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作 者 / 君 玉

图 片 / 网 络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 题 记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四十二卷) “洛洛。”诺诺看她半天不说话,以为她被打击,轮到谁都会受不了吧?心疼地碰碰她肩:“你?”想说“你没事吧?”可是又怎能没事呢?张了张嘴倒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我没事,到点了。去吃饭吧。”说完,平静地关掉网页,退出文档。 诺诺不敢确信地看看她,然后回去关了自己的电脑。 餐厅里,两人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诺诺拨着饭,看着没事人一样的当事人,忍不住追问:“洛洛,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是……注册了吗?” “嗯。” “那怎么?” “所以不是事实了。吃饭。” “你不介意?”诺诺看看周围,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很多同事都往她们这桌看来并且窃窃私语。 “介意又怎样?能捂住别人的眼睛堵住别人的嘴?” “那,”该看过的都看过了,捂住眼睛又怎样。诺诺泄气的捣捣餐盘,恨恨地道:“这到底是哪个神经病?信息迟钝还不长脑子,却能这样信口开河,一点都不负责任。” 不知道人家是夫妻吗?洛洛是秦忠信第二任妻子,他的第一任妻子四年前去世。那时他们还不认识,哪来的“抛妻弃子”,洛洛又怎么是趋富攀钱的心机小三呢?可是事实再怎样清白,民众又怎么知道,他们也不关心,只管看热闹。这污水泼的太可恨了! 沈洛却是嚼一嚼她刚刚说的话,莞尔一笑,幽幽吐出两个字:“确实……” 诺诺不解地看她一眼,这人还笑得出来?忽然想到之前自己在网上搜的有关秦忠信的信息时看到的,觉得有线亮光,看向沈洛:“洛洛,你说会不会是那个人?” “谁?” 诺诺放下筷子,快速地拿出手机打开一个界面递到沈洛面前:“哪,是她吗?” 沈洛瞟了一眼,认出是林丹的照片,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诺诺就当是确认了,不平起来:“看那样子就是,没见过狐狸精,感觉她就挺像的。那个秦……怎么和她扯在一起的呢?还好没有把她变成真的。不过,这里写她是第二个,他不知道吗?干嘛让别人这样写?给你惹这么大麻烦?”她关心的核心就是洛洛。 呵呵,不让写吗?网上没有,她人是客观存在的。没有网上这条又能安份了?似乎她林丹从来不是一个安份的主。她知道自己和忠信注册了吗?不一定,自己没说过,忠信更不会说,不屑于对她说。不过知道也不会有影响吧?当初玉姝可是全都知道的,当时还有夏之涛的存在,虽不是明处叫板,可也没有收敛多少,不是还勾结了吴锦绣。对自己,她怕是更不放在眼里吧?不过,她的目的不是成为真正的“秦太太”吗?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知道这样会害了忠信吗?更把他推远,这样不是彻底断绝自己的路? 沈洛放下自己的餐具,静静地等着诺诺。大脑里思索着,这种新闻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怎样尽快地解决,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她没有想到自己,一则自己清楚那不是事实,二则自己不是公众人物,三则自己只是个普通的考古工作人员,没有商业行为。