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壺斟日月,一斋藏古今。一壺斋 🈵

 摄影后期P圖: 一壺斋 撰文: 一壺斋 🈵

美篇《故土情深》专题达人排名榜 🈵

作品加精后录於美篇《故土情深》专题 🈵

🏡🌵🌳……🏃🌵🌳…………🚴🌳🌵……🏡

一壺斋書房博古架

一壺斋藏書室

一壺斋全長13米超寬景观陽台,180度廣角全方位無死角一望無際零机動車輛田园山景。 一壺斟日月,一斋藏古今。 一壺斋 🈵🏡🌳🌳🏃🌳🌳🌳🌳…………...🚴🌳🌳🏡🏡🌳🌳🌳.🌳🌳🌳.🌳🌳🌳.🌳🌳🌳🏡

第一圖 月是故鄉明


每逢周末,城里许多家庭时尚携妻带子,呼朋引友来到乡下种菜摘瓜,采菊弄畦,其趣怡然,其樂融融。许多城市人父輩都在農村,身上流淌的仍是農民的热血。身居闹市,依然热恋土地。東莞有一女子把小岛开辟成一个由500小畦挂牌编號的菜园,然后租给附近的市民。城里人趋之若鹜,踊跃抢租。菜园平时由女子雇佣農民耕作。市民周末便可乘船到小岛自已购买编号的菜畦過把農家瘾,享受城市与鄉村的两栖生活。這女子的异想天开,互联创意,圆了多少城市人的故鄉梦。


好些國人洋装穿在身,绿卡握在手,站在异國的山岗上高唱《我的中國心》。其情悽悽,其意切切;好些國人財產移出境,妻儿办出國,站在落基山上高唱《我愛你中國》,這是出于怎样的一種無奈,若不是迫不得已,有誰愿意拋妻弃子,离乡背井,跪别祖祖輩輩繁衍生息的热恋的土地。這中年易地,如同城市街道的移植樹,根蒂浮浅,風雨飄摇。“美不美,家鄉水;親不親,故鄉人。” 游子之痛,唯有故鄉的雲聊以慰伤。在那語言滞阻,人地生疏的异地栖息定居,个中滋味,只有當事人知晓。


多年前毕业于全國名牌重点大學的我,毅然放弃大城市诱人的物質生活,回到生于斯長于斯的穷乡僻壤,原因只有一个:我爱家乡的山和水。這山,不亞桂林山峦;這水,堪比農夫山泉。鄉村,是一張优質的宣紙;鄉民,則是画山绣水的藝術家。于我,則如同一名热愛鄉土文化的摄影師。

摄影:池陽隐士 撰文:一壺斋🈵

第二圖 流水鳜魚肥


平生喜吃鱼而不喜吃肉。只能先向鱼儿说聲对不起。本人亦學佛,但尚未到家。我们家鄉的魚儿是喝農夫山泉长大的。抓捕上来,只用清水,不加油盐,就是一道佳肴;而城里的鱼儿是生活在一潭死水之中;商人深谙防勝于治,一出生就喝几十种西药和各种激素。這鱼儿的口感是五味杂陳。


家鄉的鱼儿鲜美到什么程度呢?鄉里有一盲人煮魚,因無加盖,魚儿怕热跳了出來,盲人不爲所知,連贊鱼汤如何鮮美。邻居们哈哈大笑告知实情,岂料盲人聽后回答说:“鱼儿未煮就這么鲜甜,要是煮熟岂不把人甜死。”  


古人描写闲情垂钓的诗词不計其数。若论意境,獨鐘情唐代诗人张志和的《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摄影:尘封的記忆 撰文:一壺斋🈵

  第三圖 根老藏魚窟


鄉村的沟渠绝少污染,两岸的半坡总有羊儿在慢慢吃草,嫩绿的青草遍布河岸,让羊儿也失去了争抢的欲望。沟里的水清澈見底,随处可見小鸭子欢快地追逐小鱼儿。沟渠里水草、野花生长的很茂盛,小蝌蚪、小鱼、小虾灵巧地穿行其间。鱼儿品种主要有“小黄鱼”和“鲫鱼”,因为是野生的缘故,所以体型都不大,也很机灵,很不好抓。

