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是读私塾长大的,所以用妈妈的话来讲:“穷书生,整天酸文假醋摇头晃脑的,哪一段也不能当饭吃”。等我长大了才明白:镶黄旗出生的妈妈每天忙在全家吃喝拉撒睡的琐事之中,哪有心思去听老爸的平平仄仄之乎者也呢?要说老爸真是好修养,不管妈妈怎样拦截抢白,老爸永远不急不慌,慢条斯理。 虽然妈妈不买老爸的账,我们几个孩子还是非常崇拜老爸的,尤其是我,从小就喜欢语文喜欢读书,应该是从老爸那里熏陶出来的。 记得一次我们去颐和园游玩,老爸着实的让我们骄傲了一回! 走在颐和园的长廊上,抬头望去,雕梁上都是山水和人物的漆画。外行的人只是看个热闹,可孰不知每一幅画都是个典故,都有出处的。老爸拉着我和姐姐的手一边走一边讲。老爸讲的出神入化,我们听得如醉如痴。一不留神回头望去,好嘛后面跟了一帮人,个个安安静静洗耳恭听,看到被我们发现大家才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羡慕着我们,恭维着老爸。那时我从心里觉得老爸真棒啊!可惜他没赶上好时候,英雄无用武之地,那个时代老爸就是个老八股式的四旧人物! 受爸爸文化教养的熏陶,我从小就喜欢写诗画画,也喜欢古文观赏。记得年轻的时候每个周日不是去国子监图书馆就是去中国美术馆看画展,你说是装模作样也好,附庸风雅也好,其实我就是喜欢! 一筏香色是我年轻时写的最得意的一首七言绝句。那大概是1977年的夏天,忘了是在哪个美术展上看到了一座牙雕名字是一筏香色。一筏香色非常美,回家后满脑子都是那牙雕的画面,忽然觉得那画面应有一首诗来配的,随即写了“一筏香色”。后来老爸读了我的诗给了这样的评语:“工整对仗,文美,情美,意境美”。虽然不是名人点评,但得到老爸的夸奖还是很得意啊! 诗是好多年前写的,2007年我在计算机上涂鸦了一幅水墨,我想这样就更能体会一下那牙雕的意境了! 请大家欣赏:一筏香色 一筏香色满江秋,两岸红枫无尽头。 中游远眺山渺渺,篙止静闻歌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