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普神山,是一处“绝对大隐隐”和“绝对爆破力”的硬风景,它有着远古般史诗气质,托举起这样的符码:萨普是神山图腾,是神山偶像,是西藏的根系,在人间专事馈赠神的气息。 萨普神山,是“老西藏”都知之甚少一个神秘的角落,本地人也极少到达,近两年,它才昭然于世。

  萨普神山海拔6956米,是喜马拉雅主峰北部念青唐古拉山脉东段最高峰。它坐落在那曲地区比如县羊秀乡普宗沟内,从比如县前往,单程150公里,驱车约需五小时。 这是一条典型性越野车线路,蹉跎道路多,有坑洼泥泞的狭窄搓衣板路,有涉水前行的砾石路,有直上直下的松软土坡,有难以会车的山道十八弯,道路两旁,一边是雨季容易塌方落石的山崖,一边是湍急的峡谷河流。这一切合力筑起了此地的“蜀道难”,为萨普神山遁迹于世外,提供着天然屏障。

  它,终年白雪覆顶,爱在云山雾罩里“犹抱琵琶半遮面”。融化的雪水,从山顶缓缓流下,形成撒木措圣湖,组合成“神山圣湖”的标配。湖面上漂浮着冰川,给人仿佛已抵达南北极地的错觉。开满黄色小花的草甸,铺陈于山谷湿地。这些“软”植入,给“硬通货”神山灌输了人间气息和文艺光芒,为神山汇入真实的世界,开路。 这是一座让人一眼,便能产生敬畏之心,谦恭之情的山脉。是当地人涵养生命,栖息信仰的地方。在这里,五体投地,匍匐于大地,是最虔诚和最舒服的姿态。


  萨普神山的神性光辉,在我身上的直接反应是:所有的高反不适,在此烟消云散。此后的行程,无论道路再艰险,行动再蹦跶,说话再喧哗,海拔再高企,一律不再高反。 对它,我有“有多近走多近”的亲近感,但它似乎可亲不可近,仿佛咫尺,又好像天涯。 转山盛行于藏地。据说转山一圈,可洗尽罪孽;转山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转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 萨普神山,腹地深阔,转山一圈,约需5到6天。这里,目前仍处于原生状态,游客只能深入5-8公里。但对于当天往返的游客而言,这样的一段路程,神圣足够,激发你想完成一整套的转山仪式,转经,打坐,献哈达,膜拜和磕长头,致敬神山。

  神山内,有熊出没,有狼晃荡,还有野狗(有时分不清是狼还是狗),有发生贴面遭遇战的可能,假使了,看造化。据说野兽能嗅到人的恐惧气息,万一遇见,有经验的人士告诫说:不要害怕,不要有过大的肢体语言,不要后退,后退就等于承认自己是猎物。大胆地去凝视野兽的眼睛,与之僵持,少则几分钟,多则半小时,当它不觉得你有危险时,就会走开,毕竟这里的野兽不缺食物,搞定在草原上到处串洞的土拨鼠,远比搞定一个人要轻松得多。 藏地四处可见外表狂野,内心温和的牦牛,但是萨普神山的牦牛,外表和内心同步狂野,所以前往神山时,尽量避免穿红色系衣服,靠近体格庞大的牦牛,否则被它一个后踢腿,让你站不起来的事故,随时可能发生。

  入内,禁止汽车通行,得坐规定的摩托车,每人120元。搭载我们的四个藏族小伙子,个个都是快车手,一脚油门,轰鸣声起,摩托车随之“呼”地冲出去。他们娴熟地显摆着车技,惯用伎俩是甩着轮子不走正经道,轰着油门爬陡坡,但是到了我们极想拿出相机拍几张的区域,随我们呼一声“停”,发动机立马便能在几秒之内从急促的运转中,嘎然而止。 其中一辆摩托,自带音响,一路放着高亢藏歌,与摩托的轰鸣声,搅和在一起,动静山响。配音小伙们逍遥骑士般,绝尘来绝尘去的身姿,很有追风少年,“朋克”流浪潮的画面感。那状态,又似当年我们青春洋溢时,观看吉普赛大篷车车队经过时的电影场景,记忆如瀑…… 摩托车版的神山体验,其经典性,源自于有一种我称之为 “亢奋而又迷幻”的感觉,全程,一直在。

  山内的三小时,我们直面了这里的万千气象:忽暴风骤雨,忽阳光和煦,忽乌云压顶,忽彩虹当空,无论何种天气,我们的风发意气,豪迈状态,丝毫不褪。时间于此,显得特别新鲜,丰富和绵长,看来,时间的长短,感觉的厚薄,都是由内容决定的!

  我们在此遇见了3位藏族游客:德勒,卓恰和柴旦。感谢他们在转山时的配合出镜。 感谢搭载我们的四位藏族摩托车手:阿布,落旦,拉松和翁旦,拉风地将摩托车开成了敞篷跑车感。感谢游览结束后,他们免费给我们提供的温暖牌酥油茶和点心。感谢搭载我的摩托车手阿布,不但驾驭技术快而稳,还全程帮我背相机。

文字和风光拍摄: 我

人像拍摄: 追日mx

出镜: 我,华影,小塔儿,三位藏民德勒,卓恰和柴旦,四位藏族摩托车小伙阿布,落旦,拉松和翁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