我们采取的办法是把沟渠里的一定区域用泥土垒成小小的堤坝,然后分为两拨人,分别在堤坝两头往外泼水。随着水位的降低,那些深藏不露的家伙便藏不住了,有的露出脊背,有的拼命往深一点的水域游,有的搁浅了,成了我们的战利品。最后,当堤坝内几乎没有水的时候,剩余的在泥里扭动、挣扎的鱼儿便被我们抓进了小桶。

最难捉的就是泥鳅了,它身体特别滑,不会抓的话,即使两只手抓,它也会从你指头缝里钻出去。我们的窍门是用食指和无名指固定泥鳅的一侧,用中指夹住另一侧,用三个点卡住泥鳅,使它难以溜走。

印象中,最多的一次捞了有小半桶鱼,足有十几斤。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故意走得很慢,很慢,走到村边索性休息了好一会,以便让别人看到,我们也好趁机炫耀了一番,听着大人们的夸赞,那份得意、满足、自豪,至今还记得!

摄影:李隱泉 撰文:一壺斋🈵

第四圖 帶月荷锄归


描写劳动归来喜悦心情的诗詞,历代有不少佳作。最出名的当数东晋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其三》,尤其里面的“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那种辛勤劳作之后,蹲在田頭,抽着旱烟,欣賞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時的喜悦心情跃然纸上。


全詩如下: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沾衣不足惜,但使愿無违。


八十年代歌唱家张明敏的《鄉間小路》更是把这种心情推至極致。受到农村知青特别是有乡村情结的城里人的热愛。歌曲旋律朝氣蓬勃,清新优美。特别是歌词,更是一首优美的乡村情调的田园詩: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的同伴。蓝天配朵夕陽在胸膛,缤纷的雲彩是晚霞的衣裳。荷把锄头在肩上,牧童的歌声在荡漾。喔喔喔喔它们唱,还有一支短笛隐约在吹响。笑意写脸上,哼一曲乡居小唱,任思绪在晚風中飞扬。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風飘散,遗忘在鄉間的小路上。

摄影:ZW(泽吾)撰文:一壺斋🈵

    ã€€ç¬¬äº”圖 回首溪山绿


中國人特喜欢数字三,与三结下了不解之缘。三碗不过岗;三过家门而不入;三思而行;三人行必有我师;三打白骨精;三观不正;三个女人一台戏;事不过三;就连旅游,探親也分成了三段。先兴师动众,浩浩蕩蕩送至高铁口或飞机埸;下高铁飞机后再兴師動众,浩浩蕩蕩送至目的地。颇有皇帝出行的风范。表面風光,其实心身俱累。


家往高铁站40分钟,侯車取票30分钟;途中90分钟;转地铁换地铁40分钟。把数字加起來发觉与二十年前乘坐長途汽車丝毫無异:朝三暮四,换汤無换药。看看俺農村,“楊柳风儿吹,唰啦啦啦啦啦;小河儿淌水,哗啦啦啦啦啦,誰家的媳妇,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半那么半个鐘,就把娘家回。


鄉村的出行才是真正说走就走的旅游。不像现代旅游。脚手,屁股,身心受苦只有眼晴享受。而且風景只在目的地。坐在船上,沿岸两边的青山绿水就已经秀色可餐。偶尔有几只载着猛男帅哥的小船擦身而过。如果你勇气足够大,说不定还可邂逅艳遇。你可穿越一下唐诗的妙景:君家住何处,妾住在黄塘。移船暫借問,或恐是同鄉。女追男,隔薄丛。说不定立馬就找到如意郎君。

