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皮”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混混、无赖、流氓。


牛二是《水浒传》中很经典的一个“泼皮”,他的无赖相给我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在中国古典文学中牛二的泼皮形象深入人心无人能比,堪称第一。

杨志卖刀,英雄落魄。

古代的英雄侠客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可能卖掉自己随身携带的宝刀,况且这口刀还是杨志家传的宝刀。这和隋唐演义中秦琼在落魄时卖自己的黄骠马一样,值的人们惋惜。


可世上的事有时很奇怪,人倒霉的时候,干什么都不会顺利,这可能和心境以及个人的气场有关,真的应了那句老话“祸不单行,福不双至”。


杨志是将门之后,官至殿司制使官。十个制使官押运“花石纲”,偏偏杨志押花石纲的船翻在黄河里,没法交差,只好去江湖避难。从此,杨志的运气似乎越来越差。


先是收拾了一担财物去京城打通关结想官复原职,就是想花钱买官。好不容易花完了银量见到了高俅,却遭到太尉的痛骂,赶将出来。没有了住店吃饭钱,英雄气短,只好去卖自己祖传的宝刀。


此时,虎落平川,杨志卖的就不是刀了,而是代表着军人和家族的荣誉和尊严,更不幸的是杨志遇上了京师有名的泼皮牛二。


之所以称为“泼皮”是因为这种人没有一点做人的道德底线,泼皮会肆意的践踏人的尊严,打破社会的正常秩序以及人们在生活中约定俗成的习惯,鸡蛋里他们也能挑出骨头来。


正因为“泼皮”没有道德底线,干什么都肆无忌惮,碰见“泼皮”往往还走不了,躲不掉。牛二堪称“碰瓷”的祖师爷,平常人遇见只能自认倒霉。


可今天却是泼皮牛二倒霉,因为牛二遇见了本来就一肚子怒气没地方发泄的英雄杨志,纠缠的杨志火起,手起刀落,一刀杀了牛二。“杨志一时性起,望牛二嗓根上搠个着,扑的倒了。杨志赶将去,把牛二胸脯上又连搠了两刀,血流满地,死在地上”。牛二已经死了,杨志还要赶将去补上两刀,可见泼皮牛二“泼皮样”让杨志恨的咬牙切齿,失去了理智。

其实牛二根本不配玷污好汉杨志的宝刀,牛二本不该死,但平时已经横行霸道成为习惯的牛二这次真的不走运,俗语云“常在河边走那能不湿鞋”。这次牛二终于湿了鞋,触到了英雄杨志的霉头,使连日来饱受屈辱的杨志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地方,遇见这种“泼皮”,只能以暴制暴。


两个倒霉的人遇在一起,只能有一个更加倒霉,牛二活该倒霉。


杨志买官没成,卖刀也没成。报国无门,只能违背自己的理想,剩下的只有落草一条路了。


杨志恕杀泼皮牛二,让我想起了这几天“宝马男”砍人反被杀的新闻,这些社会人渣肆无忌惮的踐踏着他人的尊嚴和生命,正如牛二这种人,古来有之,并没有随着社会的文明进步而消失。


“宝马男”事件告诉我们,牛二的子孙仍然活在当今社会中。

文字原创:风清杨图片来源于网络。本文系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


 读《东周》:战神白起(原创)

 歪读《水浒》:雷横是个糊涂人【原创】

 歪读《水浒》:不作就不会死(原创)

 袁崇焕的悲剧(原創) 闲话金庸:天涯断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