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上的这个土耳其帅哥,中文名字叫“天马”。

这张在中国做平面模特时拍的照片应该是他的得意之作。因为我第一眼见到他时,真心没看出来他有这么帅。

  在伊斯坦布尔机场第一眼见到接机的这个“土耳其熊孩子”,我悄悄对同伴耳语:“这孩子面黄肌瘦、胡子拉碴、发型怪异、着装嘻皮,该不会是个瘾君子吧?”

同伴与我确认了眼神,同感默认。

  事实证明: 第一眼主观臆断往往错得离谱……一路同行下来,这个“土耳其熊孩子”人品爆棚,几乎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轮胎见了也爆胎。


若不是他已经有了乌克兰女友,差点被同伴掠回中国收作女婿。


这个“土耳其熊孩子”,自我介绍叫“天马”……“天马行空的天马”,他特别强调了一下。

  因为读不好第三声,“天马”被他说成了“天麻”,害得有强迫症的我一路忙着向他普及汉语普通话。

但直到临别,这个“土耳其熊孩子”还是自称自己为“天麻”。

   天马从中国西安师范大学历史系留学归来,就把自己打造成了酷酷的、又萌萌哒兵马俑造型。

站在以弗所古城遗址上,你是不是觉得: 天马的所学专业和创意造型与古迹遍地的土耳其几乎是绝配?

从以弗所去棉花堡的路上,路过代尼兹利。

天马说:“我要回家看看爸爸,我有半年没回家了。爸爸想我,我也想爸爸了”。

我们一车人嚷嚷着要一起去天马家看爸爸。

很意外地,他竟然同意了。

  一见面,父子俩就十指紧扣,几乎再也没有分开过------真正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都极其在意家庭的温暖和家人的亲情。

“虔诚的穆斯林绝不会去做恐怖分子。”------世人对穆斯林的误解,让天马深感痛心。

  天马兄弟两人,父亲独居两室两厅两卫一厨约150平方,购房款约50万里拉。

天马的爸爸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和善利索的老人,房间被他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大客厅)

(小客厅)

  家访,更加拉进了与天马的距离,聊天话题也有了更多的家常。

感谢天马让大家有机会了解到更加真实得土耳其。

(卧室)

(厨房)

  天马说: 土耳其人并不富裕,但慈善捐款全世界第二,人均捐款世界第一。

比如: 开斋节后,富人要把自己食物的三分之二分给穷人。平时全年工资的四十分之一用来做慈善。


天马说: 土耳其每个城市都有一所大学,学生的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全部免费,每个学生从上学起就配发一个apid,全民免费医疗。

  天马说: 土耳其的公务员工资2000多里拉,教师工资3500里拉左右。工人退休工资比公务员退休工资高。比如,他爸爸是公务员,退休后工资2000里拉,他妈妈是纺织厂工人退休后工资2500里拉。老人给子女带孩子,政府会付工资1500里拉左右。


天马说:在土耳其,社会地位较高的职业是警察和士兵。每个男生7岁之前要实行割礼,成为半个男人,18岁之后要当兵,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所以,学历史的他准备先挣点钱,然后去服兵役半年,之后的职业是成为一个警察。

  总之,每天把土耳其国歌设为起床铃声的天马,恨不能在我们面前,把土耳其夸成一朵牡丹花儿。


天马说:“投资20万里拉,在土耳其待够两年,就可以拿到土耳其版的绿卡。来不来?”


呵呵呵……容我考虑一下。

  “天马行空”之后,顺道说说天马的家乡代尼兹利。

  

代尼兹利地处肥沃的山地平原,是土耳其的工业重镇,有毛纺厂、棉纺织厂、亚麻纺厂、皮革厂、服装加工厂、热电厂等。

  驰名世界的土耳其手工编织地毯,不可错过。

  土耳其手工地毯的工艺繁复精湛令人惊叹。当然,它的价格也高的令人咋舌。

  算了,我就看看,饱饱眼福、过过眼瘾罢了。

  另一个看点是土耳其陶瓷。

这个长得特别像爱因斯坦的大叔,据说是大师级的陶瓷工匠。



  一坨陶泥,在他手里三旋两转,不过三分钟,一件陶器泥坯就成型了。

  

  学徒们在陶坯上创作图案。

  陶瓷成品同样花纹精美繁复,大师作品的价格同样令人咋舌。

  我同样还是饱饱眼福过过眼瘾看看而已。

  从代尼兹利再向北19公里,到了帕姆卡莱(Pamukkale)小镇。远远就看到镇边的山坡上披着一层银白色,整个山坡犹如被洁白的棉花包裹着……棉花堡到了。

 为什么叫“棉花堡”?

除了四声欠准,汉语普通话说的蛮溜的天马说:“且听下回分解”……

我涂鸦到此时,天马发朋友圈说他已经剃了胡须去服兵役了。

看了当兵的天马,我感觉没有兵马俑造型的天马帅。

当了兵的天马,应该也不方便“天马行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