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凡有点浪漫情怀的人,都会在心底有个朝圣地,又喜欢户外的,那肯定会有西藏情结!   物以类聚,驴友们的话题中,去西藏,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心坎。磕长头需要最虔诚的信仰支撑,徒步骑行需要年轻气盛,这固然做不到;飞机火车入藏那是贴标签旅游,自然也不屑,因此自驾车入藏就成了最佳选择。每一次出行,都因为有原动力。我觉得,去西藏的原动力,一是对雪域圣地的向往,二是入藏旅途充满很多不确定变数和危险的刺激,三是对自己承受力挑战的渴望。   计划与变化了两年后,今年七月底,终于遂了心愿,历时半月,圆满完成了川进青出的西藏行。也续上了三年前的甘南线,心满意足地画好了一个美丽的圆圈---川藏青甘大藏区!   成都、映秀、小金、丹巴、道孚、炉霍、色达、甘孜、新龙、理塘、巴塘、芒康、八宿、波密、林芝、拉萨、当雄、那曲、可可西里、格尔木、茶卡盐湖、青海湖、西宁(以上是本次行程)、兰州、临夏、甘南、尕海、迭部、若尔盖、阿坝红原、汶川、成都(以上是2015年暑期行程)。     如此大跨度地域的出行,天气预报无法确保,有时候正应了“朝圣者”的群名言,拼的是人品!7月29日清晨,从成都出发,阴雨绵绵,同行的两位驴友叹气沮丧,说查过预报,一路都是坏天气,开玩笑地说,要不改变行程,取消租车直飞拉萨。   车和专职司机都租了,箭已在弦,照常出发!其实,旅行去西藏不是目的,享受的是过程,无关乎天气,朗朗晴天固然有蓝天白云,风雨雾雪也是风景。或许是我等乐观心情感动天感动地,车过卧龙,突然间发现峡谷上空,白云升起,露出了湛湛蓝天,车子爬上巴朗山后,阳光穿透云层,云海铺天盖地而来,大伙儿一扫心里阴霾,大呼小叫起来,触发了第一场激动的高潮。   从此,一路吉祥!没有传说中经常遭遇的大堵车,天公十分作美、雨晴有序交替,我们出行时段,不是晴空白云,便是雨后云海奇观,每处景点,总会展现她最美丽的面容给我们。   站在巴朗山垭口望见四姑娘山的那一刻起,我们便爱上了相逢的第一座雪山。从双桥沟景区进入,坐了四五十分钟的景交车,站在五六千米高的四座雪山脚下,因为遇上好天气,得以畅酣淋漓地欣赏到素有“蜀山之后”、“东方阿尔卑斯山”美称的四姑娘山俊俏的真容。

川藏行的第一夜,我们给了丹巴,一个大渡河畔的小县城。除了湍急的河水不同,丹巴城实在很象某个江南山区的旅游小镇,峡谷里沿河的房子,傍晚走在满大街的游客。第二天一早,司机兼向导兵哥就急匆匆带我们出门,赶早去甲居藏寨。这是一处曾经吸引着多少好摄之徒、谋杀了大量胶片、耗费了无数印制画的著名景点,在初升朝阳下,依山而建的各式藏寨掩映在绿树丛中,点点落落,煞是好看。幸亏兵哥老道,等我们走遍各个观景平台拍足照片,还拜访了一座藏民家,离开时,刚好大量游客涌入,避开了高峰拥堵。   这样的安排,其实是为了早点赶到色达。这是我们向往已久的一块圣地,被旅行者尊崇为中国十大值得一去之首的地方,是修行者的理想国。蓝天白云下,五彩的经幡、红色黄色的木屋、绛红色的僧人衣袂,汇聚成一片红色的海洋,红与黄的大色块,成了记忆标识。行程如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你紧赶慢赶,奋力拼搏,结果往往并不如愿,反而擦肩而过、失之交臂,市面已散。为了追赶夕阳下的色达,我们匆匆走过八美草原、放弃路旁可爱的藏猕猴,然而,当我们终于到达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山顶的时候,夕阳早已经落下,华灯初上了。