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骑车上山,看见路边好多不知名的野花,从春到夏到秋到冬,四季,岁岁年年,他们自顾的轮回着自己的周期,人间的悲喜,他们不在乎,好多的野花野草参差在一起,我想记住它们的名字,可转眼就忘,我想,花是不在乎的,我路过了,花看见了我的影子,我看见了花的美丽,互相都不用说声再见,这种感觉很自然的真实,看天边的落日流云,下面的小城,我,就住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