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西风飒爽,顿感一夜入秋。 而以往年的感官体验来看,江城的四季并不是太分明,入秋都是悄无声息的。 诚然,一层秋雨,裹来了一层凉。 不知是由景融于情,还是由情融于景,原始的情怀呼之欲出,原来它并不曾销声匿迹,只是渐行渐远罢。每每蓦然回首,内心的空灵世界,依然是可亲可敬的真切。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秋,是孤独的,也是寂寞的。 孤独,可以积攒到很久;寂寞,亦能累积到很多。孤独是你无法翻阅,寂寞是我不可言说。这血液里流淌的静默,半缕云之渺茫,半方雾之浓稠。时而疏、忽而骤。令这浮世的婆娑,你听之不清、我观之不透。孤独如风,自由洒脱吹不尽;寂寞如雨,红尘冷暖无奈何。 秋,是浪漫的邂逅,亦是开怀的解脱。 幸运的人身边有良人,庆幸着“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于是,易如反掌地雾轻云薄,轻而易举地风散雨收。 但更多的你或我,何曾有幸?梦里梦外梦无可梦,身前身后身不由己。所谓坚强,不过是百炼成钢,铸就了铁石心肠。只有使尽洪荒之力,生命之火才能生生不息。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秋,是多愁不绝的,亦是怅惘不歇的。 伤春悲秋从来不为世人所称赞,但无妨一些心性敏感之人,其情绪来得惊天动地,其感慨却会不露声色。一年一度的春去秋来,伴随着花开叶落的自然规律,也夹杂着时过境迁的物是人非。 褪去了浮躁喧嚣,迎来了寂静沉着。 秋,总是睿智而发人深省的。 春有殷红窦绿,秋却富有五彩缤纷。秋之累累硕果,沉甸甸而又金灿灿。在中秋时节金桂飘香的院落里共邀明月,在深秋的空山新雨后流连于喷薄的枫红。 叶落归秋,寒蝉鸣泣。恍惚间会顿觉:世界何其纷繁,怎不敌一隅偏安?曾经希求的轰轰烈烈风风火火,顷刻间却只想共伊细水长流、简简单单。 秋露如珠,秋月如珪。 秋水佳人,秋思不寐。 秋,又是惹人心生怜爱的。 从立秋到霜降,秋风从习习吹到瑟瑟,秋阳从杲杲升到冥冥,秋雨从温润下到萧索,秋色从宜人变幻到煞人。因此,真正秋高气爽的日子十分短暂,而转瞬即逝的,往往让人格外地珍惜。 长辈说,年怕中秋月怕半,男儿立志在少年。春华秋实,当初梦想的种子,曾经是否努力破土茁壮生长?如今又是否成功开花结果?纵是少年不再年少,但老当益壮,为时不晚。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秋,自然也是诗情画意的。 那天,窗外起了大风,天外下了大雨。 秋意渐浓,手指微凉,相思点点、又苍苍。你在我心里,兴风、作浪。 在秋,少年的青衫磊落不曾换,少女的善睐明眸尚旧时,智者的高山不语白头雪,仁者流水只话夕阳红。 秋之柔软,温情脉脉;秋之高洁,秋月冰壶。有人为你用棉布鞋换掉凉鞋,不让你的脚丫裸露在凉风里;有人为你斟上暖茶或白开水,从不让你冷着胃;有人十指不沾阳春水,今后为侬做羹汤。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有情才会昕夕与共,有爱才会地久天长。 秋,始于忆,耽于美,归于寂。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关于秋,这是我最钟爱的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