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恋
薰香飘自花田来,
衣轻倩影蓝紫仙,
草涩摇曳随风舞,
恋你恋我今生缘。

薰衣草(拉丁学名:Lavandula angustifolia Mill.)又名香水植物,灵香草,香草,黄香草,拉文德。属唇形科薰衣草属,一种小灌木。茎直立,被星状绒毛,老枝灰褐色,具条状剥落的皮层。叶条形或披针状条形,被或疏或密的灰色星状绒毛,干时灰白色或橄榄绿色,全缘而外卷。轮伞花序在枝顶聚集成间断或近连续的穗状花序;苞片菱状卵形,小苞片不明显;花萼卵状筒形或近筒状;花冠长约为曹的二倍,筒直伸,在喉部内被腺状毛。小坚果椭圆形,光滑。 原产于地中海沿岸、欧洲各地及大洋洲列岛,后被广泛栽种于英国及南斯拉夫。(网摘)

今年6月初来到了解忧公主薰衣草园。但似乎来得着急了,蓝紫色的薰衣草还没绽放。但她的色彩已亮瞎了眼球,人们也流连忘返了…

解忧公主薰衣草园位于古丝绸之路的北道重镇——新疆伊犁霍城县清水河镇。解忧公主薰衣草园已经通过国家AAA级景区初审,成为新疆首个薰衣草主题观光园。园区占地面积220亩,由薰衣草生产加工区、薰衣草博物馆和薰衣草香草园3个部分组成。

在中国新疆伊犁的薰衣草,是全世界继法国普罗旺斯、日本富良野之后的第三大薰衣草种植基地,也是中国惟一的薰衣草主产地。

熏衣草是一种馥郁的紫蓝色的小花。这种生于法国普鲁旺斯的花,有许多美丽的爱情传说。

传说一
古时的普罗旺斯有个美丽的女孩,一天,她独自在寒冷的山谷中采着含苞待放的花朵,就在回家的途中,遇见一位来自远方受伤的旅人向她问路。少女捧着满怀的花束,眼睛深情的望着这位俊俏的青年,就在那一刹间,她的心已经被青年热情奔放的笑容所占据。不顾家人的反对,少女坚持让青年留在家中的客房疗伤直到痊愈。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青年的腿伤已好,两人的感情也急速加温。就在一个微凉的清晨,青年要告别离去,少女却不愿家人的反对也要随着青年远去,到远方青年开满玫瑰花的故乡…… 村中的老奶奶在少女临走前,握着一把初开的薰衣草花束,让痴情的少女用这初开的薰衣草花束试探青年的真心… 据说,薰衣草花束的香气会让不洁之物现形…… 就是那个山谷中开满薰衣草的清晨,正当青年牵起少女的手准备远行时,少女将藏在大衣内的一把薰衣草花束,丢掷在青年的身上,就这样,一阵紫色的轻烟忽聚忽散……山谷中隐隐约约的可听到冷风飕飕,像是青年在低吟着… 我就是你想远行的心啊…… 留下少女孤独的身影独自惆怅…… 没多久,少女也不见踪影,有人说,她是循着花香找寻青年去了,有人说,她也被青年幻化成一旅轻烟消失在山谷中……这种花的一出现就代表了爱与承诺一如它的花语一样,等待爱情。(网摘)

传说二
传说有一天,圣母玛莉亚将洗净的耶苏婴儿服,挂在薰衣草上,从此薰衣草就被赋予象征天堂味道的意义。也有人说是圣母玛莉亚直接用浸泡过薰衣草的水来洗耶苏的婴儿服,也许这就是过去的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用薰衣草来洗衣服的原因吧。但也有人说,圣母玛利亚曾对着薰衣草祈祷,所以薰衣草不但有持续不散的香味,还有驱逐魔鬼的能力。(网摘)

