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丽江古城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媪,那么,大理洱海就是那清新靓丽的小金花!

下关垭口的风

上关木府的花

苍山山顶的雪

洱海湖中的月

无论年过半百的我,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相遇在大理,都在希冀着邂逅一场别样的风花雪月。

  昨晚,又是一场透凉的雨,晨起,一米阳光,透过窗幔,用它的温暖轻轻轻轻佛过我的脸,窗外,碧空如洗,晨光满满,却丝毫没有热的感觉。

早八点,我们一行六人,沐着凉爽的晨风,乘坐大巴,向神往已久的大理奔驰而去。

两个半小时之后,我们的眼前显现一望无际的洱海时,我们确定已经进入大理的怀抱。

第一站,洱海鱼鹰表演。在白族小金花的引领下,我们乘坐一叶扁舟,游弋在洱海外围的小湖中。碧湖澄澈,鱼翔浅低,水草披佛,招摇着湖面扁舟上我们探寻的倒影。

  只是一声胡哨,藏匿于湖边草丛中的鱼鹰鵲然而起,纷纷落入船头船尾,像是一个个随时待命的勇士,或高昂着头,或展翅欲飞。

只听到又是一声胡哨,鱼鹰们纵身一跃,灌入湖中,倏而跃起,空中展翅处,长长的嘴巴里,已赫然挂着一只依然想挣脱的大鱼,细看那鱼,竟然足足有两三斤重。

那渔夫放下船桨,抄起渔网,稳稳地将鱼兜在渔网里,那鱼鹰才又腾空而起,再次灌入湖中。

上了湖岸,漫步灌木林道,随处可见随时听候调遣的鱼鹰。

实在忍不住喜欢这能叼鱼的尤物,止住前行的步伐,和那尤物打起趣来。

或是我终学不会渔夫口中的胡哨,尽管肩扛两鹰,任我呼喝,终不离我的肩头。

  然而,眼前的美景立刻迁移了我的不快,我将我的眼,投向那碧绿的湖面。

那湖面之上,几乎看不到映天的湖水,放眼之处,满眼皆碧,细看那绿,一个个硕大无比的浮萍,生怕被人掳去似的,紧紧地挨在一起,形成一条巨大的绿毯子,严严实实地厚实地盖在偌大的湖面之上。

设若我不言说,谁能看出,那厚重的绿毯子下,覆盖的竟然是那平静的湖面!


  

  木栈道两边的美景已然亮了我的眼,但栈道尽头的小树林里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不知又会怎样再次刷亮我的眼。

那期待的笑脸一直漾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小树林中的空地上,人头攒动,声浪震天。

踮起脚尖,掠过拥挤的人群,在人群中央,赫然站立着几个民族服饰打扮的人,细一打听,原来是好客的阿哥阿妹和游人一起跳着白族的霸王鞭舞。

细看那金花头上的装饰——垂下的穗子代表下关的风;艳丽的花饰是上关的花,帽顶的洁白是苍山雪,弯弯的造型是洱海月。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会在大理总能邂逅一场风花雪月,原来这金花的头饰本身就是风花雪月!

  上吧!不为跳舞,姑且邂逅一场风花雪月!

