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作 者 / 君 玉

图 片 / 网 络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 题 记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四十三卷) 有一人提点,下面的人纷纷聪明了,附和说现在人一有了钱,狼心狗肺就都丢了,可怜了打抱不平的记者。甚至还有以此来留言开导她的,说这种男人丢了就丢了,无情无意,她人又这么年轻漂亮,再找一个比他更好的,让他后悔。 看到这里,她不由内心狂笑,哈哈,老天都在帮我林丹,直接送给你一个黑锅,而且与我毫无干系。至于吴迪献其人,确实比那个恶心的刀疤脸看着顺眼,也比他懂情趣,可是那又怎样,始终不是那个人。现在也没有生命危险,等他好了确定能工作再去看看吧,否则没有利用价值何必理他?反正现在是敏感时期,自己不去看也正常。 却不想极速娱乐见是自家记者出了事,便出面向警察局交涉、督促。警察局这次办事非常有风范,在当天夜里十一点多不到十二点的时候在事发没多远的一个大排档抓到一个嫌疑案犯。因为此人在人群中太扎眼,高大,双眼凶邪,面有刀疤,胳膊上有纹身。不过嫌疑犯倒挺英雄,硬是不招。直到灯光照着近十个小时,又不给闭眼避光,最后招了,说是姓吴的记者该做的事已经做完,没有留的必要,否则还会惹麻烦。 林丹追踪看到这则视频报道时,惊地腾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怎么是他?他说的那句“姓吴的记者该做的事已经做完,没有留的必要,否则还会惹麻烦。”那个吴迪献还得罪了他,还是像他说得为他做过什么事?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不安,悄悄地留意着进展。谁知心还没稳定,那边刀疤脸已经意志薄弱到什么都招了,尤其是最后一句让关注这个案子的观众中的很大一部分惊掉了下巴,因为他招出自己是林丹指使的。林丹买凶去杀帮她揭发她先生“抛妻弃子”的记者,这是什么意思?开始人们想到会不会是栽赃,可是他开始并没有招认,而是在意志最薄弱时候说的,公安局还用了测谎仪,都证明不是栽赃。那“秦太太”林丹的怨妇案是怎么回事?假的,诬陷?X!群众简直要骂娘,这是什么脑回路?神经病啊,这样诬陷自己的老公,毁了自己的男人对她自己有什么好处?想婚变,作为受害方多分财产?他们作了种种猜测,唯独不知道她和“秦太太”没有半毛钱关系。 林丹则彻底愤怒、慌乱,跳了起来。自己被拉下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忠信会和刀疤脸合作吗?不可能啊,他们怎么勾结上的?若知道刀疤脸曾对沈云洛的龌蹉想法,不要说合作,杀了他都有可能?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呢?她想不通,只知道一个事实摆在面前,那就是秦忠信获得了舆论的同情,连带沈云洛都被称看相貌就贵气大气,有当家主母的风范,是秦忠信的红颜知己吗?可比那个“秦太太”林丹强多了,拆老公台的女人最可恨,一脸狐媚相,她林丹更像个小三,哪里撑得起“太太”的风度?民众凭着心情说话,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正切中要害。林丹简直气疯了,自己付出那么多,算是把秦忠信彻底得罪。再没有舆论支持,而他不仅未损分毫,还借自己的手帮他把沈云洛推出来,这场苦心孤诣的算计该有多失败?她甚至看得到自己很快就要走到的悲惨下场。