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的余晖金灿灿地从北侧的窗户斜照进来,室内光芒四射。 弹完古筝,我穿着宽松棉质的睡衣光着脚盘坐在沙发里,头发也松散着,免去了身心的一切束缚,是一个没有精心修剪过,粉饰过的我。只有在家里才能享有的那份特别的轻松惬意,我又忍不住说幸福了。 藏在床底下时刻关注着我的熊样,发现我坐在沙发上,突然跑出来,迅速趴到我的腿上,那极其依赖的架势,就像我们离别很久或我要将它送走的样子。嫉妒心极强的朵儿也急忙窜到我身边。我抚摸着它们,听着歌曲《那一天》:“那一夜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只为来世只为有你喜乐平安、、、

  一天了,样儿总是躲躲藏藏,出去遛弯也不走,狠命地往家里挣,我只能连哄带抱勉强带她走一小圈,让她得以拉撒。 我知道,样儿异常行为是因为剪毛吓着了。四年来,几乎都是我亲自为它修剪毛毛。每次去宠物美容院回来,样都会行为怪异,眼神也满是惊恐,不再是吃美味后的喜盈盈,也不是郁闷时的黯然。从美容院回来,羊羔一样的样儿变成了粉白的沙皮斑点狗狗。

或许裸体的原因,样儿这次行为更加异常了,夜半,样儿满地乱跑的声音将我惊醒,白天也不玩了,总是躲到床底不起来,只要发现我坐在沙发里,它就像怕我不要它一样突然跑到我身边,然后紧紧地依偎着我,模样令人心疼。

  样儿很倔强,给它剪毛修指甲的时候,一定疯狂地挣扎了,因此经历了非狗的折磨。我很后悔,没有从小带它去宠物美容院,给它锻炼习惯的机会。 我爱意浓浓温柔地一遍遍轻抚着样儿细嫩粉白的后背,极尽所能倪补它的创伤。朵儿也紧贴着我,当然也不能少了爱抚。像这样,在晚霞的余晖中,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还能伴我多久呢? 一晃样儿已经五岁半了,它的孩子朵儿也满四岁了。狗儿的寿命就十几年,想来,我和它们的缘分还有十余年的光阴。虽然我早已给自己打过预防针,害怕它们离去时经不起别离,提前做好了它们离去的心里准备,可是,此刻,想到它们终有一天会永远地离开我,还是心有悲戚,泪水绪满了眼眶。这使我感觉到,和它们这样亲昵地在一起是多么珍贵和幸福。

  再过几年,女儿也会有自己的家,不再像现在一样黑白地腻在家里了,还能像小主人一样心无旁骛地帮我打理家居吗?钢琴放在哪里,鞋盒怎么吗放,沙发垫该洗了、、、、、、、虽说,无论家在哪里,那扇门总会为她温暖地开着,总有一个专属女儿的绣房,可是,那种小住终究有客居的嫌疑,毕竟心里有了另一份牵挂,就像我回到我的妈妈家一样,在外说回家两个字意义与以往不同了,女儿有了自己的小家。回来不能再说回家,而是说回我妈家。

  想到此,我心戚戚然,绝不是正在低吟的古琴曲山居吟的原由,而是因为给予女儿至亲的爱不仅仅是作为父母的我们了,宝贝不再是我们的独有。父母都希望女儿有一个美好的归宿,我们终究不能永远陪伴她,但是,女儿真的要嫁为人妇的时候,对女儿的那份不舍无法说得清,这使我倍加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再苛求女儿,更加懂得在乎身边的人和事。 静静的室内,沐浴在金色的晚霞中,与亲爱的狗儿们相守,等待待字闺中的宝贝女儿和忙碌的他归来。窗外是邻居们的谈笑声和孩子们的呼喊声,这声音不再是噪音,而是一种让人幸福的繁华的生活气息。 珍惜眼前的所有,无论发生什么,用心去面对所有的一切,说出你的爱,张开你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