  可分明见那阿妹手中紧握霸王鞭,利落地抽打在那阿哥的肩上,那阿哥不避不躲,还手敲八角鼓,左右迎合着阿妹手中的霸王鞭。

这风花雪月不好玩吧——懵圈的我,只能在人群的外围,随着那葫芦丝晃动着双臂,窃笑着那挨了鞭子还讪笑的阿哥们。

一曲终了,总还有几个长得皮实的游客,也挨了阿妹的霸王鞭,他们虽受了点疼,却获得了与阿妹合照的机会。

我刚想往前凑,凡是没挨过鞭子的游客都被阿哥劝了回来——原来阿妹的鞭子是要抽打在心爱的人身上,且抽打得越狠,说明心里越喜欢。

怎么不先讲游戏规则呢!这下坏了,别说邂逅一场风花雪月了,连照相的机会也失去了。

  算了,还是将我的目光投向那一片我钟爱的绿浮萍吧。

唉!人如浮萍,无所依傍——心里,怎么突然泛起一股酸酸的味儿来。

  还好,有老婆贴心陪着,纵然老婆头上没那阿妹风花雪月的头饰,老婆手里也没那看着瘆人的霸王鞭,有老婆陪着,也一样一样地风——花——雪——月!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小金花喊着说要去坐大轮渡了。

老婆好不容易抢得了与金花共伞的机会,就我拍张照片的空,已挨过鞭子的大勇又趁机占据了我的位置!

我的勇哥哥哎,你还想邂逅几次风花雪月啊?!

起锚!开拔!将所有的不快,丢进风里,向洱海更深处,开——拔!

作别不快,一如作别西天的云彩;

拥抱未来,坚信快乐在苍耳之间!

  阴云,可笼盖苍穹,却难掩我心中快乐!

定格幸福!绝不让幸福从指间滑落!

  洱海边骑车兜风,我可是一直冲在前面,况单人骑的是双踏车,把勇哥远远地抛在身后,一路狂奔,故意将车铃弄得脆响,我就不信——旁边空着的座位,引不来一场风花雪月!

  别追了,大勇哥——即就是再遇到那风花雪月,你那满负荷的车子能载得动?!

  唉!命运不济,一直狂奔到终点,只有冷冷的海风,那风花雪月却踪迹难寻。

  老婆大人来了,那风花雪月彻底吹了。

  你以为,那风花雪月会藏在人多的马车里。

  我有豪车!风花雪月在哪里——

  算了,还是独步浅滩,寻找真正属于我自己的风花雪月吧。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我的佳人,在水一方。

  苍山不语,洱海无声,为伊站立,岿然不动!

  一飞冲天吧,苍山,我来啦!洱海,我来啦——

  面朝大海,尽情呼号,吐纳自由的空气,牵连不断地飞起来。

  任海风劲吹,任丝巾飞扬。

  苍洱不老,抵足情长。

  天蓝云白,花红柳绿。独坐花海,沐着花香,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无需想,唯有惬意,满满地写在脸上。

  稍作休整,我们一行沿大丽高速一路向北,来到海拔更高的拉市海区域。

  这里水质清冽,水草披佛,游鱼闲走,飞鸟蹁跹。

  码头之上,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整个湖面,风平浪静,湖光山色间,一叶叶扁舟点缀其间。

  还等什么,再长的队,也挡不住对这水云间的痴恋!

  乘一叶小舟,任我徜徉。管他时光流转,任我痴狂。

  划远了,划累了,索性放下船桨,用手拨水,更是欢畅。

  畅玩两小时,上得岸来,咥一桌土鸡火锅,余兴未尽,踅到岸边,一双眼,搜寻着岸边别样的景致。

  这吊篮,看着都舒坦,还不快点让老婆大人们荡哉悠哉。

  让风花雪月见鬼去吧,拉市海边,我们拥有各自的爱!

  站在玻璃平台上,面朝大海,大声呼号,连那倒影,也美的一塌糊涂!

  没有那乱七八糟的头饰,也一样风花雪月!

  那赶来的小舟,不会是奔着我老婆来的吧?

  向小舟们宣告——我有我的最爱!

  桌子并不高,但嫂嫂却端坐在云里头。

那风花雪月,有这大长腿吗?

  那风花雪月就是一场梦,不!连梦都不是,你就是我的风花雪月!

  不用想,连脚后跟都知道,其实,每一天,都是风花雪月!

  让我们一起看海吧,清澈的海水可以荡涤我的心灵。

  就这样,面朝大海,地老天荒。

 梦幻云南之丽江古城

敬请打开链接,欣赏同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