而他不同,企业做的够大了,不好的影响会造成很大的经济影响,还不只是钱的问题,而是他的个人信誉、企业声誉、合作项目等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 饭后两人离开餐厅,坐到位子上,没有马上午睡。拿着手机,要不要给他个电话?直接问他吗?不对,如果他看到了,应该会给自己电话试探自己这边的信息的。可是他没有,连平时中午会给的电话都没有,那是在忙了。发个信息给他吧,看他回的信息就知道了。这么想便这么做,非常简单的一条信息:想你了。看着简单的几个字落进对话框,等了两分钟,没有看到回信。放下了手机,闭目养神。 生物钟到一点四十五分准时醒来(下午两点上班),睁开眼清醒一下,拿起手机。滑开屏幕,点开微信,看到他十分钟前回的信息:宝贝儿在午睡吧,想把宝贝儿吃掉。微笑,打开表情包,挑了一个旋转的天线宝宝的动漫表情发过去,想象着他看到时感到好笑的表情。关了屏幕,放下手机,拿了洗漱工具去洗手间简单洗漱。 下午五点半。秦忠信关了视频会议,一天的忙碌总算告一个段落。揉了揉眼睛,伸手拿过桌上的杯子,入口发现已经冷了。看看时间,按了内线电话让Linda重新送杯水。放下电话,滑开手机,看到一个自家宝贝儿的信息,点进去,看到萌萌的表情,惊讶,随即是宠溺的笑出声。 Linda进来拿了杯子出去,对看到的董事长脸上的笑有些嘀咕。接了杯水进来,放到桌上。没有马上走,而是看看秦忠信,然后期期艾艾地问道:“董事长,那个新闻您看了吗?” “看什么?”他奇怪,每天一早他自会惯例搜索应该了解的信息,没觉得今天有什么漏掉的,需要Linda来提醒。 “就是那个娱乐版的,上午给了您网址的。” 看着Linda一脸郑重,他想起来。上午十点钟在没有叫她的时候Linda敲门进来让自己看一则八卦新闻,听到后觉得莫名其妙。这秘书长未免太尽职,督促老板看八卦了。但也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讲,就让她留个平台名或者网址,自己闲下来看。却是一天忙下来,连自己宝贝儿的电话都没给,信息还是四十分钟后才回,哪还记得什么八卦新闻,早抛到了九霄云外。




第116 章 他抛妻弃子(下) 不过看Linda竟然专门提醒,那就看看吧。当场问了Linda网址搜进去,见是一家专门的娱乐报刊——极速娱乐,不用专门留意就看到了头版头条——中盛老板抛妻弃子,考古神女趋富攀钱 。迅速浏览了文章,视线下移看到了自己和自家宝贝儿的照片,不过没有合照,只是两张单人照,却是清晰的正面照,辨识度简直不要再高。不用怀疑就知道出自谁的手。抬眼看看没有走开的Linda,说道:“谢谢!” Linda看没什么事了,虽有疑问却不好直接问,也恐怕老板现在心情不好,就准备退出去。却被叫住,回身,只听董事长问道:“公司里很多人看到?” “应该有一些。这家娱乐报纸地铁都有。董事长……”八卦自己有时也喜欢,但谁也不想自己的东家有丑闻,心有疑问,却不知道该怎么问。 “不用相信这些八卦。沈小姐是我太太,真真正正的你们的董事长夫人。” “啊?那林……”文章中林丹可是个完全的贤惠的被冷落的当家夫人,何时退位的?没看出来那端庄贵气的沈小姐还真是高手段,一出现就把林小姐挤掉了。 “她从来都不是。”虽然不屑于解释,但关系到自己的宝贝儿,不能通知全公司,至少不能让身边的秘书对宝贝儿有误解,她们可是在自己身边工作的人。 “啊?!”Linda这下更凌乱了。天哪,这是在梦里还是在拍戏?自己虽然是没有叫出,但林丹毕竟存在多年,还有个儿子。而沈小姐自那次后就没再出现。自己难免嘀咕会不会“秦太太”的头衔最终还是给、甚至如大家猜测的早已经给了林丹。唉,现在……真是打击自己的智商。这自家董事长也,也真是……奇人! “好了,八卦以后少看。现在知道了就安心工作吧。”已经告诉她了,便直接赶了人。 Linda梦游一般的走出去回到座位上,想着之前对沈小姐的印象,再看林丹,二人一对比就觉得沈小姐和董事长那是天造地设,林丹就一明晃晃的那个。