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一片篝火红

李春果

不知怎么了,总是想去荒野夜宿,几个徒步友友一拍即合。听说固阳县有一条五金河,很有特色。我这个固阳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管它呢,反正是自驾游玩嘛,走到哪里算哪里,哪里有好地方就在哪里安营扎寨。 因为有上班的人,我们又是周六日出去。正好赶上农历七月十五,就算节日旅游吧。这次我们开五辆小汽车。共13人,其中两个小孩(我的女儿和花开的儿子)。十一个大人有九个是上个月我们去新疆攀登博格达冰川、雪山的队友。从感情上来说我们出行非常融洽,气氛热烈。我们这次尽管是徒步自由组合,但是主要是“疯狂加腐败”的野营活动。请看看我们是如何疯狂,怎样腐败吧。 我们带着超级音响、电影视频、卡拉OK投影设备、长条餐桌、豪华座椅、烧烤炉子、菜刀、案板。羊肉、鱼、蔬菜、啤酒等等。哦,对了,我们还带着移动厕所(城市人说这是WC😄)。你听说过徒步野营带厕所吗?奇葩!可谓吃喝拉杂应有竟有。 五辆小汽车由包头昆都伦区出发,通过西线进入固阳县。直奔秦长城附近的五金河。很遗憾,五金河入口被洪水冲垮。既然是走到哪里算哪里嘛,那就一踩油门,“一股黑烟”继续前进,路在车轱辘底下!沿着包白线一直北上从兴顺西镇仁太和村向东拐弯欲通过兴顺西镇蛇太和行政村虎威豪自然村进入孤山脚下的北魏古镇“城圐圙遗址”。据朋友说那里有水库,草场,风景迷人。早晨还可以攀登孤山。看日出赏日落🌄! 眼看太阳快要落山,我们加速前进,沿着坑坑洼洼的道路进入虎威豪村后,村民告诉我们前方道路已经被洪水冲坏。这里去不了“城圐圙”。必须从包百线哈路忽洞村向西走,有小油路,很好走。还得返回固阳县城再走包百线。 啊呀呀,它大大那个头蛋子!哪里不是玩,哪里不是个野营⛺️?我们立即掉头返回虎威豪村西面一块草地,找了一块被洪水冲出来的沙滩🏖️,安营扎寨。十座帐篷、五辆轿车、电影屏幕、露天餐厅、歌舞厅等各就各位,一座崭新的“新农村”瞬间出现。正是徒步者说走就走说住就住的风格。用金玲的话说,就是面对一堆牛粪,啊,好新鲜!很多风景美的不是风景本身,而是徒步者的心情。

  周围的花草、小麦、土豆、荞麦,还有那即将丰满的向日葵🌻将我们的新农村衬托的更加精彩。

赵强专心致志地摆弄着那些“现代设备”和烤炉。金玲、花开、敖俊鲜、张秀开始切肉块,串羊肉块。准备上烤炉烧烤。一串串肥美的羊肉整齐地摆放在烤盘儿里。

小萝莉则是专门负责照相。我们的纯徒群主王建军则是兴致勃勃地摆弄自己的帐篷。不让帐篷露出一点缝隙,好像是害怕半夜突然来了天外魅女钻进他的帐篷。我发现群主王建军胆量没有想象力丰富😄。我和天赐只是负责某些先熟美味的品尝。算起来我两个还算是“比较懒的人”。 队友们在月光下忙碌着。一朵朵五彩斑斓的云儿就像海水的泡沫,似乎有许多彩色的手臂向我们挥舞。空中就像大海,哦,不对!不是像大海,天空本来就是大海!那些绚丽的浪花好像以各种朦胧的漂浮的温柔的姿态向我们致意,向我们靠拢。 十五的月亮,眼前是十五的月亮,今天的月亮开始在东方徘徊,舞步。慢慢也开始向篝火靠拢。一堆篝火在我们眼前燃烧,所有的星星和云朵向篝火靠拢、所有快乐向篝火靠拢、所有的舞姿和歌声向篝火靠拢......天空渐渐成了一个圆圆的暗黑色的倒扣着的锅,锅底镶嵌着一个个银丁,银丁在闪烁,锅底还有一个圆圆的月饼,月饼有点狡白,有点诡异......月饼向锅缘滑动。

  下面就说说我们的疯狂和腐败大吧。我们把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就开始烧烤。天黑了。我们就等着吃饭,孩子们更是饿的够受。当赵强开始烤肉串的时候,队友花开的孩子眼巴巴看着赵强的动作,他也像其他人一样喊着“汤哥,我饿了”。花开也比她儿子强不了多少。你看,她也露出了饥饿的样子,我感觉她快流出口水了。我能听到她嘴里,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咕噜,好像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被别人发现。但是,我是谁,我还能发现不了?这个表情,这个渴望,要多美有多美。在月光下,在篝火旁,随着赵强手里肉串的上下翻飞,花开的心和她儿子的心一样在翻飞......他们的胃肠不知道是不是翻飞,他们的笑脸就像天上的彩云一样绚丽动人。

