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满行囊》——孤独的灵魂,真爱的相遇

2018.09.12 阅读 990

文/水墨秋言

图/电影网络

  “妈妈,我的生命中多了一个人。” 这是我看完这部电影后听过的最美好的话。 曾听过有一则寓言,《我的兔子叫伊凡》。然而,这里,伊凡不是一只兔子,他是一个神经病,是十岁的小女孩贝蒂捡到的一个神经病。

  贝蒂住的地方有些冷清,甚至有点恐怖,周围都是常年未修剪过的杂草与灌木,高大参天的怪树,幽暗深邃的丛林,也只有一所房子孤零零地藏在这些中间。这房子也只有一个邻居,而它的邻居,是一所精神病院,被厚重且生锈的铁门和高高的围墙围绕着,里面圈禁着的是各种奇奇怪怪的灵魂。 贝蒂住的房子是一幢有些破旧的双层小楼,房子里有没灯的冰凉阴森的杂物间,里面有掉了眼睛的残破娃娃玩偶,那玩偶漆黑的眼洞里,像是随时会有蜘蛛爬出来,还有,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哑巴保姆。 电影所描绘的这一切,都让人打从心底产生出浓浓的孤独感。而这孤独感,其实就是小女孩贝蒂内心世界的映射。

  精神病院是贝蒂父亲工作的地方,这份职业是他的理想,也是他内心大爱的寄托,作为一个医生,他是真心想要帮助和包容每一个病人。 母亲的妆容,始终是精致的,得体的衣服、艳丽的红唇,与这乡下破旧不堪的环境格格不入,很明显,她不属于这里。 贝蒂父母的冲突,让这里充满了无止境的争吵,姐姐艾格妮是贝蒂唯一的朋友,可是,就连这唯一的朋友,也抱着对外面世界的无限向往,决然地离开了家。

  伊凡,正是从爸爸的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当他躲在灌木丛里瑟瑟发抖时,贝蒂发现了他,并将他收留在了一个小木屋里。 伊凡像一个孩子一样简单,他成了贝蒂唯一的“精神伴侣”。

  这发生的一切看似很平静,假如镜头没有对准这个十岁的小女孩,你无法想象贝蒂在承受着什么: 那灵异的布偶和阴深的鬼屋,让贝蒂年幼的心灵充满恐惧,却始终没人给予她需要的安慰。 她最信任的男同学,利用她的信任和想象力来捉弄她,联合全班同学嘲笑她。 农场主要杀死一只叫做史奴克的狗,她求着放过它,她必须说服父亲用钱把狗买下来,然而父亲始终不肯同意。 我不敢想象,此时十岁的贝蒂内心有多么恐惧与伤心…… 只有伊凡,不会怀疑她、不会欺负她,并愿意陪伴她。但因为警察的追捕,伊凡不得不离开...... 伊凡离开后,贝蒂伤心到极点。贝蒂曾经觉得自己也变成了精神病,因为她无法适应这种生活,而当伊凡这个最后的安慰也离去的时候,她已经濒临崩溃,已然生无可恋。 贝蒂,这个十岁的孩子,她有着那么丰富的内心世界,她敏感浪漫,想象力丰富,简单又善良,却始终没有多少人想要认真地看看她的内心世界。 她无条件地把内心的爱给予了周遭的生命。 一门心思地拯救一只丑陋的狗, 死心塌地地把脸上有胎记的异类男同学当好朋友, 一心一意照顾得了精神病的伊凡, 甚至,为死去的青蛙难过, 可是,最终收获的只有,孤独。

  这真的很讽刺。 一直说着爱她的姐姐,离开家后乐不思蜀。 一直说着爱她的妈妈,去城里追求自己的生活。 一直说着爱她的爸爸,只会主观地想要给她建造一个游乐房间,却始终不肯为她赎回一只她最想要拯救的狗。 因为脸上有胎记而被大家孤立的小男孩,为了取悦大家,戏弄了贝蒂。 而唯一给予她陪伴和善意的,却是一个疯子和一条狗。

  我不禁想问,究竟谁才是疯子,谁才是正常人呢? 这世上都是疯子,这世上无人懂我,那我便带着我珍爱的仅有的一切离开吧!带着一个疯子,和一条狗,她离开了家,踏上了旅途。 彼此温暖。这世界如此之大,偏偏只能找到一 个你,两个孤独的灵魂就此相遇了。 只有你,可以回应我的付出,也只有你,可以消除我的恐惧,我们是彼此的全世界。 为了你,我愿意穿过恐怖的暗夜,送你逃离那些正常人的追捕。 为了你,即使穿过丛林归来,也不能丢下你而独自离去。 她说:“妈妈,我的生命中多了一个人。”


  我想,这种疯狂的浪漫,大概也只有在孩子的世界里才会发生吧。 不去考虑物质,不去考虑现实,也不去考虑未来,只要我爱的人在我身边,便可以不管不顾抛下一切默然离去,即使风餐露宿,我也可以和你开始新的生活。 你是否也有过孤独的童年,亦或你是否仍然孤独着,只是,如今已长大的你,无法像贝蒂那般任性又纯粹地抛下一切,背起行囊决然离去。 又或者,你没有“伊凡”,也没有“史奴克”,你像贝蒂的父亲那样的孤独着,看不到别人,也不被人看到,在成年人的牢笼里挣扎着。 突然有一天,你看了一部电影,一个小女孩、一个疯子和一条狗,你的内心深处会泪目。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贝蒂都能与伊凡相遇。

(2018年9月12日,浙江金华义乌,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