其实自己还是蛮有眼光的。只是,眼下这个乱子,不知道董事长要如何收场。 Linda出去后,秦忠信又看了这家“极速娱乐”旗下的其它媒介。他虽不关心,却也知道这种传媒公司靠的就是这个赚取眼球,赚取点击。这种新闻虽然与国计民生没什么益处,却能做民众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于当事人,像自己,在舆论中成为一个对妻儿毫无责任感的男人,会连锁影响到中盛的信誉;尤其是自己的宝贝儿,她还在单位里,自己还没有和她举行婚礼,没有几个人知道她是自己的妻子,真正的秦忠信的太太,中盛的董事长夫人。虽然研究所的人员相对于其它公司单位的人可能单纯一些,但也是正常的民众,他们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自己的宝贝儿。自己可以不在意闲言碎语,反正那也是子虚乌有,可是不想让她受到一点伤害。事实却是从绑架到现在舆论中伤让她屡屡因为自己受伤害,就算这次最后澄清又怎样呢?那些人会跑到面前来说“哦,原来是误会了,现在相信你了”?没有人会这么做,只会说,哦,有钱就是好,这都能洗白,哪里会是真得白了呢,水军吧,大家心照不宣罢了,这世道,还有几个干净单纯的人?心里一阵愧疚与担心,拿起了手机:“洛洛。” “嗯。以为你还在忙。” “就忙完了,手头还有一点事。你多等我十分钟。”从声音里听不出她有什么情绪,“先挂了,我这边快一点。” “好。”沈洛那边挂了电话。 秦忠信拿开手机,看着通话断掉的号码,回想她的声音倒是依旧的平静开朗。放下手机。再回到屏幕,快速浏览网页,这才发现,那条新闻已经不只是在那份报纸上,而是直接在极速娱乐网页上被高频点击。没兴趣去看下面的评论,却是发现紧随其下还有视频,这是在报纸上没有的。视频显示的林丹坐在一张沙发上,面对一个漂亮时尚的女性,看形式像个访谈节目。他点开了视频快速往前看,原来是今天下午三点才做的节目,听主持人说是今天早上看了那篇新闻后觉得吃惊,为了时效,和她联系后直接就邀她来做的这个节目。节目中,诸多听起来好笑的颠倒是非,这且不说。最令他难以忍受的是主持人特别问到了育珠路别墅的事情,当面从林丹口里确认了宝贝儿从四年前被自己包养的“事实”。秦忠信一手放在下巴处,静静地看着屏幕,轻咬牙关,没人看到那双眼中深藏的嘲讽与冷意。呵呵,好一个林丹,当初竟没有看出这是一个心狠手辣到没心肝的女人!这是要鱼死网破吗?连儿子都不考虑?若只是针对自己,看在儿子的份上,还可能放过你一马,如今竟是大肆污蔑到自己宝贝儿头上,那就有胆惹事,也有力承担后果吧。不再看下去,关了电脑,准备去接自己的宝贝儿。 下午四点钟,心心还没有放学,秦忠义还没从学校回来。保姆在厨房,秦母在阳台侍弄自己的小花园。客厅里秦珩一个小人儿,坐在电视机前的地板上。小屁股旁边放着遥控车,不过暂时没理会,而是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按来按去找着自己可能感兴趣的节目。忽然一个人影吸引了他的视线,停下按动,盯着屏幕,正是林丹在做的访谈节目。他抬着小脸,双眼紧盯着令人同情的一脸被抛弃的少妇哀怨而又委屈忍耐的林丹,懵懵懂懂的看着节目,直到时间过了四点半心心跟着叔叔一起回到家时。听到开门声,小人儿转头一不小心按过了台,画面转换。不过叔叔进来把他从地上捞了起来,顺便关了电视。 钱家老宅小楼书房,钱子瞻盯着电脑屏幕,看着屏幕里惺惺作态的女人,胸膛里一股火。新闻与视频都是阿北过滤本市每天的新闻信息时看到了“中盛”和“沈云洛”而给他的。带着好奇看了文章与节目视频,见她对沈洛这样污蔑,不禁想冲进屏幕掐死她。这个女人,果然怎么都是个祸害。转而想到那个狡黠的臭小子,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生母,看来要早些把那个臭小子带过来才好。