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又一个季节的边缘,手温突然就冷了下来,像流水突然就漫过井台。 那些掉落的日子,被秋风凌乱成一把苍老。


摄影:周兵

文字:眠空

景地:八宝


  天气凉了。 生命也渐渐凉了。 你看枝头曾经绚烂的叶子,已经在准备着落幕的剧场。 风的线条如此鲜明。当我望向你,便看见了整个冬天。


  他们说人近中年,就再也捡不起明亮的眼神。 当然还有掉落的头发。咕嘟咕嘟熬煮的悲喜,合着黄芪枸杞,搅拌成自欺欺人的良药。


  一些梦境。 鸟儿总是三五成群的停在树上。 隔三差五地抑郁。 亲爱的,那不是矫情。生病的蘑菇,熬煮成文艺的鲜汤。


  再爱我吧,用雾霭中仅剩的一丝缝隙。 用青草上滚动的露珠。 用翻滚的小米粥的温润。 用沾在衣襟上的一根棉线。 用那些借助悲悯喊出来的疼痛。


  很多用旧了的东西。 日子。爱情。自己。 今日借寒霜清洗一下,用很多的力气,洗成发白的棉布。 很柔软。 我拿来擦洗五脏六腑,直到灵魂也变得透明。

然后,远方也就变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