  看看我们纯徒群主王建军。他整理好自己的帐篷就开始吃西瓜。我发现真正的美还是吃东西的时候。毫不保留,放开本性吃,放开想法说话是最美的风景线。建军吃西瓜的时候那种淳朴、那种憨厚、那种自由自在、那种毫不顾忌真的就像一篇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那种精彩远远胜过天上傍晚🌆的彩云。我真的很羡慕,很喜欢。不过,我可能比他也吃得多,只是我吃起来的样子没有他那么实实在在,也没有他那么丰富多彩。这倒不是我不会吃,只是因为我有点尖嘴猴腮,再加上头顶光芒万丈,吃东西的时候有点影响视容,所以我没有给自己照出那种比较尴尬的相片,请原谅😄。

初升的月亮照在建军的脸上,照在建军手里的西瓜上。月亮即将亲吻建军的脸庞,你们说圆圆的脸庞,明亮的月亮,哪个更圆,哪个更亮?

  我们亲爱的领队金玲吃西瓜还是比较文雅多姿。尽管在野滩里,她总是会把瓜子吐出来放到手心里,然后规规矩矩地扔到固定地点。生怕明年遍地长满西瓜-给大地拉疙瘩。当然,金玲的性格也比较直爽,绝对不会亏了自己的肚子。西瓜、羊肉串、鱼肉、烙馍片,皆尽囊括,来者不拒。我又在感慨:能有一个好身体真的很重要,有福之人啊!可惜我这肚子和我的头顶比起来就没有那么光明灿烂了。我只能吃一种,最多两种,嫉妒,恨!这是为什么呢?😢。

  领队金玲可以说样样精通。会吃会玩会干活。看她切菜那个认真劲儿你就知道家里她是把好手。但是她这把好手在家里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因为她爱人天赐比她的“手”还好。而且是好手中的高手。一般情况下没等金玲回家,天赐就会高喊:“金玲,饭已OK,回家吃饭啦”。唉,上帝啊,怎么就不给好手表现的机会呢!怎么就不能让每个“好手”全部搭配“笨手和懒手”呢?看来浪费资源并非是人类的专属。上帝也会偶尔为之。

  金玲特别喜欢做梦,有时候在梦中偷笑。早上我们一家赶回达拉特旗,金玲他们又去固阳县南郊的梅令海休息。这张照片是他们休息时的一个瞬间。也不知道是哪个有才华的人留下这个美好的瞬间。看上去不在梦中。大家猜猜,这是刚从梦中笑醒呢,还是准备去梦中欢笑?我估计她身旁的天赐也是在做同一个梦。当然天赐在梦中笑的也很灿烂。一点也不比金玲逊色。生活真的应该如此,笑吧,笑吧,都来笑吧!

  再看看小萝莉吧。这孩子开朗活泼。美丽动人,热情奔放。我就从来没发现她有过不高兴的时候,我很喜欢这个女孩的性格。她说话也很理智,把人们绕到“黑洞或者坑里”也是她的本事。她有理的时候绝对不会表现出没理的样子。她吃烤肉串的时候完全表现了她的性格特点。狼吞虎咽、噼里啪啦。三五串羊肉下肚也就是三下五除二的问题。别人一般情况发现不了,她吃肉还不耽误观察别人的眼色,她的表情天真烂漫,两只眼睛总是搜索别人搜索不到的新鲜事物。我“跟踪”她吃饭两个小时才给她拍了这个光辉照片,好看吧。还不感谢我?  

  小萝莉睡觉的姿势也很豪放。呼吸间方显大方美丽,仿佛睡着了也能看懂全世界。她每次出去徒步都能给我们带来快乐。我默默唱起了摇篮曲:“睡吧,宝贝,你的爸爸正在过着动荡的生活,他参加了游击队,他打击敌人,我的宝贝,你的妈妈和你一起等待着胜利的消息,我的宝贝......宝贝,宝贝”。

  篝火越烧越旺,仿佛成了天上的一颗星星。我不知道天上的星星是不是也能看到地面上有一群快乐的人在围着星星狂欢。

我们开始放礼花,天上的星星在增加,只是我们的礼花🎆之星不像天上的星星那么有耐心。他们在天上潇洒的“转身”,便落在地面,它们更喜欢我们的狂欢。赵强点燃了“炮瀑”,就像我们在山涧见到的瀑布一样飞流直下三千尺。但这个飞流金光闪闪,更加丰收,快乐,团圆。花开的小儿子芮芮激动高喊:“过年了,过年了”!我女儿领着她的泰迪多多,多多面对炮声吓得狂叫,猛劲儿往我怀里钻。