可是,只看这件事情本身,却是真有些棘手。在给他信息之后,阿北已迅速安排人作了调查,现在已经知道了她和那个叫吴迪献的记者狼狈为奸。不过,即使一切情况都清楚,却也不是容易妥善解决的。这件事情无论是以钱或势压制信息或者让那记者改囗都只会坐实秦忠信与沈云洛欺负她的事实,除非她自己改囗。可是,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自己并不关心秦忠信,虽有可原谅的原因也是他自己招惹的。自己关心的是云洛,这盆污水实在被泼的太冤,也太恶心。秦忠信那个混蛋怎么惹事都好,只是为什么要把她连累进去?如果,他不能解决好,自己是否该把她带走?她,又会同意吗?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帮她洗清,怎么办呢? 卧室里,林丹捧着笔记本一遍遍看着那篇娱乐新闻与自己录制的节目。看到由那个记者的笔和自己的眼泪与囗塑造出的一个抛妻弃子现在又抢儿子的负心汉与一个爱慕虚荣、丧失道德的拜金小三形象,满意一笑。他不是带走儿子吗?他把儿子带走了。自己就什么都没有了。除了这别墅,名苑雅居的房子,一间小公司,截止到目前他给的钱,自己还有什么?儿子走了,他再也不会来了。他会给自己探视权吗?当时没说。就算给探视权,又如何再接近他呢?现在完全不再对婚姻抱希望,可是自己另外的安排还没做好呢。以后他不会再给自己钱了,中盛,也不再容易走进。中盛,她相信和自己合作的那个男人是个能和他对抗的人,只是不知那十亿怎么样了。至今没到自己帐上,那个人说给自己一半的。难道要食言吗?不会的,自己能感到那个人对他的敌意,那么他就需要自己的合作。对,他要与自己合作就不能食言。自己则要借他的力量拉垮你秦忠信。这是你负我的代价!自己只需要时间,一点点时间就好,一年半载或者三五个月。创建一间公司很难,拉垮却是太容易不过。自己只需要一点时间借那男人之手拿到中盛的股份,到时看你秦忠信和沈云洛在一起落魄的样子。哈哈!和沈云洛?那时沈云洛真得还会和你在一起吗?你看不上我,我偏就要在你面前大笑,让你仰视,让你知道我林丹不是你以为的一般女人。那时,你会后悔吗?后悔把我往绝路上逼?是的,是你在逼我,是你逼我的。既然你如此狠心逼迫,就别怪我无情?不让我好过,那就通通毁掉吧!我要让你、让沈云洛,身败名裂,通通毁掉,连翻身都不可能! 这一刻,她的心里根本没有秦珩的存在。她在当初怨恨自己父母将自己抛弃的时候何曾想到过今天的自己? 第 117 章 剧情转折(上) 林丹以为自己发挥出了真正的魄力与智慧,让那可恶可恨的二人身败名裂,却没想是在一步步为自己挖出怎样一条路。 “洛洛。”秦忠信打开车窗,唤了声接到自己电话等在研究所大门外的沈洛。 沈洛刚走到大门外就看到车子停下,听到他的声音扬脸一笑,走向车子。司机下车,为她打开了后座车门。 待她坐下来后,车子启动,平稳前行。秦忠信伸出右手把她的左手握在了手里,拇指轻轻地摩挲着那纤纤素手上细滑的皮肤,然后拿到唇边一吻。她转头看他,轻轻抽手,看她神情知道她示意有司机在前面,他一笑放下,却没有松手。而是轻声问她:“累吗?” “还好。”其实工作一直以来都不累,不过长时间对着电脑,“就是眼睛有些累。”



握着她的手紧了紧:“那就注意中间休息,工作不是一下子做完的,论文也不是一天写成的。” “我们还好。你自己才要注意。” 他微笑,她的关心,再琐碎微小,也让他觉得温暖、幸福。仔细看着她的脸色,无意地问:“今天有遇到什么事吗?” 她想了一下,看了看他:“没,还抽时间看了看新闻。” 她看到了? “新闻?” “娱乐新闻。”她俏皮一笑。他有没有看到呢? “有趣吗?” “不常看,今天的倒是挺有趣的。” “洛洛。”她看到了。真是宝贝儿,面上竟然看不出来。 “挺有趣的,回家说给你听。”看不出他是否知道,这件事还需要他解决,只是此时不是说话的好时间。 