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9 阅读数 1099

  走过的路,当某一天驻足再回望时,透过那些散落在时光里的碎片,或许会发现、会收获到甚么。我想,这便是作人的一种趣。

茶馆,便成为那些有趣时光碎片的最好釆撷之处了。

  说起茶馆,在我国恐怕要数四川最多。但凡城里或乡间小镇,不管时代怎么变迁,至今仍还保留着这一休闲的生活方式。当然,四川人把喝茶作为时光的一种消遣,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在四川人眼里,茶馆这方天地,其实就是一个大社会的浓缩版本。

士农工商、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只要你一走进茶馆,其身份都是平等的一一茶客。进茶馆喝茶的人,不管是生人或熟人,只要你一走进来屁股落座时,便会有人面带和善的微笑,冲堂倌大声地喊道:“幺师,这位朋友的茶钱我给罗哈,不准收他的"!如果新来的不好意思执意要给,跑堂掺茶的幺师就会满脸笑扯扯地对他说:“今天就听他的,下回来你再给就是哈”。对此,新茶客只好从座位上抬起屁股,对代为自己付钱的人一作揖说道:“朋友,多谢多谢了"!

就在这种融恰的喝茶气氛熏陶下,不管你来自何方,也不问你姓甚名谁,大家几口茗汤下肚,玄龙门阵一摆,一会便成为无话不说的茶友了。

老式的茶馆,不像如今格调高大上的茶楼,让以喝茶打发无聊时光的一般普通人望而生畏。凡常去茶馆泡日子的老茶客,最钟情的还是那些隐居于背街陋巷的原生态茶馆。

啥叫原生态?拿现在而今眼目下的一个时髦字来说,就是一个土。何谓土?场地接地气,吐吧痰口水没人说你不讲究环境卫生,这是其一;烧水壶的灶是碳火灶,用的水是山泉或阴井水,水壶是铜制的或铝制的,茶碗茶盖是陶土的,桌子是木头做的,椅子是竹子的,这些行头其二;再说,一般光顾的常客,都是四邻八转的老相识,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心中都存对喝茶的不解情结,这是其三;这其四嘛,就是凡来茶馆喝茶的人,大都是社会低层人物,来这里都是消遣寿缘的,不像那些高端茶楼充满了商务氛围。每个人都可以上下五千年神吹,天南地北乱侃,东家长西家短骚说。只要图个高兴,你精神好随便咋说,都没人来打断你的兴头,更无人取笑你无知,倒反觉得你这人十分的有见识和有趣,时不时冲着你竖个大拇指:“唔,哥老倌,不谙你的水还深哈,再呷两口,请接着摆起走"!

  茶馆坐久了,便自然会生出瘾来。啥子瘾?泡茶馆的瘾嘛。我当年无聊时,就时常随一帮朋友去泡茶馆,结果没几天,便生出不去茶馆坐一下,心里就感到不自在起来。再说了,经常一帮在一起喝惯了茶、冲惯了壳子的人,如果有一、二天不打照面的话,人家会以为你肯定是出了啥事,见了你就问咋不来了,有啥子事给绊起了,弄得你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其实,这就是茶友之间的一种友谊,它与那种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功利需求,是毫无关联的。

可以说,在这种土茶馆喝茶的茶客,其胸襟都很坦然,少了些尔虞我诈,多了些以诚相待,或不是亲兄弟也胜似亲兄弟了。这,便就是坐茶馆消磨闲暇时光的好处。

纵观老式茶馆,说它是最本质的娱乐或社交场所,这点也的确不为过。凡但一些江湖艺人,一技谋生者,他们都将茶馆视为谋生之地,这是太普遍不过了。甚么讲评书的,只要他把惊堂木“叭"地一拍,满堂的茶客就会绿眉绿眼盯着他,听他口如悬河讲半天,不但不觉得耳朵累,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內心快活。

那些川剧票友只要锣鼓一打响,不管他唱得板眼对不对,嗓音是薄是厚是嘶是哑,只要是锣鼓点子敲得顺溜,茶客们听得是一个二个地摇头晃脑,如痴如醉似地一个劲拍巴巴掌“:老俵,你唱得硬是个巴适得板,太不摆罗,再来一盘"!

“哥子,掏个耳朵咋样?包你巴适安逸"。

“幺麻子,我这菸子烟还有些劲仗哈"。

“长三嗦,这牌我割罗"!

“来半斤糟花生,反正图混个口香嘛"。

“土生,打二两蔗渣酒来,就着这粑葫豆倒盘瘾,要不然,这脑壳要钻瞌睡虫了"。

“唉,老耷娃,我这双皮鞋是孬了点,你昨天才擦了麻,咋又跑来要我作贡献喃"?

“噫,老K,你这乾隆瓷碗不会是高仿真歪货吧?哼,你娃那点B门,哄得倒我"!

“邱烂眼,你说实话,昨晚是不是又让田寡妇给挡在门外头了"?

…… …… ……

常坐茶馆的,一来是混个脸熟朋友多,没事日白淌涎图个开心过日子。二来嘛,日子一久,就是木棒锤一样的人,听得多见识得多了,就像常言说的“也会翻几下跟头"。

“啥,我在摆玄龙门阵?你慢慢听我说嘛"。

前些年,在四川的成都府,就有一个姓李的哥老倌,因长年拉架车没球事就往茶馆里坐,久而久之,龙门阵听得多了,脑壳里装了不少的故事段子,后来干脆甩了架车不拉蜂窝煤球了,索性四处跑烂滩讲散打评书。嗯,几滚几滚下来,还真是成了名震全川的散打评书大师,连央视都请他去讲了几盘。现在他咋样?告诉你,门下弟子打堆堆,坐着不动都有人给他数票子,请吃这请玩那,时常出入高档会所,比你逛菜市场还随便,那派头硬是坤得一个邦老,你不得不服嘛。你说,这是不是茶馆培养出的人才?这是不是坐茶馆的好处?

  四川的茶馆,就是一种慢生活做人节奏的象征。

四川茶馆的主题,就是一种水与茶文化的体现。

都说四川人长得不高不矮是三板板料子,性格又不急不慢,脑壳特别好使,说话温和有礼,做事勤劳认真。我想,这大概与他们祖祖辈辈善饮茶有关吧?

茶,是一种蕴含着佛道儒玄妙内涵的社会文化,更是一种四川人挥之不竭的乡土情结。 这,便是千百年来,茶馆遍布巴蜀大地而经久不衰的缘故所在。作为四川人,当为之引以自豪。

  时下,植于吾心目中的那些老式的、平民的、大众的和散发着真正茶文化的茶馆,随着时光的流逝,已越来越不多见,取而代之的便就是越来越多,那些多了些许商务味道,少了些许人情味儿的各色茶楼,这对一生钟情于茶文化的人士而言,无疑不是一种做人的隐痛……

☆戊戌年仲秋是夜偶作于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