我们真的感觉是过年,而且胜似过年。我们的快乐也感染了村子里的人。他们跑来观看,给我们送来了水。送来了家乡人民的朴实和热情,送来了他们的关爱和一颗善良的心。

我可不愿意单独叙说小萝莉。在赵强亲自烧烤之前我就给烧烤了二十多串。队友们串起的羊肉串很大,就像我们在乌鲁木齐吃的那些肉串,特别大,吃一口嘴里就流油,翻肥。我的烤技很差,赵强不停地指挥我反转,摔打。我给他们每人分送一串,他们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烫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们手里就只留下光杆儿铁钎。这还是我不会烧烤,如果我会烧烤,他们恐怕把我当成肉串了。 赵强正式烧烤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西瓜、啤酒、肉串、烤馍片、炖鱼交替享受。我女儿也疯狂吃肉串,我真的不知道她怎么也能这样吃?音乐更疯狂,它好像成了队友们的饮食催化剂。 月亮好像也馋得不得了了,它在云间跳跃,穿梭。欲挣脱万有引力定律的索绑,力争与我们抢夺美味佳肴。

  霓虹灯在月光下快速变幻,人们的舞姿丰富多彩。月色朦胧,酒意盎然。我想起来毛泽东的“火树银花不夜天,弟兄姊妹舞翩跹,歌声唱彻月儿圆……”我深深感到,人们的幸福生活就在身边,有人说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突然觉得幸福来的也很容易,只是很多时候人们把幸福从身边放走了。敞开心扉、张开手臂、面带微笑、世界很美好,幸福就在心里!幸福在蓝天白云之间......

队友们放肆地歌唱,一曲不罢一曲地唱。会唱的唱,不会唱的也假唱,跟着哼哼。我就是属于那个哼哼的角色。当然,我们之间没有歌唱家,我们是用心来唱歌。唱出来的是纯情,听在耳朵里是欢乐。我从来都没见过敖俊鲜唱歌,她也激动的一塌糊涂。她的歌曲在夜空中回荡。人们唱累了,啤酒解乏,唱渴了,西瓜解渴。

霓虹灯下敏健的身影在快速移位。我这个对跳舞一窍不通的古董也加入到闪烁的灯光中。顾不了好看难看,直追今夜无眠,高兴就好!闲暇之余,我还是考虑如何才能把我们快乐的时光分享给朋友们。我在篝火旁边写到:

今夜共婵娟 一路长天, 穹边蜡云绵绵。 天边翡翠红莲, 羞煞羊脂玉苑。 人道秋风萧瑟少温柔, 寒水无情欺黄叶。 今却恰似, 天赐飘荡银盘旋。 突然间, 我怀胎一轮明月! 古城河畔飘醇香, 温柔胜宫阙。 丽人举杯问长天、 今夕是何年? 驱长歌、

舞翩跹, 芳草竞欢颜。 篝火红、

姊团圆, 罗莎帐无眠。

问苍天, 月儿能有几回圆?

古城外, 今夜共婵娟。

  我们一直玩到晚上十二点多。众人围着长条桌子玩起“杀人游戏”。我总是反应不过来,我当警察被杀手击毙,我当杀手又被警察击毙。我怎么就进不了角色呢?还是当一个普通平民吧。有时候就是扮演一个贫民也会被误杀。可怜死了,唉。我的脑子怎么和外表一样糊涂呢?

因为第二天我们还的早早回达拉特旗,我们就进帐篷休息。次日早晨四点多我被鸟儿叫醒。

  草原上的坡梁由模糊变得渐渐清晰。我看见一座座远山、一团团云雾。地面上模糊的就像大象、就像肥猪、就像一尊佛像、就像飞鸟。慢慢没有了大象、也跑了肥猪、散了佛像、飞鸟也飞了......来了一群真的飞鸟在天际翱翔。它们那悦耳的鸣叫好像要唤醒熟睡的大地。刺眼晨光将东方照亮,一轮红日在早霞中冉冉升起。草原与霞光融合,霞光笼罩着草原,草原浮撑着霞光。美丽的草原,迷人的霞光。我的心里五彩缤纷!

这次我表现的非常敏锐,迅速拿出手机拍照了几张日出🌅的图片。


  村子里前一个阶段发了洪水。政府给他们拨了救灾帐篷⛺️。

  早晨,我从营地向东走了三公里,我在一处山顶拍照了这两张图片。从图片中可以看见一座高高的山顶⛰️,那正是我上高中的时候攀登过的山,它叫孤山。实际上它一点也不孤。它的周围山峦连绵。

1979年高考结束后,心里没底,无聊的厉害。我就去孤山山下的村子里给同学李来荣家盖房,修路,撬石头。他妈给我蒸大白馒头。熬稀饭。晚上他爸爸陪我喝白酒。两个罐头,一碗腌菜,一碗酒。现在那种情景都历历在目。七年前,我的同学李来荣车祸去世了。我在山顶为他默默的祈祷......也不知道他家的那座老房子是不是还“健在”。

山下是一座水库,从照片中模模糊糊能看出来那种平静的水面。“北魏古镇城圙圐遗址”就在这里。

  山顶上长满了很多种中草药。这可都是原生植物。有黄芩、秦久、苋菜、地榆、小花棘豆、马先蒿、干草、蒲公英、苦菜......我都有点看不过来了。

美丽的家乡,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