想象中的色达景象,看来与我们无缘了。幸好,计划中的色达夜景,还是如约而至。   海拔4100米的色达,结结实实地给大家带来了高反的初体验,一夜难眠!我还算好的,间隔个把小时就醒的浅睡,早晨起来,脑袋与腰腿齐胀痛。为了适应高反,大家提出调整行程安排,上午休整,下午就去卡莎湖。半天的空档、昨天的遗憾,又令我起了想法。我乃文弱书生一枚,但我也很坚韧,想当年第一次上玉龙雪山被高反打下山来,第二次再去丽江的机会,强迫自己捧着氧气罐终于爬上玉龙雪山。用过早餐后,我和另外一位驴友决定徒步再上色达佛学院,其他人山脚休整。   付出,肯定会有回报的,即使不一定是原来预想的那样;耕耘,总会有结果的,虽然收获者不一定是自己。走走歇歇,四十多分钟还是爬上了山顶,终于看到了阳光下的色达!陌生而熟悉的色达,虽然素未谋面,却如同相识已久。那些红房子黄房子,看着杂乱无序,却无尘世喧嚣,我自座落,夹在山沟之中,宛如躺在母亲怀里般安详的婴孩。色达,不虚其名!   差一点要错过的色达,最后还是没有错过!与我,是缘分,也是不懈付出的福报。下午,坐在卡莎湖畔的藏式毡房里,喝着酥油茶,与兵哥的朋友巴德大师谈经论道,突然间有了慧想,出世与入世,出家与在家,原来并不是对立的两面,而是手掌的两面。无论出世入世,都是一种追求;无论出家在家,都是一种担当。   追求差异是旅游的本质,但是,追寻异样的景色不应该是旅行的唯一目标,在我的旅行课目里,坚守自己习惯,用眼用心主动去触摸陌生,始终是必修科。早睡早起,是我的生活习惯,在家如此,出门也是如此。早起的鸟儿为啥有虫吃?因为早起的时候,鸟儿少。越是熙熙攘攘的城市人群,越不愿意交流,孤岛相遇,却必定十分珍惜。每天的早起,总有意外的收获,其中甘孜和芒康的两次早起,感触尤深。甘孜的早上下雨,撑着雨伞走了一圈后,就在酒店门口伸腿压腰锻炼,练着练着,就与街对面酒店门口锻炼的一位老者聊上了,原来是浙江老乡金华人,是陪夫人跟着户外团队来走川西环线的,说起来就满腹牢骚倒苦水,说这种旅行简直是花钱买罪受,呵呵,原来是他误解了旅游与旅行的区别。不过,白天再一次的路遇时,看到他开心的模样,我也挺高兴,或许这一次经历后,他就会理解旅行的意义啦。芒康的早晨,满天星星,路上还黑乎乎的,走着走着,擦身而过一个人,他主动问候我,这么早啊,就这样,两个人在黎明前的芒康街头漫无目的地逛着聊着。年轻人三十多岁,却是第二次自驾进藏了,几年前独自驾车走西藏一个多月,这次是带家人亲友再入西藏,小伙子挺热心的,也事业有成,在湖南长沙开了家二手车公司,看我第一次进藏,与我分享了很多经验和想法,说起路上的各种险情,他的一句话还是着实震撼了我:有时候生死由天,该来的终归要来的。确实如此,人生的长度与基因、保健有关,人生的宽度与学习、思考有关,人生的密度与挫折、修炼有关,这句话,能够从这样一位年轻人口里说出来,不简单!更投缘的是,他居然也姓周,于是,我们彼此加了微信。   除了蓝天白云雪山草原,川藏线,还有塌方落石堵车等意外和危险。全程53公里的“海通沟”是由川进藏的第一险关,山高谷狭,河水湍急,一旦大雨,轻者,两岸乱石滚落,重者,泥石流塌方阻断,沿河公路经常被大水冲刷得只剩半截,因此大堵车是家常便饭,车毁人亡的事故也时有发生。老司机说,这段路是年年修、年年毁,特别是雨季,施工队伍与路同在。大概得贵人相助、神明保佑,我们这次几乎没有较长时间堵车,顺利地通过了海通沟,如释重负后,不禁为奋斗在如此险峻环境中的筑路工人致敬!