传说三
相传很久以前,天使与一个名叫薰衣的凡间女子相恋。为她留下了第一滴眼泪,翅膀为她而脱落虽然天使每天都要忍着剧痛,但他们依然很快乐。可快乐很短暂,天使被抓回了天国,删除了那段他与薰衣那段快乐的时光,被贬下凡间前他又留下一滴泪,泪化作一只蝴蝶去陪伴着他最心爱的女孩。而薰衣还在傻傻地等着他回来,陪伴她的只有那只蝴蝶。日日夜夜的在天使离开的园地等待,最后,化作一株小草。每年会开出淡紫色的花。它们飞向各地,寻找那个被贬下凡间的天使。人们叫那株植物“薰衣草”。(网摘) 

传说四
记得有一个叫安迪的人说过:“只要你去了普罗旺斯,就不会想离开。因为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句话使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多年过后,安迪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去普罗旺斯的那个夏天。举目是广阔的原野,天空深邃高远,风低低的吹过,远处幽谷传来羊群依稀的铃铛声、空灵而沉静。风和日丽的六月里,无边的薰衣草正从娇嫩的浅绿色变成成熟的深紫色。18岁的安迪被这里的一切深深地吸引住了。他背着背包,独自游走在村庄的街道和田野之间,普罗旺斯真是个天堂,它完全不同于巴黎的灯红酒绿,到处充满着自由和清新的气息。他暗自想着,直到视野之中忽然出像一大片浪漫的紫色薰衣草的海洋。他匆忙向这片花海奔去,丝毫没有留意手臂已经被虫子咬了一口。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他不禁停住了脚步。 “用薰衣草香精擦一下就没事了。”一个柔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安迪发现路边小旅店的窗户下坐着一个穿紫色亚麻裙子的姑娘,她取出一瓶药膏,说这是普罗旺斯万金油,擦伤或者被蚊虫叮咬都可以滴几滴消炎。当她温柔的为他擦拭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薰衣草的清香,十分醉人。 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心理作用,安迪的伤口居然立刻不痛了。在交谈中,他知道姑娘是这家小旅馆老板的女儿,名叫索非亚。他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是对薰衣草却有着深厚的兴趣。‘你可以为我做向导吗?我很想到前面那个山岗去看看。’‘我,我……’索非亚的脸涨得通红‘在我小时候,我的双腿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知觉,只能终日坐在这里遥望远处那片紫色的海洋。’安迪这才发现,索非亚穿着一条长及脚踝的裙子,遮住了她的腿。他为自己的冒失感到十分抱歉,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啊?真对不起,我太粗心了。”“其实,喜欢普罗旺斯也不见得一定要日日光着脚走在薰衣草的花海之中啊!”索非亚笑了,“远远的欣赏她的美丽,也许会让自己有更多幻想的空间呢!”“这样吧,我背你上去看看吧。”安迪突发奇想:“看看你心旷神驰的薰衣草王国。”索非亚先是一惊,然后一股感动涌上来。当他们终于抵达山岗的最高处时,索非亚靠在安迪坚实的肩头,高声喊道:“我看见了,他们比我想象中还要美丽,每一枝花苞都是一个摇逸起舞的紫色精灵。”在接下来的几天的相处中,安迪感觉到索非亚可算是一个薰衣草专家。她帮安迪在床头放上一个薰衣草香袋,让满屋子充满了淡淡的清香,说是可以缓解焦躁的情绪,安然入睡。她还在橄榄油或者醋瓶里放上一两枝薰衣草,可以使融融的夏意常驻。。。她还说若是在冬天来临的时候,把干枯的薰衣草放在壁炉里烧,更会香气四溢。安迪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姑娘了,她的活泼善良深深地吸引着他。但他发觉自己已经陷入了一场无法自拔的爱情之中时,他感到甜蜜。同时也感到迷茫,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给这个美丽的姑娘任何承诺。