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波兰的六月天

2018.08.18 阅读 2227

若是在我的脑海里检索关于波兰的关键词,肖邦、奥斯维辛和《火与剑》(波兰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亨利克•显克微支代表作)一定是出现频次最高的词语。曾在16世纪的巅峰期成为欧洲最大最强势国家,两百年后又被环伺强邻瓜分至几度亡国的波兰,翻开她古老厚重的历史书页,字里行间充斥着刀光剑影,那绝不是《火与剑》同款游戏只在虚拟时空里的厮杀和血拼。


然而车窗外波德平原一望无际的苍翠在蓝得像水晶一样的高天下,童话一般地美丽着,维斯瓦河如闪光的缎带环绕着砖红色的中世纪古镇,战争的痕迹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轻轻抹去了。


风轻,云淡,天蓝,我和浴火重生的波兰,在晴朗的六月天,遇见。

弗罗茨瓦夫的新生


奥得河畔的弗罗茨瓦夫是波兰之行的第一站,这座历史上政权几经更迭的古城,曾是波兰王国最早的三首都之一,从十八世纪中期开始到二战结束前,被普鲁士王国(后德意志帝国)吞并,德语名为布雷斯劳。这座饱经战火的城市,作为战败的代价二战后重新划归波兰。被战火毁坏殆尽的城市经艰苦的重建,再次焕发迷人的光彩,古老美丽的座堂岛,9位诺奖得主的弗罗茨瓦夫大学和著名的小矮人铜像,将这个城市的故事一直流传。

波兹南,转角遇到显克微支


从弗罗茨瓦夫去托伦,搭上最早一班火车就是为了在波兰的开国之都波兹南稍作停留。时间挺赶直奔镇中心,转角处一幢古旧的建筑吸引了我的目光,仔细端详,意外发现是波兰文学国宝级大师显克微支的小型纪念馆。这样的惊喜为旅途添彩,让波兹南的半日时光,在记忆里鲜活美丽。

托伦的故事,红砖讲述


维斯瓦河如闪光的缎带环绕着中世纪古镇托伦,就算夏日艳阳高悬的午后,一样美不胜收。除了条顿骑士团风格的红砖建筑,托伦还是哥白尼的故乡。一到傍晚游客尽散,小镇静谧祥和的氛围,令人流连。

波罗的海“三姐妹”


一路向北,当正午的阳光都透着凌冽,便知道到达了波兰的北部边境。以波罗的海“三姐妹”城而著称的格但斯克、索波特和格丁尼亚,相隔只十数公里,随便跨上一列火车,从这个城晃到下一个城的时间,甚至比住在大都市里的你下班回家都要快。波罗的海的风在六月里怎么吹也是温柔,干净到仿佛透明的空气,让人想一下子都吸进肺里去。

马尔堡,条顿骑士团荣光之地


寻访世界三大骑士团圣殿、医院和条顿,从罗马到马耳他到耶路撒冷,今天在马尔堡终于可以暂时画下句点。虽然岁月已经改了容颜,曾经叱咤风云的骑士已离我们远去,然而骑士精神却是我们不该也不能丢弃的宝贵遗产,在历史长卷的每一幕里,熠熠生辉,直到永远!

华沙,欢乐之城


看过《钢琴课》《浴血华沙》,亲眼看到这座在二战废墟上站立起来的城市,你会和我一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波兰,除了幸运地躲过战火的克拉科夫,在我们参观的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有一个个铜制铭牌,用一张张旧照片警示着,脚下的土地和人民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如炼狱一般的岁月。


然而华沙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不是修复如新的城市,而是这里生活的人们,那坦然流露的快乐和喜悦。时时都洋溢的节庆欢乐气氛,快乐的孩子们,时髦又自信的青年,还有玩轮滑的酷帅大叔,让我相信,华沙,重建的不止城市而是人心。

克拉科夫,古老又年轻


波兰名城克拉科夫,公元7世纪初建,迄今已跨越1500年的岁月,中世纪开始更成为波兰王国的首都达700年之久。老则老矣,整座城市却充满生机 。


幸免于二战炮火的克拉科夫,不管是古老的市政广场,还是微雨清冷中远眺维瓦尔城堡,或是透过纺织会馆的拱廊抓拍夜幕下圣玛利亚大教堂高耸的哥特式尖顶,这城市的美丽一次次令我倾倒。更有1978年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批世界文化遗产的维利奇卡盐矿,二战中拯救上千犹太人的辛德勒工厂,丰富又立体的历史文化遗存远超我的预期。

一次次家园尽毁和流离失所的痛苦深刻在波兰民族的血液和基因里,然而再沉重的苦难也没有打垮勇敢的波兰人民。靠着艰苦卓绝的努力,经过长达数十年的重建,被战争毁坏殆尽的一个个波兰名城从废墟上重新站立起来,向世人展现那无与伦比的美丽。人们常常爱用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样的形容词,看看波兰人民在战争废墟上所做的一切,从此以后,恐怕这两个词语会一直躺在我的字典里,轻易不会再用。


这样的美丽景象固然一次次令我发出惊叹,然而更加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生活在波兰——这个几乎算是完全重生的国家里的人们,那些无忧无虑的玩耍,那些欢笑和歌唱,那些不带一丝忧伤的澄澈眼神。


我愿意相信战争给予波兰人民的不只是苦难,那种历尽劫难后活敞亮了的人生,才是苦难背后生命美好的馈赠吧!


(如果看到这里的朋友,谢谢你的耐心,想有朝一日自助去波兰旅行,可参考我的攻略 搭公交游世界(六)-向着华沙,出发

(配乐《Revolving Door》来自2011年麦姐执导的影片《倾国之恋》的原声音乐,由波兰著名电影配乐大师阿贝尔·科热尼奥夫斯基Abel Korzeniowski捉刀。出生于音乐世家的阿贝尔毕业于克拉科夫音乐学院,主修大提琴和作曲研究,2000年转向电影配乐领域,作品大气和细腻兼具,唯美而感人至深。文图皆系原创,转发请注明出处,盗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