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一弯瘦月,几缕清风,花影摇曳,青苔铺路。寒山与拾得,缓步行于通幽曲径,开始了这样的一问一答。

寒山问:“世间有人,打我、骂我、辱我、欺我、吓我、骗我、谤我、轻我、凌虐我、非笑我,以及不堪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对曰:“只是忍他、敬他、畏他、避他、让他、谦逊他、莫睬他、一味由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寒山又问:“还有甚诀可以躲得?”

拾得云:“我曾看过弥勒菩萨偈,你且听我念偈曰: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随它自干了,我也省气力,他也无烦恼。”

这段经典对白,看似幽默诙谐,实则处处蕴含哲理,寓意禅机,有着无限生命力,因而传世不衰。无论世人如何鄙视、谩骂、侮辱,都能悠然自得、毫不介怀。这是拾得豁达洒脱的修身心态和臻于超然的神仙境界。

寒山与拾得是唐代的隐士,也是著名的诗僧。两位大师佛法精妙、诗才横溢,但行迹怪诞、状似疯癫。


他们既受到佛教天台宗的熏陶,也受到道家和儒家思想的影响,传说是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的化身。清雍正帝封其为“和合二圣”。 是相亲相爱,情深义重的象征,在民间代表祥和、圆满。

拾得所言有人骂,只说好,有人打,自睡倒的应对之法,那些温良恭俭让的谦谦君子或许可以为。而“涕唾在面上,随他自干了”恐怕能做的就绝无仅有了。


即便是粉面娇嗔,朱唇微启,轻轻吐出的那一声“呸!”,恐怕任何凡夫俗子也断然做不到“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任由其唾面自干,至少拭去的气力还是有的。更何况不知何等龌龊之人将其涕唾余面,岂能容它自干?那样至高洒脱的境界,我等凡夫俗子只能望其项背了。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东山再起;韩信胯下受辱,功绩彪炳。忍辱,才能负重。他们必是悟出了寒山拾得对答的真谛,才能够心平气和笑对成败荣辱,得之不喜、失之不忧、宠辱不惊、去留无意。

人生在世想透了,宠辱是非皆过眼烟云。心境开阔、真心容人,则光风霁月、天高云淡。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武则天一块无字碑,一字不着,尽得风流。


叱咤风云的大人物这种登高望远的境界,是君子的境界,宰相的度量,是我终其一生也无法抵达的。我认为做人一定要善良宽容,但不可无底线,失了人格尊严。

我是一个不求上进、与世无争的俗女子,如浮华尘世的一粒尘埃,平日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求一团和气,从不与事计较与人争。一路走来,身边多贵人,让我常怀感恩心。眼里无小人,使我毫无防人意。

生活中难免发生不愉快,有些人恨屋及乌,因自己与人有了过节,绝对容不得他人与之往来。如不能同仇敌忾,对不起,那就会视你为敌。曾因此,备受委屈。不争不辩尚可,却怎么也做不到风淡云轻。

最令人伤心的莫过于至亲之人,因误会恶语相向,或冷眼相对。我只能劝慰自己,想着人家从前的好,不吵不恼,将苦涩冤屈生生咽进肚里。转过身,却是泪雨霖铃,心里说不出的疼痛。很长一段时间,白日,食无味,夜晚,辗转难寐。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我们所遇不淑之人,充其量不过心胸狭小或涵养不足。绝非大奸大恶之徒,彼此亦无深仇大恨,又何必耿耿于怀,甚至狼烟起兵刃见呢?

当那些无法挽回的过往如烟淡去,你是否还会那么疼痛?在我看来,娑婆世间难免有薄凉、有绝情、有挫败、有痛苦,但无论如何,这个世界还是充满了真善美。


人不能一生驮着仇恨,把自己变成囚徒,带着沉重的枷锁,生活在冷酷中。如果那样,心会越来越坚硬,灵魂永远也得不到安宁。


拾得对待恶人,不怨怼,不生嗔怒之心。让对方的愤懑和雷霆之怒,遇软绵柔波。无论他如何挑衅,你这里终是风和日丽,一派祥和。

喜欢《幽窗小记》中“宠辱不惊,试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闲观天外云卷云舒”的那份洒脱和飘逸。万籁俱静时,品味拾得大师清凉的淡泊,心在宁静中豁然敞亮,灵魂在净化里闲适飘逸。不经意地回眸一瞥,喜过、怒过、爱过、恨过、得过、失过,又何曾永恒过?


这个静静的夜晚,我看着寒山拾得对答,隐约听到杨绛先生的声音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她的声音恰似一阵清风,吹拂在夜的深处,温馨地萦绕在耳畔。

秋天来了,安静地回到自己柔软安静的内心吧,不再为世俗所累。始终记着寒山拾得的经典问答,宠辱皆忘却,唯余一怀感恩。与美好的事物和柔软的词语相伴,善待别人也善待自己。


做喜欢的食物,读喜爱的书,去想去的地方,看望贴心的人。不争执,不攀比,不嫉妒,不怨怼,不嗔怪,不虚荣。苦乐皆随风,生死亦欣然。就这样,做个滚滚红尘中清风明月般的恬淡女子。

文字原创:柳暗花明

文中插图:源于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