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深坑教堂途中:埃里温附近的温室,规模不小,看上去是一个为首都冬季生产蔬菜的企业。

深坑教堂是亚美尼亚有名的教堂之一,也是亚美尼亚的宗教圣地。导游告诉我们说,这个教堂是为纪念圣徒格利高利.卢沙沃里奇而建立的。公元三世纪基督徒来亚美尼亚传教,被当时信奉多神教的国王当成异教徒在一个深坑里囚禁了13年,后来他治好了国王的病,国王因此改变想法,于公元301年将基督教奉为国教,亚美尼亚也因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

阿拉拉特神山。当天能见度很差,远处的山朦朦胧胧很难看清楚,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山顶上的雪峰。


这座教堂就位于亚美尼亚人心中的神山阿拉拉特山(现在在土耳其境内)脚下不远的地方。这座山之所以被视为圣山,是因为据《圣经》中创世纪记载,当年亚诺方舟曾停在山上。

从深坑教堂到阿拉拉特山脚之间,有一片开阔的平地。两个死敌亚美尼亚与土耳其的边境线就在其间。

这个绿色的哨所是亚美尼亚的。

白色的哨所是土耳其的。由于距离比较远,再加上能见度不高,我用长焦镜头拉过来,也还是拍得模模糊糊。

教堂里石墙壁上的这些凹凸痕,是教徒们在祈祷时用手摸出来。

我用手测了一下,深的地方有一寸多深。要有多少人用多少时间才能在石墙上摸出这么深的沟痕?

当年囚禁格里高利的深坑。

深坑教堂边山上的十字架。

深坑教堂全貌。

深坑教堂旁是一片坟地。

土耳其境内边防道上的车。

我和一位团友绕着整个教堂走了一圈。

从不同角度拍的深坑教堂。

从不同角度拍的深坑教堂。

停在教堂附近电线上的鸟。背景就是阿拉拉特山。

拉近看看这种五颜六色的鸟儿还真挺漂亮。

离开深坑大教堂后,我们又参观了艾奇米亚金大教堂,这个大教堂始建于公元303年,也是世界文化遗产。它位于一所亚美尼亚最高的神学院大院里面。

图为神学院大门。

门正面上方雕刻的两位人物就是当时的国王及圣徒格利高利。

门背面的两位人物都是圣徒。

神学院的图书馆。

神学院里面的建筑物

这栋楼据说是神学院学生宿舍。

这是一座新建的教堂。

教堂里面很简洁。教堂顶部和四面墙上方的十字架都透光,教堂里不像古老的教堂里面那么昏暗。

艾奇米亚金教堂正在修缮中。

这座教堂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建于公元303年,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基督教教堂,这张图片中的部分是公元18世纪修建的。

这座教堂两个部分所用的石料明显不同。


导游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这座教堂的故事。据说原教堂里面被装饰得金碧辉煌,但后来的主教不喜欢这样,便把教堂里那些精彩的壁画全部都涂掉了。

随后又有接任的主教新建了教堂的这部分,把这部分里面又重新装饰得金碧辉煌。

这张围墙上的照片上就是这座教堂。

在前苏联时期,那两块白色石碑下埋葬的亚美尼亚教宗和他的助手,为使这座教堂避免沦为军械库或养马场立下了功劳。

二战期间,这个教堂的教宗和他的助手以及全教堂神职人员,将自己身上佩戴的纯金十字架等贵重物品捐献出来变卖,并号召全国神职人员都这样做,为前苏联军队捐献了一辆坦克。战后他们受到了前苏联政府的表彰,当被问到他们有什么要求时,他们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把这个教堂改作他用。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教堂得以保全下来。

公元九世纪的十字架碑。

这个教堂最值得一看的是教堂里的宗教珍宝馆。更难能可贵的是,只要不使用闪光灯,就允许随意拍照。

这个镶满宝石的黄金十字架后面残缺了一角的衬板,比黄金十字架本身珍贵的多,据称那是诺亚方舟遗存的一块船板。我仔细看了看,这块船板也已经变成了硅化木。

据说这是教堂的镇馆之宝,且轻易不对游人开放。尽管亚诺方舟只是一个传说,但这个残片的存在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来这里探寻方舟的遗迹。

