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督岛的历史最早要追溯到1624年。它曾是美洲原住民捕鱼的地点,在1637年被荷兰购买,后来又被英国接管,成为皇家州长居住地。从美国革命,1812年战争,再到南北战争及两次世界大战,使总督岛成为美国的军事基地。自1966年开始,它成为了美国海岸警备队的驻地,其后的30年,陆陆续续有3500多户的居民从岛上搬走,后来总督岛就这样被遗忘了。2003年,总督岛以$1的价格成为了new yorker的"领地",想来也不可置信,可就是从这里开始,这片土地被重新开发,修缮,并向公众开放,而后成为了纽约市不可多得,独一无二的小岛。

如今的总督岛,是一个风景如画,充满了艺术气息并且特别静谧的地方,在阳光尚好,云淡风轻的日子,来岛上逛逛,如果有心就会发现,岛上的建筑物无不诉说着它们的历史。

八月十一日中午,我们森茶馆一行10人在唐人街的喜运来饮过茶后,步行到了东河出海口,纽约南码头。还差几十步路,乌云密布的天空等不及我们进入去总督岛的船仓,雨噼噼啪啪泼下来了……

不到10分钟,在迷茫风雨中,上岛了,只见前面小档摊有屋檐,我们赶紧藏进去。

雨稍停,

赶紧拍了张雨中合照。

大内见到此景,

留下了诗几行:

沉醉不知归路,

当尽晚回舟。

误入绿岛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馆主带队,

顺时针前行了,

管他还吹紧风

还飘着雨⋯

还不忘拍照。

怀着美好的心情,雨点下仍可闲庭信步,微风吹拂,空气格外清新。

渐渐忘记了撑遮,只有风景,没有风雨。

合照。

见到自由塔了,原来的世贸中心。

天开了。

与阳光合影。

纽约最美的景致大概是这里。

自由的火炬照亮世界。

终于到了可以撑着自由的地方。

回头望一眼走过来遇到风雨的地方,馆友们信步归去,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只有好的心情。

正是: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载歌载舞,虽然是不堪岁月的记忆,也让其变成心底里一段豪情。

这是小山丘的另一面,这次我们错过了,相约下次带来烧肉美酒继续探索总督岛更美的一面。