摄影:铁山兰 撰文:一壺斋🈵

   第六圖 烟雨鎖柳塘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风吹呀吹,吹绿了巍峨阴山南麓广袤的田野,杨柳发芽了,桃李花儿吐蕊了,小草也努出翠绿的嫩芽,欠欠腰,摇摇头。蛰居一冬的小动物倾巢出动,毛毛虫在软绵绵的土地上蠕动着,猜不着要去向何方?蜥蜴是呼朋引伴,成群结队,跋涉在明媚的春光里。蚂蚁更是不辱使命,为筑窝而鱼贯前行。机灵的黄鼠狼伫立观望,旋踵间,穿入草丛中,不见了踪影。 一天之计在于晨,天色微明,声声犬吠划破了黎明的寂静。麻雀三五成群,在披着新绿的杨柳树间飞来又飞去,间或发出几声叽喳的欢噪声。炊烟袅袅地升腾起来了,微微清风拂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馥郁的花草味儿,太阳渐渐地露出了嫣红的笑脸,拖拉机“突,突—”地响了起来,牵牛荷犁的伯伯吆喝着,一天的田耕开始了。


耕地的農民如同一位身怀六甲的少妇。犁田之前,嫩绿的禾苗已葱翠欲滴,只等犁耙完毕,小苗便似十月怀胎,横空出世。到那時,田园又变幻成另一幅画卷。請看宋 ·翁卷的《乡村四月》: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多美的乡村插秧图画。远山绿如黛,蓝天映水中。

摄影:尘封的記忆 撰文:一壺斋🈵

第七圖 打起黄莺儿


這鄉村没有喇叭轰鸣的机動車辆,亦没有磨肩擦掌,熙熙嚷嚷的匆匆人群,只有各色鳥儿欢快地唱着不知名字的歌儿。汉字简化专家真是太有才了,五十年前就能预测到鄉村的青年汉子都跑城市淘金,故把鄉字改成没有郎的乡字。如此使得鄉村更加休闲清静。


某天记者到山沟里采访二娃。这二娃每天吃着城里人羨慕的土鸡野菜和住着冬暖夏凉的窑洞却向記者诉苦说這鬼地方可不是人住的。明年开春准备到城里赚笔钱回来讨房媳妇。记者高兴地说,那到時你这窑洞可要借我寄住。二娃说你想住多久就多久吧。


只有住过城里的人才知道鄉村的美。城里那重叠排列的钢筋水泥鸽笼会把一个正常人囚出病来;城里高耸入雲的水泥森林会让你有种井底散步的感觉;房地产开发商製造出来的所谓花园小区实质上是把手可摘星辰的水泥森林随意安插上几棵小樹,与鄉村遍野的茂密树林中稀疏点缀的炊烟枭枭的低矮白房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摄影:尘封的記忆 撰文:一壺斋🈵

第八圖 寒山獨見君


有谁想体会一下便秘的感觉嗎?告诉您一个好去處。您到大城市的五步一路口十步一叉道的康庄大道体验一下就知道了。那里的警察叔叔真是太有才的心理學家了。他把200秒的红灯分成二次播放,以减少您的暴躁感。600秒的红灯为何能降成200秒,警察叔叔的妙法是把绿灯减少为30秒。这样如果前面是一辆長長的大货车,差不多就只能通过一辆,有時您要連续等5至6次红灯才能通过一个路口,知道便秘的感觉有多爽了吧。


鄉間的水泥小路让你有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如果您单车车技了得,你可以闭上眼晴,放开双手,一般不会撞到来車。“古徑無行客,寒山獨見君”。這乡間小路,才是真正的花园小区。没有汽車,不見摩托,只有三三两两休闲的鄉民。這鄉道没有喇叭,不見尾氣,也没有假惺惺的让行人优先通过的斑馬线。只有不远处三三俩俩的小孩。儿童放學归來早,忙趁东風放纸鸢。

摄影:尘封的記忆 撰文:一壺斋🈵

第九圖 清泉石上流


這飞机,高铁,輕軌,地铁的发明製造出來的暈車暈船,旅途劳頓,把走亲戚,回娘家变成了一件心身俱累,痛苦不堪的事情。我们鄉村一般同村不嫁娶,通常与前后三里路的邻鄉通婚。走亲戚,回娘家步行就可抵达。一路欢聲笑脸,鳥語花香。請看《回娘家》的歌詞:楊柳風儿吹,唰啦啦啦啦,小河淌水流,哗啦啦啦啦,誰家的媳妇,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半那么半个鐘,就把娘家回。


