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的是远方 天高云淡的是他乡 蜿蜒曲折的开都河 沉默辽阔的大峡谷 这一次 走过峡谷 雪山 戈壁 湿地 这一次 路过细雨 艳阳 山风 晨曦 初秋,草木青黄不接。走一趟天山深处的环线吧,独山子大峡谷-独库公路-巴音布鲁克-昭苏-伊昭公路-赛里木湖,沿途美景丰盛,路虽险峻,慢行即可。新疆的路途遥远,每个目的地好像都在天边,所以欲速则不达,最好的办法,就是,静心,慢行,观景,感悟,不知觉中,就到了远方。很多优美的风光其实都在路途中,你要善于捕捉,更不要急于赶路,那些路过的云朵、彩虹、落日、雨雾,那些路过的峰峦、草原、雅丹、戈壁,只要和天气碰撞在一起,就会展现不同的美景。天山的地貌,慢慢观赏,能看到时光的流逝,能看到岁月的改变,能看到时代的印记,沧海桑田,唏嘘不已。 独山子大峡谷,就在独库公路的始发地,河水冲出天山后,切割独山子西南方向倾斜平原形成的神奇风光峡谷,峡谷两岸的阶地历历在目,阶地面上是荒漠草原,生长着蒿类、针茅等。在独山子境内奎屯河流经独山子大峡谷之中,峡谷悬崖陡峭,谷底流水时分时合,谷肩地面是荒漠草原,站在谷肩处遥望峡谷,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典型的大峡谷景象。 天山雪水及雨水流下来经过这里的土壤形成的冲积沟壑,在谷壁雕凿出这些奇特景观。峡谷是从山脚下开始,在草原上形成层次分明土壤层。但颜色主要还是以灰色、黑色为主。没想到自成一幅天然的黑白大片,前夜大雨,独库封路,我就坐在大峡谷边静静地等待,山路奇险,封路自然是为了游人安全着想,阴郁的天气,大峡谷显得格外安静,伸直双腿,坐在峡谷边,一边治疗着恐高症,一边惬意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九点,949平台传来封路解除的消息,拍拍灰尘,驾车入山。 独库公路的魅力,在于奇险,在于季节性,在于不确定因素,横穿天山腹地的黄金路,串联诸多风光的观景道,山中多雨,气温寒凉,公路经常云雾缭绕,打开车窗,负离子含量极高的空气灌入口鼻,我是不会超速的,因为舍不得,我恨不得这一年都行驶在这条公路上,没有尽头。独库公路前半段灰黑色的土石山,后半段绿荫荫的松林草甸,犹如道家的太极生两仪,土石为阳,草木为阴,阵眼就是新开通的哈希勒根隧道,我在时光里穿越隧道,穿越阴阳。 当第五次站在九曲十八弯面前,看着日头西坠,远处没有大片的乌云,想着终于可以拍到心头好的落日了,去年来拍落日,大雨里等了三个小时,无功而返。等傍晚落日轰然落下,曲折的开都河倒映出美丽的余晖,人却几近哽咽,感动的无以言表。自然的魅力如此,总能打动你最丰富的内心深处,风光摄影的魅力如此,拍摄条件不如意十之八九,剩下的十分之一的时光,便是人间最好的时节。次日,游荡在巴音布鲁克亚高山草甸上,提着相机,追牧人,追羊群,追牦牛,被狗追,棉花糖般的云朵被风追着,开都河水也追着远方,呼啸而去。牧人辛苦,逐水草而居,伴日月而眠,物质极简,随遇而安,这种生活你可以向往,却一定不会适应。 昭苏大美,可惜过了最佳拍摄季节,油菜花谢了,紫苏凋零,过了两千的海拔,就算是高原了,高原的秋天来的总是早一些。高原的雨也就更多一些,站在解放桥对面的山头,看饮马特克斯河,背后的木扎尔特冰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不多时,逼厌的乌云笼罩,电闪雷鸣,仓皇而逃。次日,第一次走的伊昭公路,翻越乌孙山,自是很期待,可惜天气晴好,不适宜摄影,于是就开窗慢行,山路盘旋曲折,白石峰上白云缭绕,风光旖旎,不知不觉,就到了察布查尔。 赛里木湖,才是摄影人真正的心心念念,四季而来,从不会让你失望。云是赛里木湖的魂魄,看着天边起了云,湖就有了生气,海西草原上黑云密布,偶有日头在云间隙露出,“丁达尔现象”出现,就是摄影人最爱的“耶稣光”了,东边却白云朵朵,科尔古琴山倒影在湖水里,坐在湖岸,支好相机,拧上滤镜,只管看云卷云舒,日起日落,夜晚在停车场合衣而眠,车厢方寸之地,车外万籁俱寂,窗外还能看见星空,绝佳宿营地。 远方的魅力,就在于她在远方,无论凄风冷雨还是艳阳高照,无论路途艰险还是山路崎岖,我们都会背负着相机,满怀对自然的热爱,满怀对我们新疆这片土地的深爱,朝着远方,一路风尘的走下去。    

遭遇满月一枚,也是惊喜。

看着峡谷,躺下就可以看着这样的天空。

前期拍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