不行,自己怎么可以输,怎么可以一场空?尤其是还让他们活得那么好。 于是,第三天上午十点钟,一场“秦太太”声明召开的记者招待会拉开了帷幕。各媒体娱记闻风而至,扛着长枪短炮早早来到酒店会场占据有利位置。翘首以待,等到十点钟,却没见到闻名的“秦太太”的影子。不过这种场合,主角让大家稍等一下也正常,等的越久,新闻的爆炸性还往往更强。大家习以为常,自是耐心等候。不过,温婉善良的“秦太太”并没有让众人等太久。十点十五分的时候,“秦太太”出现在他们以及等在屏幕前的观众的视野中。这次不同的是,她怀里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看起来三岁多的娃娃,一个漂亮的男童。她一上来就很谦逊地为自己迟到向大家道歉,因为去幼儿园接儿子而拖延了时间。并解释之所以今天带儿子过来,是想让大家看到他们真实的母子并给她们母子力量,她相信大家的眼光雪亮,有爱心有同情心,正义最终会站在正义的一方。 一个温婉哀伤即使流下泪也不抱怨的女人,一个粉雕玉琢对现实懵然无知的萌童,一下子把现场与屏幕前观众的同情心激发了起来,全都忘记自己昨天是怎么连呼上当对她大骂一通的了。现场,“秦太太”林丹慢声细语说自己自从怀孕后就回家养胎,等到儿子出生、过了哺乳期,自己是想回到职场的,可是舍不得儿子萌萌的小脸。先生又要求自己在家相夫教子,让他无论什么时候回家都能见到妻儿,于是自己的心被软化,正式辞去在公司里的一切职务回归家庭。数年来一直陪着幼儿,照顾着家,现在已经真正蜕变成一个家庭主妇。虽然家事有保姆做,可是方方面面需要自己想到,不过自己甘之如饴。 因为照顾的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为了他们,自己愿意牺牲一切。可是自己万万没想到,才短短几年的时间,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天翻地覆。刚开始有所发觉时,想着自己当时孕期,再加产期,男人一时不忍他自己的身体受屈也是有的,自己可以想开点体谅,尤其他一直对自己都这么照顾。谁想会有人觊觎自己的位置,而再好的男人,没到手的都是最好的,即使当初如何有原则,最后也是到了今天,将自己抛弃。无论如何哀求,即使看在孩子的份上,对方也是去意决绝,甚至到今天还来夺走自己的孩子。更令自己不能容忍的是,现在出了记者被砍的事件,又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自己一个居家的女人,那个凶犯一看就不是正常领域会出现的人,自己如何认识他,自己又如何会对一个正义的为自己出头的记者下杀手?自己只是有冤屈想倾诉一下,实际心知肚明一切不能按照自己的请求,却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赶尽杀绝。说到这儿人已然是泣不成声,怀中幼子看妈妈哭了,吓得瘪瘪嘴,主持人赶忙安慰“秦太太”,逗引小萌娃。小娃娃紧紧地偎着妈妈,眼里两包泪水,看的现场女记者都朦胧了视线,屏幕前的女观众已掏出了纸巾。 早在林丹抱着儿子出现在众人视线并为自己迟到十五分钟道歉时,众人对她的印象已由昨晚的印象改观。再听到她为了那个男人的一句“相夫教子”而辞去公司的一切职务回归家庭,短短几年就落到了今天这样境地。屏幕前有很多全职太太,有些甚至有类似的经历,甚至有些人的先生也是在自己怀孕期间忍不住自己的欲望去偷吃。有人会在孩子出生后回归,有人则是这一出去就回不来了,曾经工作过的已经忘记了职场,习惯了家庭,只得忍气吞声勉强维持家庭,可也是岌岌可危,还不知能维持多久。而有些正在职场的女人,想到自己一天劳累的工作后,回到家里还要照顾一家老小,早已失去了柔弱的时间。