俺家的亲戚,我走得最多 。 记忆中,第一次走亲戚是去舅舅家 正月十六,小舅拉个平板车来接母亲,我也跟了去 我和母亲坐着小舅的车子,一路上,我看不见车往前走 只看见路往后退,感觉特好玩,特有趣 到了舅舅家,我看到,大姨、二姨早已在那里等我们 母亲和他们聊天叙旧,我和二舅家的外孙便跑去串门子 玩耍中,为争东西,我把二舅家外孙的耳朵狠狠地扭了一下 疼得他哭着喊着跑到二舅那里去告状 二舅不但没有怪罪我,反而笑着给了我一卷子压岁钱 。

摄影:沙漠绿洲 撰文:一壺斋🈵

第十圖 竹喧归浣女


現代人整天都在瞎忙,还美其名曰过着高品位生活。早上起床用跑步机锻炼一小時,扫地改用智能吸尘器,煮饭用智能定時淘米锅,洗衣用全自動洗衣机;吃完饭用智能洗碗机;就连开门都懒得用手替之以智能声控。下楼把步梯改成智能电梯;然后开車上班去,年轻时拚命赚钱,年老时 用拚命赚来的钱治病,吃力不讨好,聪明反被聪明误。


看看農妇是如何开始一天的生活的。早上起床,便把一家人的衣服放在竹篮里,然后步行到村頭榕樹下的溪边石台阶上手洗。这被清澈河水洗过的衣服比洗衣机洁白多了。農妇这衣服洗完步也散了;家务也做了;風景也賞了;新鲜空气也吸了;天也聊了,还为邻居的喜事儿点了赞。并且装饰了别人的風景。十全其美。


最喜欢王维的《空山秋暝》,把洗衣女的埸面刻画得美仑美奂: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摄影:弓长章 撰文:一壺斋🈵

第十一圖 琵琶半遮面


記得小時侯,夏天是鄉村孩子们的最爱。果园里的荔枝,龙眼,桃子,無花果,完全不去理会人类春华秋实的规劝,争先恐后在炎热的盛夏竞相熟透。但由青转红的过程太漫長了,我们这些孩子可等不及,通常在青黄不接的时侯就已饱享口福,如同当今的青年男女,婚前就已把禁果吃腻了。


爬上樹吃饱水果,已是满頭大汗,最舒服的事情就是到榕樹荫下的小溪洗澡。溪坝由一块块的大石砌成,樹旁設一约十米缺口,可沿石阶拾级而下。常有一些漂亮姑娘在石阶上洗衣服。记得以前没有泳褲,所以孩子们都是全裸出镜,那些姑娘不谙世面,充满好奇,常常手抱琵琶半遮面,偷偷瞄一眼后便羞红着脸低下了頭。


家鄉的溪水不受污染,清澈見底。不時可見魚儿在水底休闲漫游。這溪底沒有烂泥,全是实地的沙子,按摩脚底舒适無比。游累了,便坐在榕荫下的石阶上,下身浸着水,露出上半身看远处的風景。不过時不時要关注水下的捣蛋小鱼虾,它们冷不防就会把你的脚趾咬一口。真正是高手在民间,比我稍大的伙伴他每次都能徒手在水里抓到鲤鱼,草鱼。真是太不可思议。

摄影:去婺源 撰文:一壺斋🈵

第十二圖 茶閑烟尚绿


無論是参禪悟道的高人隐士,还是附庸風雅的市井茶楼,都喜欢撰写茶联。故此古今中國的茶联多如牛毛,繁若星辰。最赏《红楼梦》中的茶联:宝鼎茶閑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品茶的环境在茶道中列为首要条件。茶宜精舍,净几明窗,焚香兀坐,幽人雅士,云林中,松月下,花鸟间,清泉白石,绿鲜苍苔,素手汲泉,红妆烹雪,泥炉吹火,竹里飘烟,此间无处不漫茶香,又无处不参禅意。

鄉村的這份安闲清静,在城市里已經变成了奢侈品。在單双限行与外地車禁入的一线,車輛已如蝗虫泛滥成灾。鄉村的“鄉”字已經简化成所有汉子都跑得不剩一人的“乡”字;鄉村的“愛”字则省略成拋弃烛光里的媽媽与热恋土地的仅仅剩下追逐城市铜臭的無心之“爱”。城市居民己变成一锅行色匆匆,上窜下跳的热窝上的蚂蚁。

