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品:天河奔骁

图片来源:部分网络

题记:生命没有逆旅,人生需要回头。迢迢路,万重山,也无法阻挡寻美者深情的眼眸,以辛劳、苦痛、血泪等作代价的旅途,才有喜悦与收获,做探寻大美的殉道者,最幸福且值得。

住地窗外的稻城广场

第七天,2018年8月14日,星期二,晴加雨。

  昨晚赶到稻城,投宿格桑啦大酒店时,天色已晚。白天在亚丁牛奶海遭遇大雨,无法及时换衣裤鞋子,湿气在五个多小时内自然风干,加之晚上酒店的洗澡水温较低,再次受寒,晚上果然出现感冒症状。

今晨 9:50,离开稻城县,沿216省道,经石河公园,往理塘方向,预计抵达康定,之所以这样选择,一是无法预计车况,怕中途掉链子,二是回成都的路有600多公里,一天返回太累,可能耽误乘机的时间,而返家的机票是订了的。

稻城小景

慧的感冒没有痊愈,又添我这个新病号,海驾车时间过长,风提出她来开车。数日同游,我们的团队成员由不相识到熟悉,大家相互关照,齐心团结,我心里暖暖的。    

风是有十几年驾龄的女司机,车开得很溜,特别平稳。她开了一段后,由海继续驾车赶路。

我们又回到这条天路上。海子山,我们回来了!

海子山天路

  海子山景区位于四川阿坝州壤塘、阿坝、马尔康三县交界处,平均海拔4500米,保存着青藏高原上最大的古冰体遗迹,以“稻城古冰帽”著称。

海子山风景如画,让人陶醉。大大小小的花岗石漂砾构成的石河、石海以及形态各异的冰蚀岩盆海子,形成独特的景观。

把车停靠路肩安全地带,迫不及待跳下车来,极目远眺,时空仿佛凝固,天地停止运转,脚下的这片土地,宛如外星地表,景象壮观,雄阔苍凉!


海子山公园标志及古冰川遗迹

  第四纪冰川在青藏高原留下了许多有关地球历史的深刻记忆,海子山亦发生过三次不同规模的冰川运动,最终形成现今的地貌特征。

海子山主峰海拔4760米,白雪皑皑,高耸入云,巍峨雄伟;高山牧场,绿草茵茵,牛羊满山;山腰沟壑,纵横阡陌,植被茂盛;林间草丛,鸟语花香,禽兽衍生;高山湖泊,聚集山脚,星罗棋布。自然造化鬼斧神工,令人惊叹不已。

这片土地的主人无疑是石头!从来也没有过往乱石堆里猛扑的冲动,这一次是个例外。那铺天盖地肆意横陈的乱石,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或走或跑,石片滑动的声音打破海子山的静谧,可海子山依旧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不为所动,不为所扰,人所制造的喧嚣,根本无法撼动山原的沉稳大气,人,不过是一个渺小惶惑的过客。

海子山石河及石滩

  有统计显示,景区共有 1145个大大小小的海子,它们如上帝之手撒下一颗颗光芒四射的钻石,闪烁在石丛、山间,其规模密度为中国之最。

我想,也许是上帝飘洒的忧伤眼泪,落在这广袤无垠的大地,散落于嶙嶙的乱石间,蓄积成碧蓝清澈晶莹剔透的海子,上帝因何忧伤?是感时伤物,还是悲天悯人?它可曾想到,这些海子如今已成为别样的风景,苍凉而宏伟,引人豪情万丈?

晴天下的海子明丽动人

  晴朗之时,天蓝蓝,水清清,海子静如处子;阴晦之时,天携云,水驳杂,海子穿上花衫。

我愿化为乱石坡上的一颗石头,或者山上的一朵彩云,亦或是一片花海中小小的一朵格桑花,或者是海子湖里的一滴水,静静地躺在高原宽阔的怀抱中,时时刻刻将海子山仰望。

阴晦时的海子斑斓变幻

  我们停车扑向兔儿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它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海子山自然保护区北部,是理塘去往稻城、亚丁的必经之地,海拔4696米。

远观,山势奇特,山体酷似兔子耳朵屹立在风中,长在寸草不生的山峰之上,颇为壮观宏大。天气好时,透过车窗,远远望去,仿佛是小兔子受到了惊吓,在恐慌中一路奔逃!周围是陡峭的冰蚀峰林地貌,映衬着晶莹剔透的海子们,妙不可言。  

多日往返于高原,我们已经适应了海拔4500以上的高原反应,每次停车观景都安然无恙。

兔儿山胜景

  一路风尘一路美景,我们的旅途很欢快。汽车乘风疾驰下山,经省道217转理亚公路,顺顺畅畅抵达理塘。

“天上的仙鹤啊,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我不会远走高飞,飞到理塘就返回”。六世达喇仓央嘉措写下的情歌,数百年来传唱着这片仙鹤留恋的净土。

魅力理塘

理塘县扎嘎神山风景区的扎嘎神山位于毛垭大草原上,海拔 4135 米,山顶积雪终年不化,山体一侧是光洁如墨的青褐色岩石,另一侧青松叠翠,有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

扎嘎寺庙在青松翠柏间若隐若现,充满禅意。岩石上自然呈现大小不同的六字真言:嗡、嘛、呢、拜、咪、哞以及木阳和月亮的图案,神奇之象令人嗟叹。是当地人最信奉的五座大神山之一。藏历每十二年的羊年是朝山法会年,当地会举办祭山神、钻溶洞以辨善恶等活动。