看着自己无论怎样保养也难寻当年光彩的脸,甚至是日益失去腰身的身材,为了家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男人却只看到没有当年的光鲜靓丽,心里总跃跃欲试去外面偷腥,如果有条件就最好再换一个。越琢磨越有代入感,越发同情现在温婉受伤的“秦太太”,最后不禁咬牙切齿得出结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听的旁边的男同事一抖,想着今天回家要怎样安抚自家太太,以免受这池鱼之殃。 会场上,大屏幕一直开着。林丹看着现场众人的表现,看着各媒体记者手里的长枪短炮,斯文而坚强地用纸巾轻轻点去脸上的泪水,心中冷笑:光脚不怕穿鞋的,不把你秦忠信、沈云洛彻底弄臭弄黑就不是我林丹!她完全不记得偎在自己身边的儿子。



第 119 章 剧情转折(下) 就在有快手的记者准备发第一手文字新闻的时候,大屏幕出现了昨天的新闻剪辑后的回放,砍杀记者的凶手从被抓到招供。很明显前面趾高气昂、目露凶光,后面意志薄弱、态度老实。记者从来都保持旺盛的好奇心,见到这个画面后动作快的已经拿起了话筒对“秦太太”林丹进行了提问:“秦太太,您刚才说自己从来没见过案发凶手?” “没有,我没有那样的场合,也没有那样的意愿。” “从来没见过,不认识?” “没见过,不认识。”不管是被谁指使,这次他是铁定进牢里的吧?有什么机会再见自己? “那为什么……” “坏人!坏人!呜……妈妈!” 有一个记者的问题还没问出就被人给打断。只见小娃娃惊惧地看着大屏幕,双眼水汪汪,小嘴瘪啊瘪,可怜极了,也可疼可爱极了。 主持人伸手拉过偎在妈妈旁边的漂亮的宝贝,正想安慰,却听得那软软的童音愤怒地控诉:“坏人,咬妈妈,坏人!” 什么?!不是没见过吗?现场的记者本还为小娃娃阻扰了时间稍有遗憾,忽然入耳这么一句,敏感的他们顿时振奋起来。在林丹尚未反应过来时他们的问题已经抛出。 “小弟弟,为什么说他是坏人?” “他咬妈妈,是坏人!” “怎么咬妈妈?” “咬妈妈!” 众人泄气,看样子不到四岁的孩子哪里说的清楚。有人灵机一动,换了问法。 “在哪里咬妈妈?” 小娃娃愣了一下,视线已经被问题引离屏幕,也没那么害怕了,反倒被问的精神起来。抬起两个小胳膊比划了一个好大好大的样子,奶声奶气:“妈妈带我到一个大——屋里,上去了,再到一个大屋里,”这个大屋稍小一点,“我看电视。” 咦?什么意思?谁听得懂小朋友的宇宙语言?众人皱眉,忽然一人福至心灵嘟哝了一句:“酒店?” 对呀,众人一听,酒店可不是“大屋”,太大屋了,电梯上去了再进“大屋”,孩子看电视?带孩子去?来不及思索,小娃娃被调动起了语言兴致:“坏人出来了,抱妈妈,咬妈妈!” “啊——”众人似乎听出味道,感情那人在房间里,还是套间哪? 这时林丹也听出味了,惊讶地看向儿子:“珩珩?” 可惜幼小的儿子和她没有一点默契,只是看着热情发问的众人。众人这时顾不上“秦太太”本人了,因为他们嗅出了更劲爆的信息,这可是现实版有钱人的娱乐大新闻。其实成人的世界演绎千百万个版本,也就是那些事,可是由一个三、四岁的孩子爆出来,就是他们天天盯着的也难得一遇啊。当下众人对小娃娃的态度愈发好,谁知小娃娃却是瘪瘪嘴要哭出来的样子看着众人。一个女记者忘记了害怕小娃娃的爸爸看到直播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前途,而是为了新闻直接跑到了小娃娃跟前,把他带近了大家的位置。 “小弟弟,不怕,这里有好多哥哥姐姐。你说那个坏人怎么坏了?” “坏人,咬妈妈,我骂他,他凶我,好凶好凶。抱走妈妈,关门,拉到屋里了……妈妈哭,哭,还哭……妈妈出来了,坏人还咬妈妈,把妈妈咬伤了。” “哪里伤了?” 