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秋之交,有幸来到向往已久的北方名城——哈尔滨,了却了藏在心中多年的愿望。

说起对哈尔滨的向往,源于少年时期的一首几乎家喻户晓的歌曲《太阳岛上》,和一部在放映电影前插放的一部小电影中展播的一道哈尔滨名菜。

那时候,对《太阳岛上》歌词中提到的六弦琴、游泳装是没有任何概念的,受制于儿时的视野与见识,也根本想象不出太阳岛之美,只知道太阳岛在哈尔滨。

印象最深的,当属插播的小电影中介绍的哈尔滨一道名菜(菜名好像是《活吃鲤鱼》)。厨师用抹布裹住鱼头,将鱼放于滚烫的油锅中烹炸,然后放置于盘中,令人惊奇的是,直到吃的只剩鱼骨,鱼嘴仍然在一张一合。在哪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边吞咽着口水,边想象着这道菜会是什么滋味,并憧憬着什么时候也能吃上这道名菜。

从飞机上向下俯瞰,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三江平原尽收眼底。三江平原上广袤无垠的黑色沃土,以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强劲地力,滋养着万物生灵,养育着无数儿女。奔流不息的松花江水,仿佛母亲的乳汁,哺育着无尽的田野。

曾几何时,这片有着“北方粮仓”美誉的三江平原,是一片灌木丛生、遍地野草的荒野之地,哪时,今日的“北方粮仓”有另外一个响亮的名字——“北大荒”。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中后期,数万知识青年和十几万部队转业官兵,响应国家屯垦支边的号召,怀着满腔的热血和冲天的壮志豪情,来到北大荒这片荒凉之地,用青春与热血,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将北大荒从一片荒芜之地改变为北方粮仓,谱写了一首感天动地 、气壮山河的壮丽史诗。如今,昔日的北大荒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口粮供应基地,并改写了我国南粮北调的格局,三江平原的北粮南运已经成为我国南北物流交换的重要物资。

  太阳岛——象征哈尔滨的一张靓丽名片,外来游客初到哈尔滨,大都要到太阳岛上游览。

坐在通往太阳岛的过江缆车上,放眼望去,蓝天白云下江南江北耸立的楼群,显示着北方名城的繁华。游弋于江面上的游船,让来自四面八方的游人感受着松花江的辽阔。横亘于江上的公路、铁路桥梁,促进着江南江北经济的融合发展。

  苍翠的树林环绕着宛若地毯的绿色草坪,游客们或悠闲的漫步于弥漫着芳草清香的天然氧吧,或用手机拍照蓝天白云映衬下的美景。相机记录下儿子认真查看为母亲所拍照片的场景,见证着她们亲子游玩的幸福。

  心若晴空皆美景。木桥旁,两位老姐妹手持红色遮阳伞,以池塘、喷泉为前景,以身后的绿树和紫花为背景,在对面老伴的指导下,摆拍着各种造型。这些夕阳红老人,在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充实和美化着各自的生活,表达着对生活的热爱与追求。

  岛内深处,有一片姹紫嫣红的荷花正竞相开放。祖国辽阔的疆域赋予了各地不同的时节,家乡的荷花已经落败,而此处的荷花正在盛开。

岛内水阁云天景点里,游人乘坐着脚踏船漂泊于平静的湖面上,惬意欣赏着风和日丽、天高云卷的盛世美景,尽情享受着微风带来的丝丝清凉。湛蓝的天空、葱郁的树林与湖边洁白的建筑给游人带来爽心悦目的视觉刺激。

岛上瀑布虽为人造景观,也给人以飞流直下的感觉。

夕阳西下,天空的晚霞变换着不同的色彩,从淡蓝变成橘黄,又从橘黄变成橘红,空中的云彩仿佛被拉成了薄薄的丝带,飘逸在半空。亮起灯光的过江缆车,在晚霞的映照下,好像悬挂在空中的一串彩灯。五光十色的游船穿梭于江面,让游人们畅享着两岸江畔的靓丽夜景。

斯大林公园里的江边喷泉喷起的冲天水柱,与江畔色彩斑斓的林立高楼相互衬托,吸引着无数游人来欣赏江边美景。

新旧铁路桥上的串串彩灯,将江面映照的一片金黄。

已被列入20世纪建筑遗产的哈尔滨人民防洪胜利纪念碑矗立在江边广场,向后人诉说着1957年哈尔滨人民抗击战胜特大洪水的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幽静的夜幕下,照映在喷泉上的彩色光斑,越发显现着喷泉的孤傲与清高。

夜色深沉,具有典型欧式风格和中式风格的建筑在灯光的点缀下,展示着北方名称的富丽堂皇。

中央大街,哈尔滨的又一张名片。具有浓郁欧洲建筑气息的中央大街昭示着哈尔滨城市的由来和兴起,见证者东西方文化与文明在这座城市的深度融合。

哈尔滨,一座久负盛名的北方名城,在体验了夏秋交替之际的清爽之后,下一份期待便是在寒冷彻骨的冬季,来感受和欣赏你的冰清玉洁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