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苏轼

图片/网络(感谢原作者)

文字、编辑/宏博

时间/2018.9.1

岁月无情,或许每个人的生命中注定有那么一个人会深刻于内心,魂牵梦绕,念念不忘。正如苏轼与王弗,念念不忘的,或许是岁月,或许是感动,或许是那个人。

一斛珠.洛城春晚

苏轼

洛城春晚。垂杨乱掩红楼半。小池轻浪纹如篆。烛下花前,曾醉离歌宴。

自惜风流云雨散。关山有限情无限。待君重见寻芳伴。为说相思、目断西楼燕。

注释

一斛(hu)珠:词牌名。又名醉落魄、醉东风、醉落拓。

洛城:宋代的陪都,称西都,今河南省洛阳市。

乱掩:纷纷无序地覆盖、遮掩。

红楼:华美的楼房。

篆(:zhuan):古通“瑑(zhuan)",钟口处或车毂(gu)上所刻画的条形图案花纹。

歌宴:犹歌筵,有歌者唱歌劝酒的宴席。

风流:风韵美好动人的男女私情。

关山:关隘山岭。

限:阻隔。

君:苏轼妻王弗。

寻芳:游赏美景。

伴:同行伴侣。

目断:犹望断,一直望到看不见。

西楼燕:指昔日居住西楼的王弗。

译文

西都三月,客舍外,垂丝的杨枝杂乱无章地遮盖了华美楼房的一半,那小池中轻风吹起的波纹都成了条条花样图案。曾记得,夫妻二人,烛光下共读,梅花前欢会,多么浪漫!尤其那以歌劝酒,由饯而醉而别的热情还在心田。

她是一位聪明而文静的女子。我二人青梅竹马,情深意笃。而今面对的是离别之后风流云散的现实。纵然关隘山岭阻隔我俩的身子,但爱情是无法隔断的。我们总有一天能度关山。等到你我重在“烛下花前"见面,踏青游赏美景再次结伴同行,不分别了。你要我说相思得如何?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望呀望呀,一直望到看不见我们昔日居住的西楼前你那身轻如燕的倩影。


赏析

上片见景生情。写嘉佑元年春苏轼赴京(今河南开封市)应试,路宿洛阳城的景物与由此引发的情感。“洛城春晚”,点明写词的地点、时间,颇有暮春寒意。“垂杨乱掩红楼半。小池轻浪纹如篆。” 写眼前景物。“乱掩”二字绘形绘色,“如篆"二字恰切传神。仿佛苏轼心灵上蒙上了一层层不完美的阴影,此时的苏轼是多么的孤独。“烛下花前,曾醉离歌宴。” 触景生情,由眼前的“红楼”引出了与远在千里关山外的贤妻别离前之幽情。当年夫妻二人可谓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刻骨铭心。上片5句27字,即景生情,体现了苏轼登高远眺、遥思爱妻的心态。

下片写苏轼思绪绵绵,神态痴呆,由情入景,情景交融。“自惜"二字统帅下片,一气贯通。“自惜风流云雨散。” 写苏轼特别珍惜昔日的风韵美好动人的幽情。“关山有限情无限。”写苏轼与王弗的贞情。“待君重见寻芳伴。" 写苏轼此时幻情。“为说相思,目断西楼燕。" 写苏轼的相思深情所照应的景。天各一方,心愿难圆,情丝绵绵。下片5句30字,由情触景,将苏轼与妻子的恩恩爱爱,一往情深,注入字里行间,令人回味。