小娃娃想了想,抬手伸出肉肉的手指指指自己的脖子:“这里。” 然后又很自豪地说:“妈妈打他了?” 众人愣,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后面林丹对这失控的局面稍松一口气,儿子总算没害自己。 谁知小娃娃接下来的话让现场炸开了锅。 “妈妈也咬他,还扯掉他的衣服,让他光屁股。我要对爸爸说,妈妈不让我说,说坏人叔叔会打我。我……我就没说。” 全场刹那静止,女记者羞红了脸悄悄退了回去。 只听到场内突兀的一声,是“秦太太”林丹的惊呼:“珩珩?!” 惊奇而恐惧地看着儿子,自己是疯了吗?出去与那个恶棍幽会还带着儿子?可是她和刀疤脸幽会过是事实,被小人儿看到过红痕也是事实,她想不明白儿子怎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只是,内心里是真得慌乱了。这个节骨眼上,爆出自己和别人通奸,那前面的话就不能全信,失了可信度,整篇新闻事件都有编造诬陷的可能,那么奸夫帮自己杀人灭口就有可成立性。儿子,儿子,你到底是妈妈的福还是祸? 其实,仔细推敲,小娃娃的话也不能说明“秦太太”林丹就怎样。但有两个关键点,她们母子进酒店房间时,刀疤脸已在,那就说明是她主动走近刀疤脸的。当然,即便如此,也可能是刀疤脸威胁强迫,可是她却不让儿子告诉自己的老公,难道是想忍受凌辱,息事宁人?什么年代了?和她现在的行事也不像啊?而且她也“咬”了那个人,谁知此“咬”还是彼“咬”?再则,若是心中坦荡荡,为什么一开始咬定没见过、不认识?难道只是为了颜面?是不是也可看成是心中有鬼哪?再看她现在的表现,明显是实有其事无法辩驳的惊慌。 不用言语,现场的气氛就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这时大屏幕画面一转,出现了另一则实时新闻,原来是两间公司合作的剪彩。因为其中一个合作方是M国的一跨国财团旗下的M公司,想进军中国的运动与健康市场,在两年多的综合企业信誉、综合实力、人文理念等的考察后,最后定下了和A市的一个集团合作,这个集团就是中盛。由于中盛踏实稳健的作风,掌舵人秦忠信的前瞻眼光,对产品的匠人之心让M集团看到了长远合作的发展前景。所以今天的剪彩不仅有M公司的执行总裁梅先生,更是来了M集团的背后老板Michael Corleone .首先合作的是一个有机农场,田地、作物种类已经选好,耕种规划也已做好。剪彩是在中盛集团大型会议室举行。主持人介绍了到场的除了邀请的嘉宾、两间公司的高管和各财经媒体的记者外,后面隆重介绍了M集团Corleone先生,中盛这边的董事长秦忠信以及夫人沈云洛女士。 听到屏幕里对沈云洛的称谓,这边现场愣了,不仅是众家记者、主持,包括现场的“秦太太”林丹。她存在着一丝侥幸,是不是他们也像自己以前一样,只是对外说说而已。可是剪彩后活动并没有结束,而是现场的记者就这几天的新闻像秦忠信提出了犀利的提问。 “秦先生,大家都知道您白手创业起家,全赖于您前瞻的眼光、智慧的头脑、商人的良心、企业家的志向一步步把中盛集团做到今天的规模与境界,在健康与运动行业领导同侪。” “呵呵!您过奖了,不敢当。”秦忠信礼貌而适度地表达了中盛的谦逊。枪打出头鸟,中盛只想安安稳稳发展一个企业该发展的事情,不想有朝一日为其他事情浪费精力,“中盛只是在目前大好经济形势下尽本分发展的众多公司中的一间而已,希望同行一起共同进步、发展,也为大家的健康生活尽一份绵薄之力。” “秦先生您太客气了,您可是贵母校学弟学妹的榜样啊。” “哪里,那是母校对她学生的偏爱,既然总要树榜样的,那就树自己的学生好了。这对我也是一种间接的督促、监督,让我严格要求做得更好些,为母校争光!”



