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棉花堡,驱车赶往地中海度假胜地安塔利亚。

  红色安塔利亚,奥斯曼古城环抱罗马时代的地中海港口城市。 波斯人、马其顿大帝、亚历山大、罗马帝国、拜占庭、塞尔柱、奥斯曼的轮番入主,给安塔利亚带来不同的建筑特色与文化风情,使它有了一种混血之美。

位于城中心的清真寺宣礼塔,由塞尔柱王朝于13世纪建造,距今已有800年历史,已成为安塔利亚的象征。

怎么知道它是塞尔柱时期的建筑呢?因为只有塞尔柱时期的宣礼塔才会是孤零零像烟囱似的只有一座。

这座伊斯兰风格的钟楼是老城区的指南针,原本属于古城墙的一部分,现在独自耸立。如果在曲折的小巷里迷路,看到钟楼的方向就可以找到方向。

钟楼旁边,穿城而过的有轨电车道上,骑单车的人与叮叮当当的电车共用一个车道,别有一番风情。

古朴的有轨电车,两节车厢,木制座椅,缓缓行驶,通往安塔利亚各个主要的游览点。

阿塔图尔克大街上,路边的桔子树上硕果累累,路上行人视若不见——土耳其人不吃桔子?我情不自禁脑补了一下这种情况在天朝的场景:路边树下会不会是一地桔子皮?

兜兜转转,来到哈德良门前。 公元130年,罗马皇帝哈德良到此视察,修建了属于他的凯旋门——哈德良门,现在为卡勒伊奇老城的正门。

这座由大理石打造的门坊,三道拱门和门柱上精美的雕刻还清晰可见,周围仍残留着部分古城墙。

跨过哈德良门,就迈进了卡勒伊奇老城区。

卡勒伊奇老城里,街道蜿蜒曲折,狭窄交错,传统的奥斯曼石城红瓦木结构房屋错落有致,艳丽的三角梅穿墙越巷招摇绽放,让沧桑的老城,另有一种浓烈的热情与活力。

阳光温柔的安塔利特有的地中海气候,一年中有300天都是艳阳天。  

明媚的阳光,在小巷间制造着光与影。

奥斯曼风格的老房子,每一栋都可以入画。

老城区的风情在于:你在同一个地方,既能感受到饱经沧桑的历史脉络,又能体验到生机盎然的现代生活,让人在对历史的尊重中更加热爱生活。  

从北逛到南,卡勒伊奇老城南端直抵地中海岸。

在山崖上的海边公园上,凭栏远眺,地中海湾的波光云影,远山苍茫。


刚从老城狭窄的小巷里走出来,地中海大片明媚的蔚蓝色扑面而来,顿时觉得天地辽阔起来。

安塔利亚依山傍海 ,托罗斯山绵延起伏一直延伸到地中海边,形成险峻的岬角和宁静的港湾。

安塔利亚海港叫做“罗马港”,想来是因为它由古罗马帝国时期所建的原故。从公元前2世纪开始,这个港口两千年来一直是安塔利亚最重要的对外交通要道。

今天的罗马港不再承担远洋航运,转而成为游艇聚集地。为招揽游客,游船被打扮成中世纪帆船的模样。

土耳其人都特别喜欢安塔利亚,这里不仅仅是土耳其人旅行度假的首选目的地,也是全世界排名第四的外国人旅游目的地。

流浪艺人似乎也更喜欢地中海的阳光。

因为安塔利亚消费比欧洲低得多,但是度假舒适度又不输地中海其他海滨城市,所以,选择在安塔利亚养老的人也多。

人们喜欢安塔利亚,除了古城、阳光、海港,还有周边的众多古迹。

其中,阿斯潘多斯圆形剧场代表了古希腊罗马时代的璀璨辉煌。

阿斯潘多斯圆形剧场在安塔利亚郊区40公里处,是一保存完好的东罗马帝国早期建筑。

剧场的半圆直径长达96米,硕大的石块,高高的穹顶,精美的雕刻。

顶部有贯通剧场的环形穹顶走廊,内360度俯视剧场众生相,外360度海天山色一览无余,从顶向下,巨石砌成的层层看台渐次收敛于戏台。

阿斯潘多圆形剧场声学设计无与伦比,其音响效果号称银币落地,清脆之声满场回荡。

坐在看台上,抚摸着上千年来被打磨的无比光滑的石面,感慨古罗马人的智慧无边。

土耳其国父阿塔尔图克在建国之初,来到这里参观了剧场后说,要让我们的孩子看歌剧,让他们从小就懂得文明,做有修养的人。所以这个剧场直到今天依然上演歌剧,而且孩子一律免费。

何止是孩子看剧不要钱?土耳其人看病也不要钱。孩子们上学只要是国立学校统统不要钱。

在阿潘斯多圆形剧场坐到夕阳与月亮相映生辉,竟然想到了“我们的中国梦”:上学何时能不要钱?

回到驻地,酒店就建在地中海边的悬崖上。

海风拂面,晚霞正艳。

在地中海边的安塔利亚酒店,见识到了土耳其人玩的“洋麻将”。

地中海的阳光,让安塔利亚岁月静好。

谁不愿意在此虚度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