罗马士兵用来刺基督遗体以确认其死亡的矛头照片。真品现在在美国展览。

这只金属手里面据称有圣徒的遗骨。


中世纪的牛皮手绘福音书。

这本如同印刷体、据称是18世纪的福音书,也是手写手绘的。我在旁边仔细看了半天,也难以置信。

这件金碧辉煌图案复杂的真丝法衣与中国扯上了关系。这是19世纪在中国的亚美尼亚信徒捐献给亚美尼亚教宗的。

看看这件法衣的细部,真是美轮美奂。真不知道织这件法衣花费了多少人工。

据说这就是中国人的形象。

各个时代教宗使用的权杖。

有的是象牙做成的,有的是宝石做成的,还有些是用贵金属做成的。

很多权杖上面都镶有宝石。

展览室里还有很多教宗的用品。

神学院里边的神学人士。

斯瓦尔特诺茨教堂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世纪早期亚美尼亚教堂,又称永久灵验教堂。它建于公元640年至661年,现仅存遗址。

这个教堂原为圆形三层的圆顶建筑,内部是一个有回廊的四瓣形教堂,正面装饰着假连拱、雕刻、浮雕,内部装饰有镶嵌画与壁画。

我在这个教堂的废墟里流连,一边观看这些断壁颓垣,一边想象着这个教堂当年的辉煌。

从这些圆形立柱上端的雕花就足以看出当年件建这个教堂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

据说这个教堂毁于地震。

1901年至1907年才发掘出教堂的底座,柱廊,地基,柱头及许多建筑残片,目前这个样子还是经过修复的。

我们居住的酒店这条街上,有不少建于19世纪的建筑物。

共和广场周围的建筑。

这些建筑外墙都是由火山石构筑的。

这些火山石都呈粉红色。

因此埃里温被称为是一座了“粉红色的城市”。政府规定,大街上那些具有历史的建筑物,外墙每四年要清洗一次。因此这些历史虽然久远的建筑,外墙看上去还是清清爽爽。

这座雕像是“亚美尼亚母亲”,矗立在埃里温市区的一座山头上。由于相距太远,用照相机长焦镜头调过来拍的还是有些虚,不过还是可以看到这位手持长剑的母亲脸上的表情。

有意思的是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市内的一座山头上,也伫立着一位格鲁吉亚母亲的雕像。不过这两座母亲的形象有比较大的区别。

这里是瀑布台阶,走上去要爬好几百级台阶,是埃里温的一大城市街景,顶部是亚美尼亚加入前苏联50周年纪念碑。瀑布台阶内部有电梯,虽然是免费的,但我还是徒步爬到上面看了看,那个纪念碑好像没建完,纪念碑下方区被被用铁丝网围了起来,好像是一片烂尾工程。

在瀑布台阶顶端可以一览埃里温市容。

到此一游照。

到此一游照。

导游说,不仅是游人,埃里温市民也很愿意到这个地方来消遣,因为这个地方很凉快。

这位据说是埃里温的城市设计师。

据说他是一位法国人,当时被他爱人很不情愿牵扯到这里来了。

这块大理石上的图,据说就是他当年对埃里温这座城市的规划设计图。

从下往上看,似乎山顶的纪念碑并不太高。

这只猛狮是用汽车废轮胎做成的。

瀑布台阶下的街心花园里有很多有趣的雕塑。



这位雕塑艺术家的审美观念看来是以肥为美。😜

瀑布台阶两侧各有一位高高在上坐着的人物塑像。

一个亚美尼亚宝贝的表情图:这个亚美尼亚幼童看到我们这些外国人,似乎感到很好奇,在我们面前开心地做出了各种开心的表情和动作。他的父亲在旁边看着,笑着,并不反对我们拍照。

于是我就拍了几十张她各种各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