晚饭后,两人回到房间洗漱过,沈洛把自己上午看到的新闻给他说了,才知道下午这则花边新闻已经进了热搜榜,竟然还有访谈节目。虽不想看,但涉及到自己,总要知道一些信息。 秦忠信陪着她一起看完了访谈,间中留意着她的情绪。看到她有些地方会凝眉,有些地方会惊讶。到最后,林丹对着镜头双眼泛着水光温柔婉约地对着屏幕说她不介意她从秦家取走的财产,毕竟作为女人沈小姐是“付出过”的,得些补偿原也应该,只是请求她放她的先生和孩子回家。孩子会想妈妈,孩子会想要和亲生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家庭。又深情唤自己“回家”。忍住作呕的冲动,关掉了屏幕。沈洛却是看到这儿忍不住“噗嗤”笑出来,转头看到秦忠信变青的脸,知道他隐忍着怒气。在他怀里转个身,两手捧着他的脸在他唇上吻了一口。然后双手改为搂着他的脖子,他放下笔记本,抱住她的后背。有些歉疚:“对不起,宝贝儿,连累了你。” “说什么呢,有什么连不连累,又是根本子虚乌有的事情。不过,倒是很有表演天分,而且可以自编自演。只是,会影响你,影响中盛吗?” “别担心,没那么严重。我会处理好的。” “你打算怎么做?她毕竟生了孩子。” “所以才会这么有恃无恐。知道因为珩珩的存在,总不会对她赶尽杀绝。” “倒也没有白在你身边待过,对你挺了解的。只是,珩珩……” “洛洛。”他看着她,不知道她怎样想。 “你别多想,我只是心疼珩珩,等他长大,若知道这么一段……其实……”沈洛觉得说不下去。内心里,她倒愿意给她足够后半生生活的钱,大家相安无事。可是,显然除了最终的目的,林丹不是容易以其它方面来满足的人。这个女人太难缠,因为她野心既大,又百无禁忌。 “宝贝儿,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瞒不了你,也让你心里有数,毕竟你还在研究所里,要面对同事。但是,知道了就好,你可以先去所里,也可以辞职回家,其它的不用操心。假的终归真不了,清的也最终浊不了,交给我,我会处理好的。嗯?” “嗯,”抬脸看着他,带着一点撒娇,“是我先告诉你的,告诉你,就是要你处理的。” “呵呵,洛洛,”低头对着潋滟娇唇啄了一口,把她抱紧,“宝贝儿!” 抱起她,两人上了床。熄了灯,适应黑暗后,看到在自己怀中睡得安稳的宝贝儿,想着这件事情。对公司虽会有些影响倒不必放在心上,因为假的就是假的。只是那个女人以儿子作倚仗,肆无忌惮,又以毁掉自己和宝贝儿方才解恨。若是路人甲乙,或者商业对手,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对她,自己还的确不能赶尽杀绝。她不在意儿子,自己却不能不顾及儿子,总要照顾他长大后的感受。可是要说放过她,也决计不可能。她有心污蔑、伤害自己的宝贝儿,连同绑架一起,如何能再放过她?只是要怎样处理才能不留诟病、干脆利索。他思索着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自己该采取的方案。最后想到自己要借力的人,两个人在脑海里闪过,反复交织,心里定下了其中一个。于是,凌晨时候,看看怀里睡得安然的人,微微一笑,阖目睡去。 翌日一早,秦忠信送了沈洛去研究所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最后一遍权衡过,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一早,莲峰山庄园,夏文隽的书房。他盯着屏幕,看着攀上热点的新闻与视频,目光冷淡,面无表情。只有咬动后牙牵动的肌肉和放在椅子扶手紧握的拳头泄露了他的情绪。这个女人,还真够胆!当年害了夏玉姝,之后利用林逸,现在又来害她。他缩小节目的画面,缩小文章的界面,使两个并列,然后看着文案下面沈洛的照片。 