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美术评论家高伟川师母新作:"我与美相遇"。


导读: 人生如同谱写乐章,人在美的引导下,可以把偶然的事情或突发的事件变成一个主题,然后就可以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犹如作曲家谱写奏鸣曲的主旋律,人生的主题也在反复出现,重演,调整,延展,人就是在不断的根据美的法则在谱写生命的乐章。记得有人曾经说过,有一种方式会让你知道与美相遇的精彩,那就是你会有一种"交流的感觉",鲜活的生命一定有一种与美相遇的经历和心灵深处的交流。英文 "Beauty" 这个字来自希腊文的" kalen",是呼召(call)的意思。好像在一种生命中美感的经验里,我们会经历到一种神对人心灵的启示,是在对我们的内心极其复杂情感与感受的一种心灵的诉说。  


我与美相遇

高伟川


最近我的《灵魂之歌》一书出版了,里面收录了许多我在一些年日积累的一些美评文章,主要是世界名画欣赏以及我的见证分享,受到很多读者的喜欢,也因此就有很多邀请分享艺术与信仰的讲座,很有意思的就是很多人不喜欢听教会讲台的讲道却喜欢我用这个方式来讲信仰,我想神也是非常的幽默,祂的道,祂的爱就如此这般用不同的方式被传开去,因为神创造的奇妙,我的传道生活也不断被神增添许多色彩的斑斓。


人生如同谱写乐章,人在美的引导下,可以把偶然的事情或突发的事件变成一个主题,然后就可以记录在生命的乐章中,犹如作曲家谱写奏鸣曲的主旋律,人生的主题也在反复出现,重演,调整,延展,人就是在不断的根据美的法则在谱写生命的乐章。记得有人曾经说过,有一种方式会让你知道与美相遇的精彩,那就是你会有一种"交流的感觉",鲜活的生命一定有一种与美相遇的经历和心灵深处的交流。英文 "Beauty" 这个字来自希腊文的" kalen",是呼召(call)的意思。好像在一种生命中美感的经验里,我们会经历到一种神对人心灵的启示,是在对我们的内心极其复杂情感与感受的一种心灵的诉说。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人们常常会对深深触动自己的艺术家或创作者倾心仰慕,或渴望和一个内心敬仰的作者见面。因为感受到其创作者的作品或文字,好像说进了自己的内心深处,好像他和他们的作品就仿佛是在对自己说话一样,我们会面对一幅撞击我们心灵的作品迟迟不肯离去,甚至我们会反复的去看,去思想,去体会,除了欣赏,思想,体会……其实就是那种内在灵魂的一种深深的交流,绝不是肤浅的敷衍,二此时无声却胜有声。现代的忙碌人群是体会不到这种灵魂的交流的,忙碌的人群需要遇见美,与美交流,人们的心才会被触碰体味美好。


我们也都有被艺术或文学作品"唤醒"的记忆。当每次美的撞击来临的时候,都会带著一种意外的惊喜,好像唤醒我们沉睡的那已经麻木许久的感觉。透过我们的灵魂的窗口就如同上帝创造的我们五官的功用:我们的听觉会被音乐犹如山中的鸟叫、远处的鼓声震动心灵的一种内心激情的感受。我们的视觉会对美丽的风景的颜色、光影从眼目的滋润进入到内心神圣的向往之情,我们的触觉会被冰冷坚硬的或温柔柔软的感受触摸,冰冷的或温暖的以及粗糙或精致的影响我们整个人的生活状态,我们的味觉在品尝咖啡、冰淇淋、麻辣火锅的时候有着不一样的内在情调的感觉,我们的嗅觉如闻到玫瑰花的芳香味道、烤面包是散发出的迷人香味、新剪的花园草地散发出的特有草平清香味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让我们心旷神怡,精神爽利,灵魂苏醒,我们可以很真实的感觉到天与地,人间与天堂间的诸多美好与丰富,神一切的美是无法用有限的文字语言可以准确地表达出来的,我们的灵魂需要美的滋养,需要超越文字语言的交流,对一个曾经迷恋艺术的我走一条十字架的传道之路实在需要与上帝的美不断的相遇,传道的路就充满美丽的芳香气息,在去年癌症的经历中遇见上帝的美,癌症也变为美丽的花朵。

神所创造出的美所唤醒的,不只是我们对生活细节上的美好感受,生活的细节都是美丽的点缀,神所创造出的美所唤醒的也不只是对一些过去已遗忘的一切回忆,更不只是对自我的不完整的认识,其实我深深的觉得其更多的是可以唤醒我们沉睡着的灵魂。我也常常被一些文学作品或艺术作品中的说不出的美,唤醒我沉睡中已经不知不觉的被岁月中耗尽的灵魂对美的深深的追寻的渴望。我非常敬仰的艺术家达芬奇作品中的沉静、抽象艺术大师毕卡索的那种说不出的变形的扭曲、梵高作品中那情感中的燃烧,高更艺术中的提问方式,米开朗基罗的艺术创作的力量,巴赫音乐的震撼力量,贝多芬音乐的悲剧撞击的力量等等都是那样深刻而鲜活的在喂养着我心中那想像力的饥渴,我发觉我的灵魂就像一个干枯的土地需要上帝美的滋润。