现场一片笑声,气氛轻松。在他们的印象中,秦忠信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但同样也是因为太出色而令他们觉得高不可攀、难以接近的人。不想现实接触下来,他竟是这么的随和而幽默,令众多想发问的记者放松下来,问题问的就自然流畅多了。 “秦先生,不知您有留意这两天的新闻吗?” “我每天都在关注,我是中盛的一员,要和众同仁一起往前走。” 众笑。 “秦先生,有关‘中盛老板、考古神女’的新闻?” 有一个胆大的记者充分发挥了记者无冕之王的特点与专利大胆而犀利地直问出来。这边现场的众人紧盯着屏幕,没有人注意到人群后面一个带着墨镜一身黑衣的男人同样紧盯着屏幕,想知道屏幕里的那个男人会说出什么。还有一个已经被忽略的小小人在众人的忽视中愈发降低了存在感地看了一眼带墨镜的男人,然后也悄悄地转向屏幕盯着屏幕中的人。 林丹心脏快速跳动,期望着他说出自己想象的答案。 还有屏幕外的观众紧盯着电视或网络,他们现在急着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忠信静等着那位记者问完,缓慢开口,声音低沉而清晰坚定:“我第一任太太不幸于四年前病逝。不过老天非常厚待我,让我在两年半前遇到我现任的妻子沈云洛女士,并于后来有幸重逢。她让我明白我今天所做的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是什么?” 下面起哄,现场嘉宾也听的期待。 第 120 章 三生承诺 “等她,迎接她,挽留她伴随我以后的人生岁月。知道大家基本都是无神论者,中国男人一般情况下在面对真爱时也比较内敛,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众笑,“但我今天想请大家帮我做个见证,让我得以向我的妻子沈云洛女士献上我的诚心与深爱:如果有轮回,我愿生生世世与沈云洛女士夫妻相伴,共度光阴。” “哇!这么煽情!” “秦先生好浪漫啊!” “你们太恩爱了,真幸福!” 现场一片掌声,有些女记者甚至抬手擦了眼睛,余下的疑问根本不必再问,因为已经亲耳听到亲眼见到,所以那些尚未出口的问题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存在的问题。 沈洛始料未及,双眼朦胧看向他。别人听不懂,她却听得懂他的含义,一时已不记得现在的场合,只是凝望着他。他转头看向她,伸手拥她入怀,给她一个深情而温暖的拥抱。现场众人看着这一幕只有感动与会心一笑,慷慨地给予长久的热烈掌声。 这下现场炸开,感情自己一直都在被现场这个“秦太太”,呸,被这个叫林丹的女人耍了!真够呕心!枉费自己在娱乐新闻界混这么多年,竟被这么个女人的一场闹剧给耍了。 林丹觉得天旋地转,犹如在梦里,这太不真实,他结婚了?他们竟然已经结婚了!那自己这是什么?一场闹剧? 众人都没有留意到刚才的小小人儿悄悄地溜出了人群,走向那个带墨镜的黑衣人。那个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专门前来等他的钱子瞻。 时间退回到早上十点十五分。中盛与M公司的剪彩时间是在十点半,比林丹的记者招待会晚半个小时。不过林丹有做事先声明,所以他们都知道。 剪彩开始前秦忠信在电脑上留意着林丹这边,她虽是迟了时间,但他了解她的个性,知道她不会放过这样一个黑自己和宝贝儿的机会,一定会来。果然十五分钟后出现,却没想到她竟然带来了儿子。自己倒疏忽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会一点不为儿子着想的,这样让儿子怎么在他的小朋友中呆,这是想从小毁了他吗?心下震怒,却也收不回来。把电话打到儿子新转的幼儿园确认经过后,把电话打给了钱子瞻。 当时的钱子瞻也在电脑前等着那个女人的登台表演,自然也看到了被带过去的小人儿秦珩。皱起了眉,这是自己即将收为养子的孩子,怎么能被这个女人给毁了?