行动上,他没有对沈洛做任何的定论,但是,心里已不知不觉把她列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而那个人,和她们两个都这么亲密,成为她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最亲密的人,却将同一个疯子带到她们的生活中,带给她们霉运与麻烦。不知他会怎样解决眼前这个问题。自己从昨晚看到,就一直在想,方法虽好,可是也要看他处理的速度与手段。他要不能很好地处理,那就自己处理。反正,无论因为她们还是因为那可恨的血缘而甘被利用的他,自己都早就看那个女人不顺眼。只是,这个世界上,因为那个人而和自己有关系的除了那个能叫自己uncle的小女孩,再就是她了,而且似乎,她和自己的关系更近。管它是否玄幻,管它是否作了恶人,总之要想办法把她带走,如果可以,把小女孩也带走。没有能力保护,凭什么资格拥有?当然,知道他一直本分经商,只是一个商人。可是,为了她,如果他需要一些特殊助力,又来求助的话,自己愿意放下一切隔阂,与他合作。 就在他琢磨着自己会大度放弃嫌隙俯身合作的时候,手机振动。拿起电话,看到来电号码,瞳孔缩起,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情绪,按了接听。二十分钟后,通话结束,放下手机。转头看向安静靠门站着的人。淡淡一笑,扬眉:“怎么不过来?” “怕打扰你?”那人一改平日的吊儿郎当,脸上是少有的郑重,又仿佛带着些心事。 “偷听电话比打扰更严重。” “对不起,不是有意要听。本来是看你没怎么吃早餐,过来找你喝早茶的。” 闻言看看他,眼神温和:“全听到了?” 他进来,自己自然有感觉,只是因为是他,才没有避讳,而且,他总要知道。 “是对她吗?我看到了节目。” “你知道她的身份吗?” “现在?隐约猜到。” “你觉得她对你怎样?” “她是我姐,亲姐姐。” 亲姐姐?这一个称呼击中他,想起那天那个人对自己说的“她是你异世的姐姐,是那个人那一世的亲生女儿,他最珍爱的女儿”。看着眼前人的妖冶面孔上此时竟是带着无限纯真与一丝心痛,轻呼一口气:“不是因为你,她不会有机会做这个节目。”只是,她屡次触犯我要保护的人,也一直在利用你。你,既和我站到了一起,又怎会允许再让她利用你。 “你……要对她怎样?” 她是无情了些,可是我还是不想让她碰上你。碰上你,对她来说,何异于以卵击石? “放心,会让她独立的活着。” 我只能让步到这一点,单单以她对你的轻视,她就不该在这个世界上了。当然,毁灭一个人,不一定是要她断气。断绝她一切希望比让她彻底消失更有趣。 正在新闻与访谈节目下咒骂小三、负心汉、同情“受伤”的林丹的评论跟帖愈演愈烈的形势下。第三天一早,又一则新闻轰然出现,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它与前面的新闻紧密相关。原来写出那则新闻的记者吴迪献于当日凌晨两点走夜路时被砍杀,幸遇一个仗义的出租司机给送到就近的医院急诊,硬生生从生死线上抢救了过来。可惜,凶手逃脱。 第 118 章 剧情转折(中) 林丹看到吴迪献被砍时,很是惊愕。有一霎想是不是秦忠信派人做的,但很快又否定。若这样做,不更是坐实了他抛妻弃子的无情薄幸,不仅无情薄幸,还心狠手辣,他怎么会做这种低智商的事。再一想那个吴迪献既能做这件事,肯定之前也做过不少捕风捉影、不真不实的花边新闻。可能哪一则就惹到了什么人,今天正好好运犯到人手上。这么一想,便丢开了。只是再看这则新闻的评论跟帖时发现竟有人把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说是肯定是秦某某买凶杀人,可惜买了次品,没杀死,看这下该怎么擦屁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