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叶秋方知一夜愁

2018.09.08 阅读 2506

  清晨,银杏树随风飘下一张叶子,金黄色的,像是女子华发上的金钗,这是秋天送给大地最美的礼物。秋天之后便是冬天了,一切的一切又回归到凋零的起点,秋天的“愁”便是在心中默默奚落。

  当我们人生成为秋雨梧桐叶落时,又是怎样眷恋这个季节?大地逐渐萧瑟,生命一点点衰落,仿佛是一座王朝从盛世划过,遗留下的烙痕被灰尘所遮盖。


人生如同杜丽娘一样的伤春又似宋玉一般的悲秋,所有的酸甜苦辣都赋予春恨秋悲的寄托。凉凉秋风吹走夏日的酷暑,显得十分宁静悠远,一曲《春花秋月》成为涤荡在世人心中所属的期盼,清香、梵音、钟声、佛经,写入秋色中的真谛,读起来仍是抑扬顿挫、朗朗上口,所悟出的意境,也非同寻常。

  鸿雁南飞,与落日为伍,大地上的农忙又开始了,沉甸甸的稻穗终于肯弯下腰来,接受农民的洗礼。又是一年的丰收季,终于可以实实在在的庆祝一番,于是很多人家挑“金九银十”作为婚嫁的吉兆,可以用刚成熟的瓜果招待客人,也可以用古法酿造的桂花酒来迎接一对新人。


这时候的江南总是绵绵秋雨,总想遇见丁香般的姑娘,丁香姑娘一定会是在石板小巷中徘徊,目光远眺着北方,等待着自家男人“秋闱”成功归来。

  沉甸甸的季节,秋雨遮住了眼帘,悲伤的二胡一定是从阿炳手中提炼作曲成为千古绝唱。


从孤雁到大漠黄沙,从楼兰故地到牛羊成群的茫茫草原,昭君决然踏上从此太平五十年的夙愿路途,便再也无心观赏汉宫秋月。昭君拨动着的琵琶,落泪的珠儿,成为丈量苏武与李广之间的时差。

  人生如同过客,行也匆匆,来也匆匆,生老病死,甲子轮回,唯独改变不了的是悲秋,古代有秋后问斩,一刀下去,劈成两半,沦为亡魂,淅沥沥的秋雨冲刷了刑场的血渍,一阵阵阴风从面前刮过。千百年前,也是这时候,项羽自刎于乌江换来与虞姬生死同穴,便不再回江东的理由。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千年之前,宋玉的一阵秋风让草木从我们的心中摇落。都道是:“离别相思苦,不忍盼归路。”深秋的夜,惆怅,寂寥,一夜愁白了头,这一路的悲歌延续了千百载。从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到寻访宋玉写下“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我与宋玉虽相隔了千秋,却能够感受到同样的秋风瑟瑟,双手也能够轻轻松松触摸到树木穿越千百载的年轮,“千秋同悲”!

  询问“春花秋月何时了”的南唐李后主再也没有逃离出被幽静的院子,“回首望明月,低头思故国”的惆怅情怀无不显示出惨惨戚戚的生活,与这肃杀的秋色相同无疑,春水东流去,化作几分忧愁几分悲哀,千古词帝就这样走完一生,一串串音符似乎是秋风的化身,带走了诗词中的伤痕,却遗留下东坡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人间佳话。

  当我们怀念朋友时,春天、秋天是最佳缅怀的季节。我们可以在春天“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也可以在秋天“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眼前形单影只的孤雁与落霞成为秋水长天一色的写意画卷,所产生的孤独之美无不在秋季之中显露出来。明月遥寄的相思之苦仿佛是李白杯中的酒,酒中的诗,一点点地洒在皎洁的月光下,倒是与月宫中的玉兔相映成趣。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一幕凡间所勾勒出的烟火映像也许是秋色中唯美的画面,但从人内心中去解剖体会的话,那么它就是一首无法可以用言语替代的悲秋诗句,马致远与百年后的阿炳如出一辙,将江南所有可以悲秋的画面浸入世人的目光,陶醉其中。

  秋雨夜,雨打芭蕉,正是对酒对秋的时候,却唯独不解忧愁,树叶散落在地,满满的颓废,悲秋后还有严冬,从“愁”辗转成“豁达”那得下多大的功夫。也许正如黄庭坚所说:“催酒莫迟留,酒味今秋似去秋。花向老人头上笑,羞羞,”无论是悲还是喜,无论是失去的还是得到的,在这般的秋月里感受灵魂与秋实的媾和,从生命中走过,也许不是你我所想要的结果,但却是我们成熟的象征。

  漫漫人生,上下索求,在春秋中记实,叶落重开,月落日出,四季流转,人生才会在秋色的意象中寻求自我的价值,理解品味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