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季2018

2018.08.18 阅读 142

(又是水景房!朋友提前半年就订好了)

雪山,我们又来了! 今年滑雪拍的照片很少,但是收获和乐趣却是最多的一年。Perisher Valley 所有的绿色滑道都走遍了,跟着教练,还走了几条蓝道。一周“极限”运动之后,虽然肌肉酸痛,却是精神气爽,身心放松。

回想学习初级滑雪时,没有机会也没有必要选择教练和班级,大家都是baby学走路级别。在这个阶段,胆子大的,一两天就能上山了。我们家其他两位都无心走班,直接上山,没有技巧,但享受到了速度的快感。而我第一次在magic carpet上磨蹭了一天也不敢上山。第二天,也是最后一天,我们在thredebo看中一个小山坡,Jack背着我的滑板,一起走上去,来回多次,才算掌控了下山的速度。那时爷俩比我兴趣大,誓要把我“培养”成滑雪爱好者,所以Jack不辞辛苦,一趟一趟帮我卸掉雪板,逼我走上山坡。

(跟着雅兰第一次登上最高山顶)

第二年还是跟团两天滑。刚刚回味到上一年掌握的技巧,两天已经结束。虽然对滑雪还没发生太大的兴趣,一家人在thredebo Vally也留下难忘雪中嬉戏的美片。 浪费了两个滑雪年,几乎就要放弃再学习了。第三个滑雪年是小有突破性的一年。在滑雪迷朋友们的鼓励下,勇敢地第一次上缆车,走T Bar。这样顺理成章就有了去年 第四年再次全家的滑雪行程。

(今年厨师大PK结果是:雅兰夫妻的羊肉泡沫无悬念获胜)

到了中级班,去年在smiggonhole有了点经验教训,如果跟低了班,白白浪费两个小时的宝贵滑雪时间;而跟高了班,成为垫底的一员,不光自己吃力紧张,还为拖全队后腿而内疚。所以每次选跟教练都要先跟同学们交流一下,互知水平,然后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挑选和技术上比自己稍强一些的队员一起,让这两个小时把肾上腺素调到最高,努力跟上节奏,争取不做拖队友后腿的最后一位。

为了小时候的梦,也开始回头补救在音乐、绘画、文学艺术的知识缺乏。就像滑雪由师傅领进门一样,跟着专业音乐指导学习古典大作,就像搭上缆车体验山峦重叠起伏的壮观。古典音乐的巅峰已是不可复制,而现代“缆车”带你轻松领略峰顶美景,再也没有如此“划算”的旅游啦!


从声乐、钢琴、瑜伽、站立滑板、滑雪这些新技巧的学习中,也忽然发现沉浸在学习过程中的那种单纯、安静、置身事外、甚至进入冥想状态的那种乐趣。很奇怪,事务越是缠身,反而越想要找出时间进入学习状态,哪怕一个片刻。

(畅快的火锅宴)


记得年轻时读《生命中无法承受之轻》,正处于迷茫阶段的我,对书名的理解,局限于感觉生活轻飘飘的,没有值得奋斗的东西。那时期望生活能承担些责任,觉得有了负重感才有充实饱满的人生。现在回过头来,发现幸亏有那么一段“无法承受之轻”的阶段,也正巧处在中国文学热和哲学热时期,我的书架上堆满了西方名著和萨特、尼采、弗洛伊德、劳伦斯。收获、小说月刊、译林也是每月必看,我那时关注的中国作家都是先爱他们的文才知他们的名,包括莫言、王安忆、贾平凹。那时还没看到周国平的文集,但一直被他在某报专栏的短文吸引,如今他已是富有盛名哲学家文学家。(据说那时文青上下班的自行车筐里都装着黑格尔的《美学》,可惜那时我身边这样的人寥寥无几,只有在北京看到过地铁上有人捧读,所以印象中文青都在北京😜)。

(看到自己视频,发现还有很多缺点要改😓最后一天自觉比这段视频进步了)


这段现在已成为一去不复返的历史,幸运地培养出了我受益一生的阅读兴趣,和不断探索人生意义和哲理爱好。用哲人周国平的一句话“只有灵魂强大才会去探索”来纪念一下那段“无法承受之轻”的年代,也勉励自己在当今的“无法承受之重”时,让灵魂更加强大,不被责任压倒,不受物欲左右,不随人流逐波,不忘年轻时的初心。

(图:Jasper在家里,据说表现出很想妈妈的样子,每次到我房间门口张望,失望至极🤣)


在这篇关键词为“学习”的滑雪季结尾,再回到滑雪主题。今年大家又把最大进步奖颁给我了。虽然和我们队友还有差距,但今年最后一个下午,我对自己的平行转弯能划出漂亮的弧线已经非常享受了!我跟带头滑雪运动的朋友雅兰讲,他们夫妻俩把我们一家人都带出了滑雪的兴趣,让我们忘记了年龄,冲破固有格局,去探索未知世界。不是所有人需要通过阅读来使灵魂强大,我羡慕所有为梦想而上下求索(即玩要玩到嗨🤣),寻求和赋予生命意义的人。

(图:回程在堪培拉国家美术馆,莫奈画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