她像是深闺中的女子,只可远观。我们站在公路边远眺片刻,便驱车离开。俗人遥望瞻仰就好,俗身最好不要亲临玷辱的好。


扎嘎神山

  这里的川西高寒草原,虽然没有内蒙古大草原的辽阔坦荡,高原草甸的景色却别具一格,震撼人心,撩动人心。串串沼泽湿地与丰美的草场以及雪山河流相映成趣,冰雪乳汁孕育了丰富的植被和成群的牦牛骏马以及各种动物。

最有名的是毛垭大草原,《中国地理》杂志曾将它评为中国最美的六大草原之一。国道318线沿着草原北部穿行数十公里,一直延伸至海子山脚。

秀美川西草原

  卡子拉山伸出她的手,把理塘和雅江两县紧紧牵在一起。卡子拉山垭口是海拔最高的地方,她海拔4718米,常年高寒缺氧,山上树木稀少,山下草甸辽阔。

远望山体,层峦叠嶂,一层比一层远,一层比一层色浅,直至天边,行在高原路上,像行走在天路之上。

抬头看去,纯净的蓝天,一望无垠;清风欢快,飘忽旋回,去留无踪。

翻越卡子拉山,雾气忽而聚拢,又缓缓散开,空中,云飘忽不定,明暗迷幻,瞬息万变。只有行进在山宽大的怀抱中的人,才能感受到这般奇幻的景色。你感觉不出它是山,眼帘里全是美景,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却不敢过多停车拍摄,前路迢迢啊。


卡子拉山风光

  我到过井冈山、三清山、张家界天子山,那里的盘山公路曾让我惊奇不已,当我开车行走在318国道剪子湾山的天路十八弯,海拔4500多米,我以为那才称得上道路曲折。手自一体化吉普自由侠爬山还是显得力不从车,自动切换到手动才有爬坡的动力。从半山腰俯瞰,曲折的胳膊肘弯,像是天神用剪刀裁剪出来的,崎岖盘桓,斗折蛇行,有一种震撼的曲线美!

偶尔有牦牛在路上悠闲漫步,你不得不放慢车速甚至停下车来让行。高山草甸牧民放牧牛羊,从他们红彤彤的脸上看不出异样,反而让你感受到他们背后宁静质朴的生活状态。从车窗望去,湛蓝如洗或彤云低压的天空下,缀满各色花朵的碧野,红、黑、白三色醒目的藏居,纷繁色块里升腾的藏寨炊烟,旷野里安详吃草的牛马,构成一首流动变幻的光与影的散文诗章。

天路十八弯气势恢宏

 

雅江是雅砻江重要渡口之一。雅江县地处青藏高原东缘的高山峡谷与草原的过渡带,地形复杂,地貌独特,景致绝美;雅江县怀抱在康巴地区腹地,身处于茶马古道上,积淀着丰富的康巴人文景观,她享有“中国香格里拉文化旅游大环线第一县”和“茶马古道第一渡”的美称。

为了赶路,我们放弃了探访雅江的打算,只像蜻蜓轻轻点过水面,浮光掠影,走马观花。清代诗人李苞在《过雅江西行》一诗中写道:“昨日穿去林,今朝过雪山;咫尺风土异,苍茫宇宙宽”,对于他所描述的雅江美丽风光,看来只能待日后重游加以弥补了。

大山深处的雅江县城

  有 “光与影的世界”、“摄影家的天堂”之称的新都桥地处318国道南、北线分叉路口,是一片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那里有神幻的光影,连绵的山峦,无垠的草原,潺潺的溪流,金黄的柏杨,散落的藏寨,肥美的牛羊……秋色正好,匆匆而过,似曾相识的风景,却看不够,我们得在天黑之前赶到康定。心里一边在不舍,一边在憧憬,期待于未来某天,带上相机,故地重游,一了今日无法停驻赏玩的遗憾。


摄影家的天堂新都桥

  享有“康巴第一关”之称的折多山,最高峰海拔4962米,垭口海拔4298米,与康定市的海拔落差达1800米,是川藏线上第一个需要翻越的高山垭口。折多山既是大渡河、雅砻江流域的分水岭,也是汉藏文化的分界线。折多山的盘山公路很有特色,九曲十八弯,来回盘绕,就象"多"字一样,拐过一弯又一弯,难怪当地人有句话叫:“吓死人的二郎山,翻死人的折多山”。

停车在路边宽敞处,站在山边向山谷里看过去,云雾起伏,蒸腾缥缈,氤氲成团,汽车从云雾里穿出,飞驰在绸带般绵长弯曲的车道上,像小小的火柴盒。湿云之上,艳阳高照,天的空隙,湛蓝明净,深隧如海。

海拔四千多米的空气里,含氧量较少,容易出现高反,兴奋反而让我们心跳加快,缓解了高反带来的不适。

山顶有停车休息区,看到很多骑行者在小憩,不待休整,我们马不停蹄地直奔康定县城。

康巴第一关多折山

  19:30赶到康定,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康定城却已华灯初上。投宿银泰旅游主题酒店,作一天休整,明日继续赶回成都。

想到情歌公园的山上高歌一曲,浑身已没了气力。

情歌的故乡康定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