我越来越清楚的看见并感受着埋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美的里面最深的一种呼唤,那一定是在引导我们思想我们的造物主之伟大的情怀。我可以很肯定的说每一个艺术家作品的创作都是对伟大的在造物之主上帝奇妙的创造的一种心灵的回应,艺术的美一定是可以唤醒世人并引领世人来认识这位伟大的艺术之美的源头,上帝是真正的伟大艺术家,祂是一切美的根源,我与美遇见的时候,上帝的作为就在我身上永不停息的发动着,沉淀了许许多的年日,滋养着我干枯的灵魂,沉睡的灵魂……


我想每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创作的使命必须是为着唤醒世人认识宇宙之主,否则苍白无力,因为上帝不只赋予人们对美的欣赏力,也赋予人们对美的回应力。这回应的能力,就是人的创作的动力与创作的智慧和灵感的流露。文学、艺术、音乐、都是对上帝创造的内在的一种灵魂中的内在心灵的回应。每一个作品都在表达造物主的一种背后的心灵投射,生活投射,因为这是上帝创造我们的时候所赋予给我们的潜在能力。在许许多多艺术家的创作里所表达的精意就是上帝创作的最精美的作品"人"的丰富的情感。在创作过程中,创作者其实自己也在挖掘、发现和更深入地进入上帝创造的核心。然後再用各样的方式来"翻译","解读","诠释"……并传达所发现的美以及洞察。这是延续创造的一部分。


因此,我觉得基督徒艺术家创作者的呼召,就在于和至高上帝的同工同行。对上帝所创造的宇宙和其中所有的设计、美感与丰富的展现,在于要摇醒世人认识上帝,进入上帝生命的链接。上帝的創造就是藝術。生命是詩,是畫,是琴聲,是搖籃,是迷……藝術家永遠創造不了真正的"生命",而偉大的"生命"卻創造了偉大的藝術,若不是生命的美好與永恒,藝術早就死了,枯萎了,若不是耶穌基督重造的新生命的無限活力的美好,藝術遲早是要枯萎衰微的,沒有靈魂超越性的藝術只能是蒼白無力的,与白纸上的涂鸦并无两样。


什麽是真正好的藝術語言?这是历世历代藝術界一直爭論不休的一个问题,我想一幅好的作品首先是藝術家的心靈自畫像,灵魂的自画像,是与神圣对话的,畫家的内心生活其實就是一首"靈魂之歌",这也是我出版的书的名字《灵魂之歌》的意义,艺术家应该是背負着歷史的責任,使靈魂震撼的正是那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藝術家是真理的傳達者和守護者,藝術家的責任便是像歷世歷代的先知那樣敬虔地傳達着,守護着神聖而永恒的領域,展呈生命内在的靈性,重建靈魂的家園。偉大的作品也總是與深刻的情感聯係在一起的,穿透現實而找到其歷史之根,完成其靈魂的使命。神有最大的手筆,有着最高的品位,也有着最慷慨的饋贈給與你也給與我。


作家毕德生曾说过:美永远不只是我们五官感受,也是指向超越五官的记号一种深刻和广度。美里面有对"更多"难以言说的经验,在那更多与超越里,我们辨识神。艺术家若能唤醒我们已筋疲力竭的感觉,帮助我们注意到这些,就是福音的布道家。……美永远不"肤浅",却是善和真的启示。美在我们意识里释放出来的光芒,让我们能意识到神的神圣之美。每一天在上帝的眼中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虽然平凡,但当我翻阅过去的星星点点的时候,那就像是在水中漂浮的落花一样,每一朵都有生命的记录与光彩,仿佛悠悠的记忆与轻柔的歌声,我想上帝存留我在地上的日子结束的时候就是完成祂托付我的使命的时刻,我相信当那日我会飞到天上与主面对面相遇在美的光中,十字架胜过了一切。我很喜欢贝多芬曾说过的一句话:"把神的光播照于人群,没有比这更崇高的工作。"这就是我与美相遇的喜乐生活的全部诠释。


若是艺术家的创作可以把我们的人心引向神,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传道人了。艺术创作者的灵感是来自神圣的启示,艺术家们与上帝同工一起与这个世界对话。当一个艺术家发现美的惊喜就是对生命的一种体会也是是心灵与世界,与生活,与现实人生的对话。我相信这是上帝的创造,是上帝放在人心灵里的渴望的引导,上帝希望把人带向神圣的领域,使得我们活出被祝福的恩典人生,是在地如在天的天家永恒家乡的投射。我在传道的路上不断与美相遇,看见上帝在人心中布下奇异的爱的艺术,生活就是上帝美的创造,期待你我在每日看似平凡的淡淡生活中与美共舞。


(首发《追求》杂志1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