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夏天,久居北方二十多年的我,回上海老家探亲。每当夜深人静打开窗户时,我家小区楼下的栀子花香便会飘飘然弥漫了整个卧房,又撩拨起我心头那一缕童年记忆的芬芳……

我出生在上海的石库门里,小时候,每到夏天,我家弄堂里经常会传来阵阵上海阿婆吴侬软语的叫卖声: “栀子花--白兰花,喷喷香格栀子花--白兰花”、“栀子花--白兰花,五分洋钿买一朵”。

每当此时,我和弟弟便会立马站在椅子上,趴在安有铁栅栏的窗户边往弄堂里看。

随着叫卖声的越来越近,便会看到阿婆挎着一只精致小巧的竹篮从窗前走过,偶尔弄堂里有阿姨妈妈们闻声过来叫住阿婆。

阿婆便会轻轻放下竹篮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打开一块湿润的蓝布,里面整整齐齐地躺着用铁丝穿好的一串串含苞未开的栀子花和白兰花,似肤如凝脂的睡美人,纯白的栀子花和白兰花在湿哒哒的蓝布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娇嫩欲滴。

随着阿婆掀开蓝布,淡淡的花香便在弄堂里弥漫开来。

弄堂里的阿姨妈妈们会弯下腰,忍不住挑几朵别在第二三粒衬衣纽扣眼上,用衣襟遮盖着花,行走间飘过幽幽花香,给夏日闷热的空气送来一股含蓄清新、淡雅脱俗的芬芳。

雪白的花朵虽然只有保持一天就会变黄发蔫,但短暂美好的幽香,却久久地萦绕在我童年的记忆里……

而今,又到栀子花、白兰花含苞怒放,朵朵飘逸芬芳的季节。

真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物是人非事事休。

栀子飘香,思念绵长……

(个别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