起身,这时秦忠信的电话打进来,看一眼,接起:“……已经看到……多操心,不用你提醒,他也是我儿子!” 秦忠信语结,这人还真自觉,他儿子?不过一时也无心和他口水仗。 钱子瞻这边说罢,利索地挂了电话,带着阿北出了门,直奔林丹的会场。到了后站在人群外,看着那个女人声情并茂的表演,看到小人儿眼汪汪的有些惊奇,这小子是感动呢还是害怕呢?再到后来看到他萌萌的神一般的表现简直要大笑出来,臭小子!坑了你身后那个女人知不知道?小人儿兀自不知,只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小小一只溜了出来,往钱子瞻这边看了一眼,往门口走去。 钱子瞻看到,唇角一弯:这个小鬼头。迈开长腿迎了过去。 “要走吗?”走到门前,低头问伸过小手牵自己手的小人儿。 “嗯。是爸爸让您来接我吗?” “嗯哼。” “叔叔,待会儿告诉美人……林小姐,子瞻叔叔来接我去爸爸那儿了。谢谢叔叔!” 保安人员在旁边看着他们,不认识戴墨镜的钱子瞻,但认识了小人儿。静默着听他们的对话,听到是小朋友的爸爸派来的人,知道了是秦忠信派来接的,来人气场也大,自不会怠慢。面现微笑:“好的,小朋友慢走啊!我一定会带到信的。” “谢谢叔叔!你好帅啊!”已被钱子瞻抱起来的小人儿趴在钱子瞻肩头,傻萌萌地对后面的保安挥手。全然不记得里面林丹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甚至开心得露出小牙。 无论何时何地,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保安一听,想着今晚要进行的表白,现在小朋友的夸奖是不是预示着一个顺利的好兆头。傻兮兮地站在那儿笑。 钱子瞻嘴角一抽,暗诽,臭小子,这是像他那个讨厌的爹吗?云洛是不是就是这样被哄住的? 钱子瞻带走了秦珩。现场众人看完秦忠信那边的直播,看到最后秦忠信夫妇与Corleone先生谈笑风生,握手合影。双方含笑,显然都对这次的合作满意,对未来充满期待。即使他们是娱记看到这儿也觉得挺高兴的。再看深沉睿智的秦忠信与他美丽大方的妻子沈云洛就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简直不要太般配了!直到大屏幕换了新闻还意犹未尽。 最后视线再转到台上明显失魂落魄的女人,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眼前的装扮时尚、充满女人味的女人和刚才屏幕中的一身款式简洁剪裁精致的棕红色长身连衣裙、一串珍珠项链简约中不失庄重的沈云洛一比,真是地天之差、泥云之别。是个正常人都看得出,沈云洛不仅有难得一见的美丽容颜,还端庄大气,高贵优雅。再看台上的女人,本来也挺漂亮的,但天生的狐媚相,又因心术不正、精明算计而显得小家气。这种相貌,即使自身长不出来,也可以学一手高明的化妆术,再不行,还可以用刀割。但是那种气韵、风度是没办法装扮出来了。是个男人都知道该娶谁。这时没人再觉得她温婉可怜,只觉得惺惺作态,狐媚犯贱。原来是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即使生过孩子又怎样?她这孩子还不知用什么手段弄来的。再说现在私生子多了,心甘情愿为有钱人生私生子的女人多了,只是见过搏出位没见过这么能搏的。貌似还是给她臆想的男主人公带着绿帽子来搏的。呵呵,还真是开了眼界。果然,这个世界,人无下限,天下无敌。 屏幕外的观众,本来职场内外都有为她刚才声泪俱下的表演一撒同情或同感眼泪的女人,看到这儿才恍然大悟。感情这个才是自己心里万分痛恨的狐狸精,还是个异常嚣张、做人无下限的狐狸精。再看秦忠信第一任妻子病逝后娶的第二任妻子,是在两年后才初次见面,后来又重逢才继而相爱的。这个叫林丹的女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恐怕连心都没有,如此行径实在让人彻底无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