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丽乡村

2018.08.15 阅读 1062

  小时候,爸爸在离老家八十里地的县城上班,农忙时节,他就回老家和奶奶收割庄稼。我们太喜欢回老家了,那种感觉,既新鲜又奇妙。爸爸的自行车载不了我和弟弟,我就跟弟弟争着去。有时候我们坐着汽车回去,又要在车窗边欢快地唱。一路叽叽喳喳,像极了不住嘴的小麻雀。把会唱的歌唱完,就到了我的老家。

  那是个收获的季节。每逢这时,人们忙得满头大汗,虽劳累却满足;金灿灿的麦地里,有他们的梦想,正是劳动创造了美,土地本是一张白纸,人们用巧手打扮,四季用风雨相陪,色彩流转,气象万千。孩子们笑嘻嘻地在田野里,场院里疯跑,大点的给爸妈递过水壶,捡起麦穗,我也跟着伙伴们穿梭于麦地,听候爸妈的差遣,或者去采摘野花,捕捉虫雀。

  而今,我真的长大了,再也变不回那个欢快的小鹿了。再也不能在那宽大的毯子上纵情高唱,放肆的蹦跳了。物是人非,许多童年时的伙伴也已各奔东西,然而心底的歌声却从未真正停息过。有时昼伏夜出,飘然如梦。

  借了东西,没人催你还,爸妈不在,婶子大娘会招呼你回家喝水吃饭。只要遇上困难,远远近近总有人不计报酬,伸手相助。树荫下,劳动了一天的人们,在小桌子边喝水,话家常,说往事,绘未来。在人们的大胆畅想中,村里的小店如雨后春笋般亮出招牌。蛋糕店、服装店、鞋店、电动车店、理发店,卖者勤劳致富,买者各取所需,你来我往,繁华热闹,如今的村庄俨然一个生机勃勃的小城镇。

  再次回到故乡,从田间走过,闭上眼睛,一种亲切感扑面而来,张开双臂,麦子的清香在,蛙鸣虫叫在,阳光倾倒在身上,微风拂面,“五脏六腑里像吃了人参果”,心情舒展,贪婪地吮吸,亲热地拥抱,觉得自己已经化为一棵树了,与田野根系相连,血脉相通,成为一体。疏忽悟透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喜悦,也顿觉信步走进华兹华斯的湖畔庄园,鸟鸣声声,湖水明艳,这里的简单,这里的富有,早已成了一本最有内涵的书。精致的小土坡,舞动的麦浪,辛勤耕耘的人,有趣的田间小路,沟渠里活泼的小鱼,朴实宁静,妙趣横生,所有一切都让人觉得生活多么美好,生活在这里多么美好。

  我依恋我走过的每一寸土地和善良热情的人。一路走来,轻轻回首,珍贵的不只有记忆,还有我那厚厚的乡愁——让我依偎着这古老而多情的土地,却变得如此年轻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