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工作调整,去了他村,放不下的,是我的两家联系帮扶户,一个是老表飞,一个是荣哥。

  飞老表夫妻俩经常出门,每一次回家都是短暂停留, 又匆匆远行,停不下的脚步——是无法放弃的爱与责任。

  飞老表的孩子小彪常年患病,从我联系帮扶他家之前,就已经休学在家。小彪很可爱,挺懂礼貌也懂事,每次去走访,家里有水果什么的,都会拿来给我吃。

  小彪状况好时,夫妻俩把他寄托在亲戚家,一起外出打工挣双份钱。病情不稳定了,夫妻俩就只能一个人出去打工,一个在家陪小孩。

对于夫妻俩来说,远行是为了更好地回家!

  为了给孩子治病,一家人在重压之下,坚持着,努力着负重前行。

  飞老表坚强乐观的外在,亦有生活的沧桑和不易。


  生活有时就是这样,痛着也要忍,笑着也是哭。每个人,或许都有无法言说的艰辛和委屈,或沉默不语,或隐藏泪水。

  另一个是荣哥家,心中有两件放不下的事,一是小孩上户的问题,二是他家房子的问题。

  荣哥家小孩子多,儿子儿媳常年外出打工,几个孙子岁数差不了多大,由荣哥老俩口带着。

  荣哥家的房子,是危房等级了,虽可享受危房改造的政策,但房子已经没有改造的必要了。

上次一场大风雨,半夜惊醒了爷孙们,小孙子说:“阿爷,房子吹倒了会不会把我们压死呀!”

这话对荣哥触动很大,与在外打工的儿子商量盖个新房子,无奈儿子儿媳没挣够建房子的钱。

  搭帮党的扶贫好政策,驻村工作队与镇里面统筹协调,在不远的镇上,给荣哥家弄了个异地搬迁新居指标,可以搬去那边住,前提是旧房子必须拆掉,老宅基地收归公家。

  我也劝荣哥:“阿囊啊!搬去好呢,自己不花一分钱,只需拿扫把进屋呢!把省下来的钱,好好培养孩子们读书,去搞发展,再说搬得也不远嘛!借个火都可以回来了呢?”

  荣哥一家挺纠结,反反复复拿不定主意。

路过开支铺村时特意到荣哥家去拜访,说起搬家的事,从荣哥的话语中听得出,不想搬走是对故土那份难以割舍的情怀。

  直到现在,荣哥一家也没搬去新居。

  上次各驻村工作队去镇里面开会,虽然已经离开开支铺村,还是特意与驻村工作队施兄找到了镇领导和派出所,汇报了荣哥家两个小孩的上户问题。

过了几天,荣哥给我打来了电话,欣喜的告诉我小孩上户的问题已经解决,我很欣慰,也为他高兴。

  联系帮扶他们两家,其实也帮不了什么,唯有一颗真诚的心!

祝福他们两家早日脱贫,过上幸福的生活!

若是扶贫,不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