故此,城市己难觅一方静土。茶者,草木中人亦,而非钢筋水泥。把人放在大自然之中,才能算真正的品茶。恰如宋释德洪《山居》詩中所雲:“深谷清泉白石,空斋棐几明窗,饭罢一瓯春露,梦成風雨翻江。”知堂老人《吃茶》說得更妙:“喝茶當于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清閑,可抵十年尘梦。” 一壺清茗,三,二知已,榕荫下,幽窗旁,無汽笛之乱耳,無叫卖之劳形;談笑有翠鳥,往來無人聲。此番愉悦心境,难以为俗人道亦。 摄影:BJLWZ 撰文:一壺斋🈵

第十三圖 人來鳥不驚


家鄉学校旁山坡上有两棵百年大榕樹。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树干硕大無比,树樱崎岖形成踏板,孩子们经常爬上去玩耍。树上小籽儿红熟时,引来数以千计的鳥儿,欢快地享受着大自然的盛宴。曾经为这兄弟榕樹画過一幅國画,题名《榕荫牧牛圖》,画面有一小孩坐在树上吹笛,意境自认不比画榕名家杜应強逊色。这鳥住的地方其实比人类的别墅好得多。

“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意境真美。描写鳥的“别墅”無人比得上老舍的《鳥的天堂》,抄录出来大家共賞。


在一个地方,河面变窄了。一簇簇树叶伸到水面上。树叶真绿得可爱。那是许多株茂盛的榕树,看不出主干在什么地方。   当我说许多株榕树的时候,朋友们马上纠正我的错误。一个朋友说那里只有一株榕树,另一个朋友说是两株。我见过不少榕树,这样大的还是第一次看见。   我们的船渐渐逼近榕树了。我有机会看清它的真面目,真是一株大树,枝干的数目不可计数。枝上又生根,有许多根直垂到地上,伸进泥土里。一部分树枝垂到水面,从远处看,就像一株大树卧在水面上。   榕树正在茂盛的时期,好像把它的全部生命力展示给我们看。那么多的绿叶,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点儿缝隙。那翠绿的颜色,明亮地照耀着我们的眼睛,似乎每一片绿叶上都有一个新的生命在颤动。这美丽的南国的树! 朋友说这里是“鸟的天堂”,有许多鸟在这树上做巢,农民不许人去捉它们。我仿佛听见几只鸟扑翅的声音,等我注意去看,却不见一只鸟的影儿。只有无数的树根立在地上,像许多根木桩。“鸟的天堂”里没有一只鸟,我不禁这样想。于是船开了,一个朋友拨着桨,船缓缓地移向河中心。

摄影:静心 撰文:一壺斋🈵

第十四圖 远看山有色


烧香拜佛,敬奉神灵的善男信女都熟知“近处无灵应,老爷响天邊。”拜佛祖喜欢跑到离家几十里的寺庙。“过家咸菜香”,小孩如此,大人尤甚。邻居有一盲人算命,其母信不过他,特到邻乡占卜,被其获知,氣得两眼发光,三天不事其母。附近有一伪书法家,证书奖状近百张,已被外星人宇宙书法协会聘为签约作者。现有食客五百,学者一千。皆外地慕名而來。


最怕劫匪有文化。公車上,一劫匪微笑着告诉乘客:把队排好。前三名免费,第四名200,第五名250,第六名300,每名加收50,司机提成5%,哈。。。。这隊排得又快又直,比幼儿园小朋友更有水平。当今最有才者当数旅游公司这些奸商,居然在数碼技术,三维成像這么发达的今天,依然能够说服地球人相信奔波劳累,破財損身才叫旅游,而閑坐品茗,靜聽花落則是浪费生命。且上窜下跳,疲惫不堪才叫親临其境,而观看摄影师费了九牛两虎之力拍出的高清数码则属无奈之举。餐饮商人则反其道而行之。由厨师代劳,客人坐吃其成称为享受;而私下厨房,炒蒸烧煮却不叫親临其境。真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古語雲:自己文章,别人老婆。自已的文章左端右看,甚觉连标点符号都余味无穷;而邻家媳妇则感其横看成岭侧成峰,妙不可言。故此,热衷三妻四妾,二奶小三者,大有其男。家鄉人放着这小桥流水,烟锁柳塘的幽静景致不去观賞,却偏要取出一年的积蓄,跑到每天接客十万的乌镇周庄,甚至外国那些磨肩接踵,人满为患的地方受罪,真是奇哉怪哉。小三与老婆区别在于:当听到你荣获一等奖时,小三急问奖金多少,而老婆则问奖状在哪。