全词由景到情再到景,情景交融,构成一种结构的回环美。苏轼与妻子的情爱可谓牵肠挂肚,催人泪下。

翻香令

苏轼

金炉犹暖麝煤残。惜香更把宝钗翻。重闻处,余熏在,这一番、气味胜从前。

背人偷盖小蓬山。更将沈水暗同然。且图得,氤氲久,为情深、嫌怕断头烟。

注释

翻香令:词牌名,创于苏轼,因词中有“惜香更把宝钗翻”,故名。

金炉:金属铸的香炉。

麝煤:即麝(she)墨。

惜香:珍惜麝香、供香。 宝钗:用金银珠宝制作的双股簪子。

重闻:再嗅。

余熏:余留的香味。

背人:趁人不知道,躲避着人。

偷盖:暗暗地盖上。

小蓬山:相传为仙人居地,这里代指香炉。

沈水:即沉水、沉香木。

然:燃的本字。

氤氲(yInyun):弥漫的浓烈的香气。

嫌怕:厌弃而害怕。

断头烟:断头香,未燃烧完就熄灭的香。俗谓以断头香供佛,来生会得与亲人离散的果报。

译文

香炉还是暖的,炉中的香烧的所剩不多了。爱惜香,哪怕剩的不多了,也要用宝钗把那点残余未尽的香翻动,使它全部燃烧完毕。再嗅那里,余留的香还存在。

趁着别人不知道,把沉香木加进香炉中,和燃烧着的香料一同暗暗燃烧,再偷偷地把香炉的盖子盖上,想让香气飘的更久一些。这么做是因为两人感情很深,害怕香没有烧完就会熄灭。

赏析

上片写灵柩前的烧香忆旧情景。第一句用了主谓语忆旧。忆当年,每天祝福的烧香的“金炉”暖气犹存,伴读时的“麝煤"已是所剩无几了。第二句用递进句忆旧。忆当年,君“惜香"希望香气长留身边。更为可贵的是,用“宝钗"将那残余未尽的香翻动,让它全部燃烧完毕。接下来用叙述的语言写现实。“重闻"那个地方,“余熏"还存在,“这一番气味"远远超过了从前的烧香祝福。整个上片饱含着浓烈香气,以象征着苏轼与王弗昔日幸福绵绵。

下片描述殡仪式上精心添香及其忠诚心态。第一、二句写感情上的隐私:“背人偷盖"着小蓬山式的香炉,再把沉香木加进去,和燃烧着的香料一同暗暗燃烧,这是为了什么,接着从两层意思作了回答:一是“且图得,氤氲久"; 二是“为情深,嫌怕断头烟"。尽管“嫌怕断头烟”是陈旧习俗,但反映了苏轼对妻子王弗矢志不渝的忠贞爱情。

全词从表面上看是咏一个妇女焚香,羞怯的希望香气留的更长久,以象征幸福绵绵。实则是苏轼从妻子王弗平日生活里的习惯角度,表达出对妻子的思念之情。就香炉焚香、今昔对比之景来怀念王弗。“背人偷盖小蓬山”,这一举动,虽然微小,但典型地刻画了苏轼的虔诚专一爱情。“嫌怕断头烟",不免含有封建迷信色彩,但从一个侧面更加强化了苏轼与王弗的深挚的生死之情。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注释

乙卯:公元1075年,即北宋熙宁八年。

十年:指结发妻子王弗去世已十年。

思量:想念。

千里:王弗葬地四川眉山与苏轼任所山东密州相隔遥远,故称“千里”。

孤坟:其妻王氏之墓。

幽梦:梦境隐约,故云“幽梦"。

小轩窗:指小室的窗前,轩:门窗。

顾:看。

明月夜,短松冈:苏轼葬妻之地,短松:矮松。

译文

两人一生一死,隔绝十年,相互思念却很茫然,无法相见。不想让自己去思念,自己却难以忘怀。妻子的孤坟远在千里,没有地方跟她诉说心中的凄凉悲伤。即便相逢也应该不会认识,因为我四处奔波,灰尘满面,鬓发如霜。

晚上忽然在隐约的梦境中回到了家乡,只见妻子正在小窗前对镜梳妆。两人互相望着,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有相对无言泪落千行。料想那明月照耀着、长着小松树的坟山,就是与妻子思念年年痛欲断肠的地方。


