟,

我不属于这些城市,

我的灵魂还在西藏,

我就要出发,

带着对生活未冷却的热和世间苦涩的悲观,

去看西藏云,西藏的山,西藏的措,

去寻找我心灵放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