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说过:

人最宝贵的东西,一是生命,二是心灵。而若能享受本真的生命,拥有丰富的心灵,便是幸福。

一个人把许多精力给了物质,就没有什么闲心来照看自己的生命和心灵了。

   在嵩县工作时,下午下班或星期天经常与同事李小会,万利伟或谢辉到县城西北四、五公里的山坡徒步上山活动。一路上坡,待到山顶,坡势稍缓,亦有起伏 。沿路沟壑纵横,坡顶多是土堆,土丘,平整的土地也无几垄 。更艰辛的还是水,庄稼全靠老天照顾。人畜用水,皆是靠平时积存的雨水,条件极其艰苦。但人们却恬淡的生活,快乐的相处着。

. 江城子
丘岭小村
豪杰
深居高岗黄土堆,
风似锥,
饮囤水。
沟壑片地,
四季收成微。
纵使架渠把水引,
工未就,
渠已毁。
  
村人闲来树下围,
谈引水,
齐跟随。
修渠筑路,
人人志无悔。
七旬老汉短鞭挥,
峭壁站,
把羊催。

2006.4.25
  
  有感于嵩县县城西北,一丘岭上的小村庄。

 陡峭的山谷上放羊,看着就让人心颤。这个当然还不是最险的。

在通往小村的山路上,几次看到年纪大约在60多岁的放羊人,赶着他的羊群在沟边的陡坡上觅草。向下望去,沟大约有一百多米深,坡度也在50度以上,放羊老人跟着羊群在陡坡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时不时用石头抛向远离的羊或用鞭子驱赶下落后的羊。陡坡上虽有一些石头,或或大或小的坑可以站立,但向深沟下望去却是非常陡峭,让人汗毛倒竖不寒而栗。试着走了几步还可以,但不敢想像,经常这样走,一但失足掉下去会是多么可怕的后果。

 村中没有水井,村民吃水都要到村外积存下雨水的囤子里挑水。我曾经几次见到年过七旬的老人下到村外二米多深的池塘里挑水。上面漂浮着脏脏的能被风刮进去的所有东西,还有细细的小虫在蠕动。问挑水何用,答曰,吃。由于那年天旱,囤子已无水可用,所以就来挑露天的水坑里所剩不多的水饮用。痛苦吗?可怕吗?可怜吗?老人回答我的询问时,始终是谦和和淡然笑着的。我也想回应他的笑,但感觉脸是僵硬的,而眼睛却不争气的模糊了。

  供人饮用的囤子水窖,里面漂浮着树叶,那✕✕,看了怎么也想像不到,这水是让人生活用的。

‌ 江城子
‌ 山村人家
豪杰
荒蛮山坡草枯萎,
极缺水,
道扬灰。
站上高岗,
乱石小丘堆。
但见巨坑少囤水,
问何用,
洗和炊。

庄舍朴素房瓦灰,
适逢炊,
邀家回。
匆匆赶路,
颔首言辞推。
村人摆手笑微微,
天渐暗,
乘暮归。

2006.4.25

 简陋还算整洁的小院

 村人见有生人来了,都会笑着跟你打招呼。有几次正逢准备吃饭的时候,村里人都会热情地要你回家吃饭,这邀请一看就是真诚的。

乐呵呵的老汉

恬淡的村中老少

又开始修建蓄水囤子,这个条件还是不错的

羞涩跑开的小女孩

村中唯一的打麦场

山村用来收集雨水的水窖

 你有什么痛苦吗?你有什么烦恼吗?你有什么怨言和想不开吗?那就到山里偏僻落后的村庄去看看吧。看看他们的生活,看看她们的生存环境。不用你亲身体验很长时间,只要你亲自去看看,一定会有很深的心灵触动。也许心境就会宽敞很多,痛苦也会随之减少,甚至被不知不觉地抛掉,什么烦恼也就不会是烦恼了。

村外的柿子树。

柿子
豪杰
秋风萧瑟百草枯,
坡上柿叶落深谷。
忽如一夜寒露至,
红黄灯笼挂满树。

 一别嵩县十年了,常常还会想起爬山锻炼,和那个小山村。村民们在生存环境那么差甚至是恶劣的情况下,看不到悲观,感觉不到他们怨天尤人的沮丧,反而他们的脸上始终是充满单纯的笑意,精神是爽朗的。每每忆起他们,灵魂就像经历了一次洗礼,心也就敞亮了。物质上落后贫穷的山村,他们的精神世界却是富有的。

最近,听嵩县过来的同事说,政府开展了村村通工程,这个小山村也修通了水泥路,在政府的帮助下,全村都用上了自来水,村民们的生活状况有了大大的改善。听了这些好的信息,不免有些许的欣慰,祝福她们越来越好。

 春天来了,山坡上开出了鲜艳的桃花李花和各种野花,给荒芜的山坡披上了一片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