赏析

苏东坡十九岁时娶年方十六岁的王弗为妻。王弗年轻美貌,且侍亲甚孝,二人恩爱情深。可惜天命无常,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这对苏东坡是绝大的打击。公元1075年(熙宁八年),苏东坡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爱妻王弗,便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的悼亡词。

题记中“乙卯"年指的是公元1075年(宋神宗熙宁八年),其时苏东坡任密州(今山东诸城)知州,年已四十。这首“记梦”词,实际上除了下片五句记叙梦境,其他都是抒情文字。开头三句,真情直语,感人至深。“十年生死两茫茫”生死相隔,死者对人世是茫然无知了,而活着的人对逝者呢,不也同样吗?恩爱夫妻,撒手永诀,时间倏忽,转瞬十年。“不思量,自难忘",人虽已亡,而过去美好的情景“自难忘”怀啊!作者将“不思量"与“自难忘"并举,利用这两组看似矛盾的心态之间的张力,真实而深刻地揭示自己内心的情感。十年,在触动人心的日子里,他又怎能“不思量"那聪慧明理的贤内助呢?往事蓦然来到心间,久蓄的情感潜流,忽如闸门大开,奔腾澎湃难以遏止。于是有梦是真实而又自然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想到爱妻华年早逝,感慨万千,远隔千里,无处可以话凄凉,话说得极为沉痛。其实即便坟墓近在身边,隔着生死,就能话凄凉了吗?这是抹煞了生死界线的痴语、情语,极大程度上表达了作者孤独寂寞、凄凉无助而又急于向人诉说的情感,格外感人。接着,三个长短句,“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又把现实与梦幻混同了起来,把死别后的个人种种忧愤,包括在容颜的苍老,形体的衰败之中,这时他才四十岁,已经“鬓如霜”。明明她辞别人世已经十年,却要“纵使相逢",这是一种绝望的、不可能的假设,感情是深沉、悲痛而又无奈的,表现了作者对爱妻的深切怀念,也把个人的变化做了形象的描绘,使这首词的意义更加深了一层。

下片的头五句才入了题开始记梦,“夜来幽梦忽还乡。"是记叙,写自己在梦中忽然回到了故乡,在那个两人曾共度甜蜜岁月的地方相聚、重逢。“小轩窗,正梳收。”那小室,亲切而又熟悉,她情态容貌依稀当年,正在梳妆打扮。作者以这样一个常见而难忘的场景表达了爱妻在自己心目中的永恒的印象。夫妻相见,只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别后种种从何说起?只有任凭泪倾盈。一个梦,把过去拉了回来,但当年的美好情景并不存在。这是把现实的感受溶入了梦中,使这个梦也令人感到无限凄凉。结尾三句,又从梦境回到现实。“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料想长眠地下的爱妻,在年年伤逝的这个日子,为了眷恋人世、难舍亲人,该是柔肠寸断了吧?作者设想此时亡妻一个人在凄冷的“明月"之夜的心境,可谓用心良苦。在这里,作者设想死者的痛苦,以寓自己的悼念之情。这种表现手法,不说自己如何,反说对方如何,使得诗词意味更加蕴蓄。结尾三句,意深,痛巨,余音枭袅,让人回味无穷。特别是“明月夜,短松冈"二句,凄凉清幽独,黯然魂销,正所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番痴情苦心实可感天动地。

这首词运用分合顿挫,虚实结合以及叙述白描等多种艺术表现手法,来表达作者怀念亡妻的思想感情,在对亡妻的哀思中又揉进自己的身世感慨,因而将夫妻之间的情感表达的深婉而真挚。《江城子.记梦》 是苏轼最沉重的一首词,恨不得仰天长啸,使人读后无不为之动情。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藏克家)用这句词来比喻苏轼对妻子王弗的思念再恰当不过了。因为深情,自然难忘; 因为难忘,自然断肠。失去的,总是最美的,曾经有一个女子,来过一阵子,却让苏轼记了一辈子。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