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说完了所有的话 我将从此保持沉默 从一只海里的鱼开始 向往天上的星斗 向往森林中谋食的生活 和浩大的天空下自由的飞翔 向往土地的坚硬和立足 的踏实,还有穿过 荆棘中划破伤口流血的疼痛 我用伞一般的鱼翅 幻想土地上爬行的腿 用给予的浮力 幻想承受岸的重量 我用封口的水 呼喊鸟的清晨 用圆形的视线 寻找月亮的光芒

我已经说完了所有的话 关掉灯火,让自己随着黑夜溶化 掉落的雨,忘却云的柔软 在下降的距离中 丈量暴风和闪电的胆量 我在计算海洋的热情 为了我的到达而准备的欢乐 让漂浮的船 看见我睁开的眼睛 我将深深地刺入四面包围的黑暗 分开水的花瓣 毫无保留地到达长满青草的 底部,让阻挡的液体 接受我强烈的撞击 然后石头,张开细小的裂缝 隐藏我无畏的追求

我已经说完了所有的话

让嘴唇贴上封条。像移居的房屋 每块砖头都解散握紧的泥土 我是坍塌到地面的废墟 屋檐上寄生的草将长成树苗 解放沉重的尸体 我的皮肤将长成叶片 在秋天的风中,再一次降落 我选择飘过山峦 飘过弯曲的河 最后重新见到海洋 见到鱼,以及鱼群中挣扎的水草 只是这一次 我不再进入海水 不再永生,不再以雨的动机 尝试另一次的复活



*黑子,出生福州,现定居美国。诗歌是诗人对生命探索的记录,就像摄影,是摄影者用镜头对周边世界理性的整理。尽管这些都无法改变生活本身的内容,但创作的过程让创作者获得感受和表达上的满足。



*小九,命中注定漂泊的一枚游子,现居蒙特利尔。不是摆弄文字的行家,却喜欢在文字里咀嚼生活的味道;从没有学过什么播音主持专业,却喜欢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记录和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只希望走过的生命能留下点痕迹,也希望患了老年痴呆后,有一种方式可以唤醒曾经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