从沿途施工标识牌和工人身上的黄马甲认出,原来还是咱们浙江的建筑企业,浙江大成,家门口的地铁也是他们承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第五天的行程是翻越觉巴山、东达山和业拉山等5000米左右海拔的垭口,跨过激流奔腾的澜沧江和怒江,转出七十二拐,到达八宿。经过三四天的锻炼,大家基本适应了高海拔反应,克服了心理惧怕。越深入藏区,公路上的朝圣者越多,有自驾车的,有机车的,有自行车骑行的,也有徒步的,还有磕长头的,川藏线,名副其实的朝圣之路。   林芝地区应该是整个藏区海拔不高,气候和环境最适合人居住的地方,特别是小江南波密,生态资源丰富,非常适合避暑度假,苦行僧般驴行的我们,在波密也奢侈地住进一家特色民宿,不仅有烤藏香猪烤全鸡,还有跳锅庄,更令人自豪的是,在波密安排了一次原始密林穿越,徒步十一公里,意外邂逅了美丽的草湖,一个可以和九寨沟相媲美的森林湖。 到拉萨的那天,大家都非常兴奋,换下户外运动衣,穿上休闲服装,车载音响一路播着应景的《回到拉萨》,与大多数湍急浑浊的川藏河流不同,去圣城拉萨沿途的尼洋河,居然是难得的清澈舒缓。到达拉萨,兵哥建议要有仪式感,经过酒店而不入,先去朝觐雪域圣殿布达拉宫。下榻酒店就在大昭寺、八廓街,非常方便。除了参观布宫的半天外,其余时间都流连在八廓街头,无论早晚。 纳木措湖是藏地三大圣湖之一,传说纳木措是一个端庄的少女,她和念青唐古拉相爱并结成了一对恩爱的夫妻,两人经常一起出去放牧。有一天他们走了很远,遇见了羊卓雍措(就是赴日喀则途中的羊湖),念青唐古拉被羊卓雍措的妩媚吸引住了不愿回去。纳木措很伤心,独自一人回来,她流下了很多眼泪,最终连同她自己的身体一起化为了湖水。念青唐古拉过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真爱的还是纳木措,他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便回来寻找纳木措,当发现纳木措已变成了湖泊后,毅然化身为一座山守护在纳木措身旁,这就是念青唐古拉山。 如此凄美的纳木措自然神秘,想要一睹真容得讲缘份,为了等到一个好天气,有闲的人可以在湖边住上几天,但是川藏行的安排时间往往都很紧凑,大多数人只能凭运气了。我们,就是属于运气好的!从当雄县城拐进去的时候,就艳阳高照,而且刚好遇上一年一度的那曲赛马大会,幸会了很多骏马。面对浩瀚的湖面,随手一拍,张张大片。如果要用一个词语评价纳木措,我以为,冰清玉洁,最是恰当。如一块丰润的翡翠,纳木措是最齐全的蓝色系,淡蓝、浅蓝、灰蓝、宝蓝、深蓝,但凡说得出的蓝,都可以从湖面找出来。 夜宿那曲,特别亲切,因为那里有我们临安很多援藏干部工作过、奉献过。经过可可西里无人区,虽然没有遇到成群的藏羚羊,只看到零星的藏羚羊和野马、野牦牛,但是,我们偶遇了美丽的彩虹。 翻过昆仑山,进入青海境内,我们驰骋天路,重点领略了格尔木的察尔汗盐湖和知名的茶卡盐湖、青海湖。察尔汗盐湖,面积很大,其实是青海盐湖集团的工地,还没有开发旅游,我们属于初探者,茶卡盐湖居然对浙江身份证有绿色通道。天空之镜,是盐湖特有的景色,人在湖面,如同立于镜面。对于青海湖,我们打算三赏青海湖,一赏落日余晖,二赏满天星星,三赏朝霞万丈,最后,我们如愿目送青海湖的夕阳落地,在草地上数过星星,但是第二天早晨,由于云层太厚,没有拍到日出青海湖的美景。 心中向往许久的一个愿望终于实现了,于己而言,西藏从念想变成了现实,可以说,西藏,我来过了。 然而,西藏,依然如故,绝没有因为我的去与不去,而有所改变。 这,就是西藏亘古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