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弄凉

出镜:雅萱

配文:瘦雨


金织嫁衣,一如当年,羽裳红嫁衣,池塘深深,荷花点缀,红鲤灵现。

有文记载:古有人家喜修宅院,院中池塘深深,一派气象。塘中红鲤十数载有余,撒食些许,一跃而出,摇鳍摆尾,甚是灵态。家有小儿长成,喜生灵百物,平日里百般照顾,日日滋赏。


池塘碧水,锦鲤红妆,晨雾淡烟,笼罩错落在荷间。小儿抛食饵,清波起涟漪。

一袭彩云一片霞,锦鲤百媚生。


相遇时分,总有梦境中的钟情,钟情染遍暖意。小儿每日眷顾,锦鲤自然多情。密匝的心事,早已萦绕水波,涟漪轻漩,传来淡淡的相思。


清荷开始枯萎,这季不知为谁愁?时光隧道里,早已洒下一路芬芳,一路花瓣。


三生三世的缠绵,一泓温软的香锦,绵绵柔柔,美妙的诗行却有苦涩。


没有九曲廊桥,没有风帆过尽,只有一池的眷恋,痴了盼望,清寒了相思。

何处惹尘埃,池塘香魂多幻影,只在天水咫尺。


不安的涟漪,似乎是锦鲤心境的旋律,娓娓动情,撩人心弦。世事无常,精灵莫测,流年弹指一挥间。


晨雾打湿了寂寞,残荷随风吟。

心灵的弦声,莫留岁月浅唱。


(一曲恋歌《嫁鲤》,隐约传来一句唱词:我非善类,若是喜欢,必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