摄影:乐在其中 撰文:一壺斋🈵

第十五圖 冷暖鸭先知


三叔是个有远大理想的人,从小学到高中,都很努力,最后如愿以偿,考上了大学,成了城市居民。穿皮鞋,住楼房,坐办公室,娶城里媳妇。细叔资质较差,不是读书的料子,便安心留在村里捕鱼,种菜,养鸭,劈柴。


三叔后来下了海,发了财,便买了一幢价值连城的獨幢别墅。除了前后花园,門前还有一个人工大鱼塘。平時把成年鱼放进去,有空就钓上来加菜。鱼池旁还种了几畦蔬菜。过起了陶渊明的田园生活。三叔曾约我几次到他家里小住。闲时种种菜,钓钓鱼,但我还是嗅出了空气中的伪农村气息,城市那种烧焦的汽油味儿与乡村弥漫着的清新负离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还是更喜欢到细叔那里闲居。三叔花园里的蔬菜虽也绿色环保,但缺少磷钾等农家肥,吃起来总是欠些滋味;把成年鱼投进魚塘,有点像吃饱撑了然后把钱包丟进河里再捞上来以获得惊喜而钱包的质量与数量根本就不曾改变。有次回老家过节,见到细叔,他帶我到他的小船上,用煤球炉给我烧了一道菜:湖水炖鲫鱼。坐在他的小乌蓬船上,一边吃着甜美的鱼汤,一边望着碧波荡漾的湖水,心里惬意極了。

 摄影:乐在其中;池陽隐士 撰文:一壺斋🈵

第十六圖 蛙聲唱丰年


在鄉村观賞孩童钓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傍晚后,夕陽西下,蓝天,白雲,青山,绿禾,还有拿着钓杆布袋的红衣孩童,一片祥和美丽。不像看大人垂钓,有時两个小時都沒有動静;更不像看足球,把球踢来踢去毫无看頭。有一男子带其妻子观看世界杯,妻子一觉睡至球赛结束,醒来问老公踢进几个球,老公回答零比零。妻子高兴极了,庆幸沒有浪费時间。老公哭笑不得:这千两银子掉河里了。


這钓青蛙就不会考验观者的耐力,三两分钟便有傻瓜上当。孩童右手钓杆抖一抖,便有一团黑乎乎的肉团落入左手的布袋;若这傻子只算半傻,騰到半空发觉中計,急忙松口,吐出诱铒,则只留下儿童与同伴惋惜的欢快呼叫聲,如此观者就更觉有趣了,况且青蛙是國家重点保护动物,专吃稻田害虫,与庄稼结下了軍民魚水深情。


小时候,离我们家大院不到百步就是一丘稻田,院子里几个同龄孩童会时不时结伴去稻田钓青蛙。钓蛙的手法很原始也很简单,就是捏一个汤圆大小的棉花球,用一根一米多长的粗麻线扎牢,另一头系在小竹杆上,站在稻田边把杆子伸出去,让棉球在稻禾间上下地抖动,贪婪的青蛙以为是一种新物种,反正爸妈也没有提醒不能吃,于是便会跳起一口咬住棉球,欣赏自已的灵敏快捷。这时你得迅速提杆,青蛙就掉进了待接的网兜或鱼篓里。如果动作慢了,青蛙觉得"上当了”,這肉肉怎一点味道都沒有,就会急忙松口,扑咚一声又掉回到稻田里。然后告诉同伴:看到白白的肉团千万不要吃。

摄影:海阔天高 撰文:一壺斋🈵

摄影:閑雲野鶴 2018年8月18日一壺斋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