傍晚时分,银白色的月亮挂在深蓝色的天空,空气干燥,温暖,弥漫着薰衣草的香味。斯也寂静,弥漫着薰衣草的香味,还有风的轻吟。安迪谈起自己的家庭:“我的家在巴黎,拥有一家投资公司,父母希望我能继承他们的事业。等我大学毕业了,我一定会在商场上大展拳脚。”望着索非亚温柔的眼光,他情不自禁的吻了她,他爱她有如薰衣草般的淡雅平和,但是他不能想象有一天,当自己成为商场精英时,带着一个双腿残废的村姑在杯筹交错的晚宴上出现的情景。聪明的索非亚看出了他的犹豫,他故意对他说:“我不会跟你去大城市,这里才是我的家。每天坐在门口,看着远处山岗上的薰衣草,就是我最幸福的事啊。我离避开我的家乡。”安迪沉默了。终于到了离别的日子。索非亚把一枝薰衣草别在他的上衣口袋上,微笑的望着他:“其实,爱一个人不必朝朝暮暮。喜欢普罗旺斯也不见得一定要日日赤着脚走在薰衣草花海中。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偶然看到一缕阳光,闻到一丝芬芳,就能在心中漾开一片紫色的田野。”安迪的心一阵刺痛,自己这样伤害她,而他却没有丝毫的怨恨,反而为他解围。他匆匆的离开了这片美丽的田野,没有回头,他怕看见她的眼泪。安迪回到了他自己的世界,离开普罗旺斯已经十年了。商海中的打拼让他变得心高气傲。但同时也觉得疲惫不堪。那个紫色裙子有着薰衣草芳香的姑娘已经渐渐淡出了他的生活圈。她的父母开始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了,他与那些名门闺秀调情,但是他不想结婚,因为每次应酬过后,他都会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他有时候遇到那些香气迷人的小姐,会停下来闻闻她们身上的味道。她们撒着紫罗兰和红玫瑰的香水,可是他常常会因为找不到那股薰衣草的清香而烦躁。安迪34岁时已经成为巴黎一家大型公司的总裁了,他准备在普罗旺斯投资一个香精生产基地。同时他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找到索非亚,不管她是否结婚生子,他都要告诉她,这么多年来,他最爱的花只有薰衣草。光阴似箭,足以让很多东西物事人非,当他匆匆赶到那里的时候,那座路边的小旅馆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现代的农场。安迪四处询问索非亚的下落,得知她们已经搬走了。回到工厂,他的认识经理向他汇报:“我们决定聘请一位当地的香草顾问,但是需要征求你的意见,因为她……”安迪不耐烦地挥挥手:“这些事不要报告我,你们全权负责就行了。”一连几天,他都是一个人来到那片薰衣草的海洋中,失落的抽着雪茄。往日的情景一幕幕浮现,他痛恨自己的自私和懦弱。如今这片薰衣草田野都被他买下来了,可是他却永远失去让这片花海生动起来的天使。正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原生薰衣草,又称英国薰衣草,品质极佳,叶子较细,花穗较短,还有长穗薰衣草,叶子较宽,花茎及花穗较长。现在普罗旺斯华的薰衣草大多是这两种的混种……”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她依然坐在轮椅上,比起往日的清秀有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此刻,她正在细心的教安迪的员工识别薰衣草的种类。是索非亚!安迪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激动地走在她的面前,喃喃地说:“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偶然看到一缕阳光,闻到一丝芬芳,就会想起普罗旺斯有一片紫色的田野。我希望爱一个人就能和她朝朝暮暮,背着她日日走在薰衣草的花海中,一直到老。你说呢……”从这以后,普罗旺斯的居民常常看见一个中年男子背着一个穿着紫色亚麻裙子的女人,慢慢的行走在开满薰衣草的山岗上,他们有说有笑,与这片紫色的花海融为一体,仿佛从来不曾分离过。(网摘)

记录于2018月6月5日新疆。谢谢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