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玩石头。

养宠物是勤快人,早晚得遛一遛,剪毛、洗澡、打疫苗针少不了;养花草也是勤快人,浇水、除草,修枝剪叶,基本天天要伺弄一番。出个门,还要交代给亲戚朋友代为管理。

懒人玩石头,最多拿个抹布擦一擦,据说这还是最佳养护方法。擦石头的那个过程,简直就是一种享受,不玩石头者难得享受。出门个半月二十天、甚至半年六个月也无所谓。回来石头还是那个石头,月亮还是那个月亮。


  玩石头,我是懒人。

我喜欢原石,天造地设、原汁原味、朴拙无华的那种。喜欢自然力量的雕镂镌刻,无论是黄河湍激的水,还是大漠凌厉的风,或是高岭土中,年复一年的点滴沁蚀。

懒人自己不喜欢动手,也不喜欢别人在石头上动手。假如我有了动过手的石头,左钻一个洞,右刻一条壑,高手朋友看到,以为是我做出来的,把我看成勤快人,或者说我什么时候变成勤快人了?岂不是毁了我一世“懒”名。

  玩石头,我是懒人。

我喜欢石头的原皮原色,那些五彩斑斓,点线晕染是大自然慢工细活的杰作。倘若把它打磨抛光、做皮喷砂、染来泡去,搞得七荤八素,虽然艳丽炫目、妖娆媚妩,但就像丑女涂脂抹粉、招摇过市,令真正的大家闺秀、名门佳丽蒙羞。何况得一美石不易,闲暇之时不禁会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若日常里擦拭抚摩过程中,就会担心,这些化学颜料会不会有危害呢!

  玩石头,我是懒人。

我喜欢石头的原始质地。天设地造一原石,质本洁来还洁去。追求一种天人合一,自然造化,玩的就是原生态。不管它是火成岩、沉积岩、变质岩。倘若要是搞注胶酸咬、粘合拼接、沁色烧烤,算不算是假冒伪劣呢?

  玩石头,我是懒人。

我喜欢石头自然带包浆。包浆是大自然的岁月留痕。石头表皮在天地间经过长期的物理化学反应,再经过人间烟火熏陶浸润,展示一种岁月的沧桑。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厚重感觉。天天拿个毛刷子跟石头较劲,蹭来抹去,嘴来还要唱着:刷你千遍也不厌倦……,一看就是勤快人,勤能补拙,也能补包浆不到位,这叫跨越式包浆化,无可非议!可有的玩家愣是拿着石头在胳肢窝、脑门、脸颊上做亲密动作,以增加油润度和包浆厚度。爱石之心固然可钦可佩,可这石头还交流吗?那就自己玩玩算了。

  玩石头,我是懒人。

因为懒,所以很少玩大石头。因为力量所及,不玩搬不动的石头。家里都是三十公分以下的,摆到架子上几年也不想捯饬。当然,灰尘还是要勤拂拭的。

玩石头,我是懒人。

由于个人偏好,钟情那些密度大、质地纯,矿物成分多为硅质的水冲石、戈壁石,包括漂洋过海来看你的各类玛瑙。这些石头不用经常打蜡增光,上油保养。懒人要有懒办法。

玩石头,我是懒人。

懒人还喜欢底部天然平的石头,随便找个平台就可以放置。不是怕做底座花钱,也不是做的底座总是不满意,主要还是懒得量尺寸、拍照片,改来改去的太麻烦。

  玩石头,我是懒人。

懒人买卖石头不会讨价还价,也懒得磨叽。你说个天价,我看看说:石头真好,然后走人;你说个价差不多,我也还个不大差的价,行就行,不行再看看你别的石头,或者别家的!

  玩石头,我是懒人。

鉴赏把玩石头,多少都会有点感触,给石头写点文字,也懒得长篇大论。短文有时候也写的牛头不对马嘴,其实是肚子里墨水有限。写的观点对与不对呢?读者自辩。本自知多有谬误,因是懒人,懒得修正辩解!只要能博诸君一笑,足矣!

有一种懒,叫宠辱不惊。

原创:闲云野鹤【刘耀】

文中石均为笔者所藏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